小环

 

 

 

文/滕胜毅

 

 

小妹小环今年29岁,是我家乡一所区中学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五年前因父亲的病故,和丧事中所出现的异象,她不再到各大小庙宇中寻找平安和保佑,开始倾向基督教。但由于环境的影响、生活琐事的阻拦,以及缺乏对真理的正确认识,她几年来一直还在徘徊。

三个月前,我突然接到二姐电话,说小妹病重,需要转省城大医院。次日小妹在电话中告诉我,说她自己无力祷告,因为每当要闭眼祷告时,眼前总是突然出现无数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妖魔鬼怪,有个晚上还掐得她喘不过气来。

在后来的电话中,她跟我作了认罪、决志信主的祷告。从此,虽然在梦中,各种魔鬼还是不断来干扰她,但在梦的最终,魔鬼们要么自相残杀,要么被杀消亡。更奇妙的是,在梦中有血河直冲她来,并有声音肯定地告诉她,要给她新生命。

在春节前几天,我从美国急急忙忙赶回中国去看她。我在省城医院里陪了她十几天,为她祷告,为她唱诗歌。在病床上,她最盼望的也就是我能在她身边为她祷告,因为她身边来来去去的人,几乎都不认识主基督。

春节后,在一个寒冷的冬夜,上帝的爱倾盆大雨似地浇灌在小妹的身上,也深深地震撼了我。那是一个江南寒冷潮湿的夜晚,在一间非常窄小简陋、没有暖气、窗户漏风的小房间,我们七、八个男女老少,隔着不厚的垫子,双膝下跪在钢硬的水泥地上,为她代祷。

在那一个多小时内,年长的姐妹带领大家边唱诗,边认罪忏悔,边恳求,边赞美。那浩瀚的、海涛般的、真正发自内心深处的众声祷告,就像那爱的毛毯,暖暖地裹着我,也穿越了距离,悄悄地降到小妹的身上。

在医院里,主管医生同意我入手术室为小妹祷告。在整个手术中,我一手抱着她的头,一手握着她的手为她呼求、为她代祷。令人难忘的是,半个多小时后手术完毕,她第一句就说:“哥,快给我讲主耶稣的故事!”神那奇妙的爱触到她心灵的深处,神的平安使她战胜了焦虑和惧怕!

在我回美国10天后,她终因肺部合并严重感染而不治。

一个如此年轻的人,在短短的一个月,骤患重症、不治身亡,这对家人、同事、朋友和学生,都是巨大的震撼。听说那几天内,小妹学校的课堂纪律特别好,连平时最调皮的学生,在课上都鸦雀无声。死亡的恐惧和绝望笼罩着人的心。

得知校方要专门停课、停学,为小妹开追悼会,而且会有四、五百人来参加葬礼。我连夜一边流泪、一边为追思会撰文。看到那么多家乡同胞不认识耶稣,不知道主的爱(迷信和拜庙活动在家乡非常盛行,即使在有文化的教师中也是如此,基督徒只占当地人口的不到2%),我的心很痛。我真希望,主的救恩、主的爱,能在更多人的心里结出果子来。以下就是我写的悼文:

 

 

纪念小妹

 

今天我们在这个特别的地方,纪念一个只有短短三十年的生命。一位母亲失去了宝贝的女儿,一位丈夫失去了他最亲爱的新婚妻子……一位好老师、好朋友、好员工突然离开了我们……

生命的诞生,生命的消失,似乎只是在弹指之间。生命就是这样珍贵而又脆弱……

正是因为对生命的尊重和爱护,在过去的一个月中,无数的同事领导和亲朋好友,给了小妹你极大关注和爱心;太平洋两岸无数虔诚的基督徒,日日夜夜地为你祷告;相隔万里的侄儿,为你守烛祈祷。

在这最后的日子里,你沉浸在美美的爱中──那全能造物主的爱进入你的心,你欢喜地接受了。

因为这爱,你那因手术流血疼痛而焦虑不安的心得到了安慰,平安代替了恐惧;因为这爱,你恶梦中的大小魔鬼被制服了,新生命的盼望代替了死亡的终结。是这新爱,陪伴了你生命中最黑暗的七天七夜。

在你生命最后一刻,虽然口中的氧气管阻挡了你的声音,亲人也被拦挡于你的病室之外,但当你听到救主的名字时,你却激动得频频点头。你在告诉我们,因为这爱,在生命的尽头,你看到了新的盼望,就是那战胜死亡并得到永生的盼望。你回到了天上荣美的家乡,你安静地、有福气地睡着了。

你是有福的。你自己说,你那曾经无知不安的心,在救主那里得到了释然。在病床上,你那渴慕真理的心蒙受了祝福,你得到了救主与你同在的甜蜜!你盼望在出院后,加倍爱家人、爱朋友、爱同事、爱学生,并与他们分享上帝的爱,以祝福更多的人……

你猝然离去,震撼着我们每个人的心弦──生命的主权,原来从不在我们自己手中!

30年的人生的确很短暂。其实百年的人生,在永恒里不也是如此吗?死亡可以给人带来绝望的悲哀和终结,但是“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翰福音》12:24)你生命的最后篇章就似那麦子,必会结出许许多多的果子来,让神的大爱触及更多人的心!你生命的价值,超出那有限的时间,而融入那无限的永恒里!

亲爱的小环,我们爱你!再见了,亲爱的小环,亲爱的小环,再见了!

 

 

作者来自大陆,现居西雅图,从事牙齿矫正工作。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