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赚得全世界吗?──从“过劳死”现象探索生命的意义

本文通过描述最近这30年来,中国社会和个人生活的变化,特别是所出现的严重问题和危害,来揭示中国传统文化和全球化运动对人们生活工作模式的误导。

 

 

文/小光

 

 

当代生活,一个“忙”字怎了得!人们仿佛是社会大机器上的小螺丝钉,飞快而超负荷地运转着,同时纳闷是谁在操作着这部机器。全世界每年有许多人死于工作疲劳,许多人因承受不了工作重负而自杀。在中国,这种现象非常严重,每年有60万人“过劳死”。从整体来看,随着科技文明的发展,人类的生活确实越来越富裕,但是心理却越来越沉重。此伏彼起的战争、大规模杀伤武器、自然灾害、环境污染、贫富分化、恐怖主义、新型的致命病毒、意识形态的冲突,不断挑战着人们对自身文明的乐观评估和自信。面对这些危机,人们需要首先找到问题的产生原理,然后才能找到解决的方法。

本文通过描述最近这30年来,中国社会和个人生活的变化,特别是所出现的严重问题和危害,来揭示中国传统文化和全球化运动对人们生活工作模式的误导。然后,从基督教的认知角度,来解释“过劳死”现象和现代经济社会的问题所在,并指出个人生命的终极意义,以及怎样在这个世界中活出高质量的人生──丰盛的生命。

 

一、1979年以后中国的社会和个人生活的变化

 

1979年,中国开始了轰轰烈烈的经济改革开放运动。之后,中国社会和个人生活的变化,基本上可以分为四个发展阶段。

 

1、从人民公社到市场经济:一小部分人的暴富

 

80年代初有几个响亮的口号:“让一小部分人先富起来”,“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对于亿万中国人民来说,这些口号让他们摆脱了那些假大空的政治纲领和抽象的唯物主义哲学名词,极大地刺激了人们压抑已久的物质欲望。在政策的鼓励下,人们开始尝试着经商,基本上都是非生产型的。于是,投机倒把的人很快控制了大部分市场,成为得利群体。仅仅几年的时间,那些矜持的公职人员,和藐视金钱的理想主义者就后悔不已,也纷纷跳入挣钱的社会洪流中。

然而,这种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在社会主义的特殊体制下,很快就被权力阶层,尤其是身处高层权力核心的干部及其子女充分利用并垄断了,财富迅速流入少数私人的腰包。

到了1986年,知识分子们发出了警告,由于人民尚沉浸在肚腹的饱足感中,含糊的口号就如昙花一现,偃旗息鼓了。之后的两年多,高干及其子女在全国范围内,大肆利用特权参与商业,垄断市场,暴敛利润,激起民众的普遍觉醒和反感,并称之为“官倒”。到1989年,“反官倒,反腐败”的口号已经被清晰地提出。民众们的热情立刻被激发起来,接受了知识分子所宣传的解决问题方案:建立民主制度。但这场“民主梦”碎了,同时也令盼望发财致富的亿万人民绝望了,因为残酷的现实让他们明白:自己并不属于那一小部分先富起来的人。

如今,大约2.5亿的农民涌入城市打工,他们当中许多人从事着奴隶般的工作,他们的“过劳死”甚至都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与这些劳工生活在一起的子女大约有2,000万人,其中在12-14岁的孩子当中,有60%与父母一同打工。在中国,每生产100万吨煤,就要搭进13位矿工的性命。而与此同时,中国1%的权贵富人,控制着80%的财富;根据《福布斯》杂志的公布,仅2005-2006一年,这些中国富人的财富总值就翻了一番多,从1,200亿美元激增到2,800亿。中国可能已经成为世界上收入分配最不公平、收入分配差距最大的国家。

 

2、从社会主义到色情主义:唯物主义的靡靡之音

 

1992年重新开始提倡经济改革开放,并树立了“深圳”梦的个人成功致富样版,激励了新一代年轻人忘记政治理念,直奔金钱物质。这一次的改革开放是纯粹的经济改革,让中国的经济更加资本主义化。股票市场在上海、深圳启动,各地政府组织官员前往深圳和南方其它城市,参观令人晕眩的高楼大厦和奢侈的生活方式,而他们受到刺激回来之后,积极领导全民经商,实现资本主义的生活模式。

金钱的诱惑总是成功的。中国人很快忘记“精神”、放下“思想”,开始经营个人及其家庭的美好现实物质生活。媒体对西方生活的宣传,主要是表现在高科技、个人生活的现代化、色情的自由、财富的魅力,而对于西方文化中基督教信仰在个人生活和社会中的作用,却尽量避开,给中国人以扭曲的西方世俗堕落的形象。色情的诱惑也是成功的,尤其是基于达尔文进化论的唯物主义哲学,将人定义为高级动物,性解放就成为自然而无可非议的事情。

然而不久,中国的新经济政策很快就开始体会到通货膨胀等失败,并导致了中国的经济主要靠出口维持,内需除了建筑业之外,几乎没有支柱性产业的狼狈局面。于是,在鼓吹金钱却无法通过正当职业赚到钱的社会中,许多人转向以犯罪的手段挣钱,同时涌现大量的女性被迫或自愿从事色情服务。伦理道德在中国急速崩溃,其底线不断被突破。如今,大学生和中学生的卖淫、当二奶的现象也日益严重。1997年后,色情行业在中国迅速蓬勃发展,至2005年,全中国大约有500万妓女。

 

3、心灵的荒漠和死水潭:自杀和离婚是出路吗?

 

尽管反复宣传中国经济的神话,几个大城市和廉价的中国商品给全世界的印象也是如此,但是,这些所谓的经济繁荣是建立在,广大劳动者超荷付出的基础上。

如今,农民种地很累,农作物太便宜,化肥等却大涨;随时会下岗的工人们加班很累,岗位竞争激烈,工会不能真正成为工人权益的保护者;学生作业如山,升学累,考不上累、考上筹款累,毕业找不到工作更累;商业写字楼里的业务员和经理们很累,因为有完不成的业务和激烈的竞争;进城打工的人很累,因为一年干到头可能还拿不到工资;警察们很累,因为他们白天黑夜抓人;官员们也很累,有的忙捞钱,有的忙位子;妓女们也很累,尤其是在扫黄的时候;知识分子也很累,因为做学问总是与钱挂钩……

全中国的人都很累,自杀成为年轻人死亡的第一原因。根据中国卫生部2003年公布的数据,每年有25万人自杀,还有近200多万人自杀未遂。此外,2004年,中国有160万对夫妻离婚,比上一年增加21%。

 

4、宗教的复兴:十字架才是答案

 

不论是富裕者还是贫穷者,不论是特权阶层和社会最低层,男女老幼的中国人都忍受着心灵的极度饥渴。人们终于发现,金钱、权力和色情,并不能解决人生中最重要的问题,人们属灵的需要是与生俱来的。1980年代以后,传统宗教在中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复兴,气功运动在1990年代的高潮,证明属灵市场的巨大潜力。这段时间,作为西方的宗教──基督教在中国迅速发展,已成为令世界关注的社会新现象。

1949年,中国有大约83.5万新教基督徒;至2006年,中国官方宣布有1,600万新教基督徒(如果算上家庭教会,估计总数大约在3,200万);20年共计印刷圣经5,000万册。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基督教中找到了希望和答案,除了关系到个人的永生,还有在这个世界怎样生活得平安、快乐和圣洁,怎样建立公平文明的社会、怎样找到人类的终极出路。

 

 

 

二、从世界及东方的历史和文化剖析“过劳死”的成因

 

 

1、重温马克思的愤怒

 

在马克思时代,社会不公平、政治独裁、国弱民衰、贫富两极分化、道德的沦丧,等等问题和现象是世界范围内的,如今在中国和全世界还是如此,尽管整体的物质生活确实是提高了。

19世纪的欧洲,处于启蒙运动理性自由时代的巅峰,反基督教的浪潮导致伦理道德的堕落,达尔文的“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的思想,孕育着帝国主义的策略,到20世纪结出法西斯的果实。科学技术的发展,导致的工业化生产,和亚当.斯密斯的资本主义自由经济理论,导致了西方世界商业的高度发展,财富分配的迅速极端化。

面对大部分人尤其是工人阶层的“过劳死”工作模式,以及低廉的报酬所导致的剥削现象,马克思感到愤怒,就幻想一种公平的社会模式:没有贫富差距、财物共享,即共产主义社会。我们看到在圣经《使徒行传》中,最早记载描述了这种模式的社区。尽管不知道马克思的灵感是否来自这段圣经,或者是来自《乌托邦》,因为他是唯物主义者,但他毕竟在神学院读过书,因此圣经对他的影响是可能的。

然而,批评和提出问题总是容易的,找到解决方案却是难的。现在看来,有以下几大误区:

(1)平均分配财富、财富公有的制度,颠覆了多劳多得的公平原则。

(2)忽略了人与生俱来的自私本性(基督教称之为“原罪”),认为人靠理想和自觉就能够成“圣”,导致“高尚的人”在这种体制中吃亏,诡诈懒惰之辈占便宜,恶势力在社会中占上风。

(3)圣经中的“共产主义”社会,是基于人们对上帝的虔诚信仰和自愿捐赠个人的财富公用,与用暴力剥夺富有者的财产,用行政制度强行平均分配,两者是有根本区别的。

于是,以人本主义建立共产社会的理想,成了水中月、镜中花。现实社会反而更充满了极大的不公平、暴力杀人无数、德殇、邪恶当道、亵渎上帝……

 

2、认清全球化运动中的圈套

 

二次世界大战后,西方世界吸取了共产主义革命成功的教训,在保持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同时,通过调整税收制度和发展社会福利制度,保护了贫穷阶层的生存空间,有效地避免了资本主义的弊病;并且通过经济学的发展和应用,经济政策的调整,使中产阶级的队伍迅速壮大,“美国梦”成为许多普通人的生活现实。自上个世纪80年代,全世界进入经济和文化高速发展的时期,即人们所称的全球化运动。中国当时的改革开放,正好搭上了这辆全球化运动的快车。问题在于,如今中国人对全球化运动的认识还处于乐观阶段,缺乏全面的理解。

全球化运动的核心是商业行为,即西方经济模式的全球化,同时伴随着西方文化(科技、政治、艺术、宗教等)的全球化。全球化运动所带来的世界经济繁荣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在短暂的喜悦之后,人们开始历数其害处,尤其是西方学者,现在是一片喊打声。此外,许多全球化运动的受益国家,也纷纷表示忧虑和不满。在西方,人们对全球化的批评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贫富急剧分化:如今全世界的百万亿万富翁仅仅占世界人口的0.13%,但是他们却占据着全世界绝大多数的财富;全世界20%的发达国家的人们消费着80%的世界资源。中产阶级如同马克思时代的工人阶级,工作强度大,纳税多,享受社会福利少,生活成本高,心理压力大,身体疲劳程度严重、被剥削感与日俱增。

(2)商业和商人影响并控制着政治、法律、媒体、教育和民众的消费结构。例如,饮食的生产和品种、选举总统的经费来源、报纸的舆论方向、学校的课本,还有电视中的儿童节目,都是通过商业操作的模式确定。科技的发展也是如此,公司的盈利兴趣决定了投资学校和科研单位的研究方向,一些人文学科缺乏经费支持,也就无法招募到优秀的人才。民众对市场的影响只是限制在局部的品牌选择,而不是对生产来源的影响。例如,人们不愿意吃转基因和添加剂食品,但是绿色食品的价格是中产阶级的工资无法承受的,而所有的商家在生产模式、品种和价格方面是达成共识的。

(3)全球化经济发展所带来的最大危害,就是对全球生态环境摧毁性的破坏和污染。在过去的50年里,全世界的森林面积下降了一半。这种危害主要是来自两方面的责任:一、西方国家通过给发展中国家放高利贷(例如,IMF),后者无法偿还,就用森林等自然资源抵偿。二、发展中国家一味追求经济利益,尤其是一些国家独裁者追求个人的财富利益,不惜以自然环境的牺牲为代价。中国的自然环境遭到破坏,近半个世纪,全国70%的森林被砍伐,200种植物灭绝,超过61%的动物物种数量急剧减少和消失。

(4)全球化运动中,西方文化对其它文化的消灭式冲击。这种现象是存在的,当然并不都是坏事。例如,自由、民主、人权的概念,就是这样传播到全世界的。还有公共卫生、文化教育、男女平等、妇女和儿童权利,也是全球化运动的美好影响。世界性宗教并没有因此衰落,反而藉助全球化运动发展到新的地方。例如,伊斯兰教的发展,尤其是在欧洲,令人瞩目。而基督教在非洲、拉丁美洲和亚洲迅猛发展,在历史中第一次实现了基督教的全球化运动。

(5)经济全球化运动对个人的危害,就是“过劳死”的工作方式。由于利润最大化的趋势,增加工作时间和降低工资成本是最有效的高利润方式。由于工作时间和工资有法律保护,增加工作任务和裁员就成为合法的迂回方案,让一个人承担多个人的工作,于是,员工的精力、体力、智力就在巨大的商业机器中被榨干。问题在于,由于这种经济机构如同英特网一样遍布全世界,即使人们认识到这种工作方式的坏处,也身不由己,难逃春蚕到死丝方尽的结局。除了少数名登福布斯榜的富豪,绝大多数人没有选择轻松工作,或长时间不用工作,和拒绝“过劳死工作”的自由。于是,人们逐渐失去了对自己身体和劳动力的控制权,成为新型的现代奴隶,追求着一个又一个肥皂泡式的梦想。许多中产阶级到了退休时,才感受到一种自由和解脱,却伴随着深深的被欺骗感。

3、传统文化的捆绑

 

在中国,情况是比较特殊的,因为在全球化运动之前,“过劳死”的生活和工作模式就已经存在了。这一点,我们需要从传统文化的角度来进行探究。中国人在工作中的勤劳吃苦精神是世人有口皆碑的,而中国人的生活质量在全世界是倒数的。如果说中国文化主要是由儒教、佛教和道教三家影响产生的,我们确实可以从中找到一些线索,来联系中国人的勤劳吃苦和过劳死的现象。

例如,儒教中对祖先的敬畏和崇拜,导致“光宗耀祖”的生活追求;以及佛教中对苦难精神的赞美等等。然而,对中国人世界观影响深刻的道教,却提倡无为无争、顺其自然的生活方式,崇尚知足常乐的精神,这种消极的哲学是与勤劳吃苦奋斗的精神背道而驰的。因此,直接从中国传统文化的宗教哲学体系中,难以找到过劳死现象的根本原因。

如果换一个角度,从中国人思维方式的特点来看,就可以有新的发现。现代人类学有一项成果,就是通过二次世界大战后对日本文化的研究发现,东方人的思维方式是以“羞耻感”为中心的,而西方人是以“罪疚感”为中心的。也就是说,东方人考虑问题是以羞耻和荣誉为标准,即我们所说的“面子”观念。人们勤劳工作,在满足温饱之后,尤其是消费的方式,是为了面子,一种在别人面前摆富的荣耀心理。例如,中国人常说,要挣个面子、争口气,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张皮,等等。有人可以用一个月的工资买一套衣服或一双鞋子,用一个月的工资请朋友吃顿饭,都属于这种“羞耻──荣誉感”的思维方式和心理,或者是说“面子文化”。

然而,面子文化在整个东方都是这样,但并没有都造就像中国、日本、韩国那样的吃苦耐劳文化。因此,我们不得不考虑,“羞耻感”的思维方式通过儒教和佛教的影响,可能是产生的“过劳死”文化的独特原因。当然,也可能是中国人特有的自然灾难和人为灾难的历史,造成了中国人深入基因的一种“生存危机感”,这种心灵深处的缺乏安全感,能够通过“面子”来得到弥补。

总之,无论中国人的“过劳死文化”是怎样产生的,中国人如今是在经济全球化运动和传统面子文化的双重压力下工作、生活,实在是苦不堪言。根据2005年4月10日《中国青年报》的一份调查,“75.1%的中青年人对拼命工作甚至‘过劳死’的人表示理解;82%的人选择了每天工作15小时以上,惟一条件是‘奖金如果足够高’,尤其在20-40岁的人中,这种想法相当普遍。”

 

三、从基督教的角度看生命的意义和全球化运动

 

在从全球化运动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原理探讨“过劳死现象”之后,怀着解决问题的迫切性,我们不妨从基督教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并希望能够从中找到令人信服的答案和解决方案。

 

1、生命和财富的关系

 

在美国,曾听到一位基督徒老人说,她看到一批批的华人来到美国唐人街,拼命工作挣钱,甚至连续多年一天也不休息,那种工作的方式根本不把自己当人看,为的是发财致富,在人面前有荣誉,被人看得起,但是他们用生命所换来的财富转眼就花光了,或者由于劳累而过早死了,最后他们失去了一切。

这让我想起圣经中耶稣对世人的警告:“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马太福音》16:26)耶稣在这里说明的是,人的真正生命是灵魂的永生,这个世界中人应当首先追求永生。人们追求财富没有错误,但是不可以因此赔上和糟蹋生命,因为财富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

从圣经中的故事和教导,神学以及基督教信仰的实践,没有任何一点是说人不应该勤奋工作和追求物质财富。基督教反复向世界说明,物质世界是暂时的,人的肉体生命也是如此,第一重要的是认识上帝及其真理,相信耶稣基督为人类的罪代赎受死的救恩,相信的人就能够获得永生,死后进入天堂。成为基督徒之后,就需要按照圣经的原则和指导,在这个世界中过一种尊贵、圣洁、平安、喜乐、充满爱的生活。耶稣在《约翰福音》10:10中说:“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耶稣还在《马太福音》6:19-34深刻说明了财富和生命的道理。

 

2、基督徒的生活责任和工作原则

 

基督徒的生活中有两种责任:首先的责任是天国公民、上帝子民的职分,包括传播上帝的救赎真理给各个民族,参与面对邪恶力量的属灵争战,等等天国公民的职责;其次,也是同时,勤劳工作。准确地说,是好好工作、认真工作,做好自己的社会职业。通过自己不同的社会、职业身分来“作光作盐”,荣耀耶稣基督。

如果你是政治家,就要爱护人民、惩罚邪恶、弘扬公义。如果你是学者,就要在学术上出类拔萃,并且在自己的学术领域中,将抵挡基督教的理论攻破,将人心夺回,使其折服在基督的真理面前。如果你是商人,就要以上帝喜悦的方式,合法地尽可能挣许多的财富(不要让财富过多集中在恶人手里),并用这些钱财从事上帝所喜悦的事情:除了自己和家人享受日光之下得来的财富(所罗门王在《传道书》5:18说:“我所见为善为美的,就是人在上帝赐他一生的日子吃喝享受日光之下劳碌得来的好处,因为这是他的分”),还将这些财富运用在宣教、发展神学、建立教会、支持真理性学术、投资于慈善事业,等等。如果你是在街道上打扫卫生的,你要认真工作,将这份卑微的工作做得令人称赞,这样你在上帝面前就被高升,你的人生价值是丰盛的。

总之,基督徒的生活和工作原则是,上帝所喜悦的事情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自己的需要。耶稣在《马太福音》6:32-33总结说:“你们需用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

所以,当人们根据创造者的意思,将自己两种公民的身分先后顺序摆正,并合而为一,就能够获得自由充实而富于意义的生活。基督徒的工作秘诀在于,我们是工作的主人,是尊贵的,不让工作控制我们的自由,甚至奴役我们的身体。此外,我们的工作需要上帝的帮助,因为汗流满面的劳动本身是一种被诅咒的表现(参看《创世记》3:14-19)。基督徒在工作中通过智慧、聪明和知识思考,可以找到许多捷径和窍门;通过祷告,可以获得上帝的帮助,让工作事半功倍,减少失败的因素。基督徒不惧怕为义受苦,但不会赞美和追求苦难,而是要学会如何依靠真理来胜过这个世界的伤害或苦难。

人们崇尚“努力工作”(working hard),这其实是有误导的性质;我们应该提倡“好好工作”(working well),因为努力并不是人们工作的意图,美好的工作结果才是所需要的,而这一点常常是需要“好好工作”的,必要的时候也包含“努力”的因素。因此,“好好工作”是更为准确的概念。

 

3、贪财、忧虑和愁苦的危害性

 

人们还要明白,这个世界中的对知识、工作、财富和名誉的追求,都是无止境的,这些追求原本都是为了更美好的生活,荣耀上帝的圣名,传扬耶稣基督的福音。人一旦离开了上帝的指引,这些追求常常会诱惑我们舍本逐末,迷失方向,最后一败涂地,而失去的时间,尤其是青春,再也不会回来。《提摩太前书》6:10警告说:“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

钱财本身是美好的,因为是对工作成果的奖赏和报酬,但是贪财却是罪恶的,因为这意味着拜金钱为神。如今全球化运动的主旋律就是崇拜金钱,认为资源是无限的,崇尚过度奢侈,全世界都在埃及的金牛犊周围翩翩起舞(参看《出埃及记》32章)。这是全球化运动的真正问题所在。

此外,过劳死现象并不只是因为过度劳动造成的,其中忧虑等心理压力对人们的杀伤是不可轻视的。人们并不十分惧怕单纯的体力支出,但是忧虑、压抑、担心、恐惧、不安等精神和心理压力,却是最可怕的。而这些问题,是与所拥有的财富、权利、地位和面子没有多大关系的。要想解决这些问题,除了需要社会文化的改变,个人对耶稣基督的信仰,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也是唯一的真理方式。耶稣说:“所以我告诉你们,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喝什么;为身体忧虑,穿什么;生命不胜于饮食吗,身体不胜于衣裳吗?”(《马太福音》6:25)

对于基督徒来说,已经拥有了远离忧虑、过平安生活的优势,因为耶稣在《约翰福音》14:27中许诺说:“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我所赐的,不像世人所赐的;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也不要胆怯。”基督徒因为有圣灵居住在心灵里面,并持有对上帝掌管一切的信心,所以心理素质和抗疲劳、抗“干枯”的能力更强。

总之,基督徒的生活和工作的最高原则是向真理负责,真理包括属灵的真理和物质世界的真理。耶稣在《约翰福音》8:32说:“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过劳死现象从属灵的角度来看,是因为人们的身体失去了自由,被工作和金钱所奴役。最悲惨的是,许多人因此忽略了对永生真理的认识,同时失去了两个世界中的生命──此生肉体的生命和灵魂永恒的生命。

那么,怎样才能认识真理呢?首先,需要认识属灵的真理,认识创造者、明白人的罪性和魔鬼撒但的邪恶力量。其次,要明白怎样运用圣经中指导全人类(社会、个人)生活、工作和属灵责任的真理。最后,不仅要改造更新个人的生命、生活和工作模式,还要改造更新老的、错误的社会文化经济结构。否则,即使个人明白了道理,并确立了新的生活和工作原则,也会被迫在社会大机器的整体节拍中身不由己,忙碌得失去自我,甚至过劳死。

 

结束语

 

耶稣基督在《马太福音》11:28中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是的,我们所有的人都需要这样的安息,因为如今的生活让我们太累了,太枯干了。亚里斯多德认为,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动力不会停止。事实上,从心灵和精神的角度来看,人们追求新生的愿望永不止息,无论是追求超越这个世界的永恒新生命,还是在这个世界中不断翻新的客旅生活。在21世纪,人们将跳出物质文明的局限性,积极探索并拥抱属灵的文明。根据如今的基督教全球化运动可知,基督教文明在新世纪将影响全球。

然而,基督徒和教会在今天这个时代,肩负着比从前更为沉重的责任。这种责任不仅包括如何应对本文的中心线索“过劳死现象”,将人们从经济的奴役状态中解放出来,还包括通过传播福音向全人类提供属灵生命的正确方向,以及解决战争、饥荒、疾病、社会不公义,种种人类的普遍问题。而这些责任的实现需要通过三个方面:个人范围、社会范围和全球范围。

首先,通过个人对基督信仰的接受,获得全新的属灵、生活和工作的新生。其次,通过基督徒数量的增加和共同参与,影响、改造社会中不公平的、抵挡真理的、不适合文明发展的,文化、政治、社会和经济结构。最后,藉助全球化运动的平台优势,在全世界范围内,确立基督教文化所影响的公共伦理道德原则;同时,将经济全球化的现行结构进行解体和重组,推出兼顾发展、公平和怜恤、资源可持续利用的经济共同体。如今,世界上有些地区已经在尝试建立更为先进的经济社会结构,例如在西班牙的一个地区。

总而言之,上帝的真理是使人类得自由的唯一源泉。但是,恶者及其邪恶力量的操作平台,是不甘心停止对人们的奴役和伤害。然而,邪恶势力在个人生活中、一个社会中和全世界范围的猖獗,主要是依赖于人们及其所在文化的愚昧,而愚昧是因为不认识上帝的真理。圣经告诉人们:认识了耶稣基督,便是认识了创造人类生命的上帝,便能够真正认识自己的生命价值;接受耶稣基督,也就是接受了圣灵住在我们里面,就能明白圣经中上帝的教导,这真理必使我们活出生命的尊贵与自由。

 

 

本文的参考书目和文章:

  1. 小光,《教会在中国的未来走向》,2006;《中国所需要的解放神学》,2007。
  2. 任不寐,《灾变论》,2007。
  3. 赵天恩,庄婉芳,《当代中国基督教发展史:1949-1997》,《导论》第八页,中福出版有限公司,1997年7月初版一刷。
  4. Edited by Jerry Mander and Edward Goldsmith, The Case Against the Global Economy: And for a Turn toward the Local, Sierra Club Books: San Francisco, 1996.
  5. Robert N. Bellah, Richard Madsen, William M. Sullivan, Ann Swidler, Steven M. Tipton, The Good Society, Vintage Books, A Division of Random House, Inc. New York, September 1992.

 

本文的参考网站和文章:

  1. http://health.sohu.com/s2006/guolaosi/
  2. http://www.eol.cn/article/20050418/3134466.shtml
  3. www.amityprinting.com/news/sj.htm
  4. http://ww-success.com/blog/index.php/2006/10/16/millionaires-in-the-world/
  5. http://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06/01/200601220215.shtml,《时代》周刊:中国人在性问题上迷失方向。
  6. http://www.clb.org.hk/en/,中国劳工通讯,《中国童工现象》,2006年9月。
  7. http://finance.sina.com.cn/hy/20070907/20053958217.shtml,王一江:《新时期的创新方向是公平的分配财富》。
  8. http://www.zhuaxia.com/item/581097603,《从富豪榜透视出中国财富分配严重不公正》。
  9. Peichang Zhang, etc., Nationalism China’s Forest Policy for the 21st Century, Science 23 June 2000:Vol. 288. no. 5474, pp. 2135-2136, DOI: 10.1126/science.288.5474.2135, http://www.sciencemag.org/cgi/content/full/288/5474/2135ck=nck&maxtoshow=&HITS=10
  1. Science 9 May 2003: Vol. 300. no. 5621, pp. 907-908 DOI: 10.1126/science.1084092, http://www.sciencemag.org/cgi/content/summary/300/5621/907 siteid=sci&ijkey=6T6g5BCMYOprQ&keytype=ref。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现在波士顿大学学习。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