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与反思──维吉尼亚理工大学校园枪击惨案随思

 

 

 

 

文/鸸璇、天歌、诚之、书正、范学德、越越

 

 

 

建校135年的维吉尼亚理工大学(Virginia Tech University)2007年4月16日清晨发生了美国历史上至今死伤最惨重的大学校园屠杀惨案。一名23岁韩裔学生赵承熙,先后进入学生宿舍与教学大楼连续开枪射杀,造成至少包括凶嫌在内的33人死亡、另至少有28人受伤的骇人血案,举世震惊。布希总统参加追悼会,说“这是全国哀伤的一天。”

 

 

鸸璇:黑暗中的微光

 

4月16日上午11点,同事要我打电话问候在维州理工学院任教的老友,我才知道该校发生了骇人听闻的枪击案。知道老友无恙后,我赶紧上网查询……

在悲叹这件惨剧发生的同时,我也看到在黑暗中的微光──七旬老教授挺身堵枪救学生的感人事迹。

生于罗马尼亚、以色列籍的李维.力布雷斯库(Liviu Librescu),今年76岁,是维州理工学院力学系的客座教授,和妻子俩都是二战纳粹大屠杀下的幸存者,在维州理工学院已教了二十多年书。枪击案发生当天,他用身体堵住教室的门,让学生快逃,也因着他在关键时刻堵住枪口所换取的宝贵时间,他班上的学生才得以逃脱,而他却牺牲了生命。

由李维.力布雷斯库,让我想到了去年(2006)十月初,宾州阿米什校园惨案中的玛利安.费雪尔(Marian Fisher)和芭比.费雪尔(Barbie Fisher)两姊妹,小小年纪竟愿意以自身生命来换取其他女孩的存活;以及2001年“9.11”事件,联航93号班机上那三位和恐怖份子搏斗的旅客。他们在面对死亡时的勇敢、爱心、无我,真是人性中何等难能可贵的情操!

耶稣曾说:“人为朋友舍命,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大的。”想到今天,在罪污的人世中,在一个个已经扭曲了的人的形象中,甚至在人罪性暴发的邪恶事件中,仍能看到上帝造人时所赋予的人性的尊贵与荣耀,心不禁于凄怆中透了口气。再想到道成肉身的神,却是为罪人舍命,心里更是生出无限的盼望与感恩。(2007/4/18)

 

 

天歌:爱与恨仅一线之隔

 

大规模与连续杀人的行为,是目前美国社会中最可怕的暴力形式。费城杰佛逊大学精神病学与人类行为学助理教授卡耶表示:“大规模屠杀的凶手往往自裁,以致我们无法访问并分析他们。我们真正能做的是设法消除这种行为。症结是,大规模杀人狂的行凶原因不只一项,即使当局能归纳出可疑对象的类型,也会发现这些人99%从未作恶。”

《世界日报》报导说:“研究人员指出,大约95%的大规模杀人狂是男性,通常独来独往,而且自认与人群疏离。他们外表正常,但内心怒火熊熊。”维吉尼亚理工大学16日清晨发生的,美国历年来死伤最惨重的大学校园屠杀惨案中的凶徒,正是一个独来独往、孤独沉默的人。在他留下的笔记本和录影中,充满了仇恨、咒诅。

幸存者希汉描述他:“穿着童子军式的服装”,“看起来像个普通的孩子”。然而,这个普通的,面容清秀沉静的“孩子”,带足了子弹,冷静地射杀他所喜欢的少女,他的同校师生。现场目击的学生指出,凶嫌冷酷开枪,一阵滥射后还装填子弹继续射杀。最后他向自己开枪,将自己的头部轰得面目全非。

面对着这血肉横飞、尸体四散的惨景,面对这事件中爆发出的巨大的仇恨,面对“大规模屠杀的凶手99%从未曾作恶”的调查结果,我们不禁脊梁发冷地暗思:在我们的身边,在一群群孤独、自我地、生活在地球村的人中,有多少恨的携带者?核武器威胁着地球,而真正威胁着人类的是人自己的罪性,是怀揣在每个人心中的恨与情欲。

从家庭到社会,从个人情感到国际风云,我们仿佛看到爱与恨仅一线之隔!

当人远离了真正爱与生命之源──创造生命、并赋予生命尊严、价值的上帝后,一切出于情欲的“爱”与“恨”本质已无分别。亲情、友情、爱情,随时可以因着人的贪欲、嫉妒、自我中心等等的罪性,而转为“恨”,转为渴望消灭一个人、一个民族、以至整个人类社会的“恨”。

我在这恶性事件面前震惊!震惊于凶徒行出来的恶,也震惊于自己里面曾有的、甚至仍有的恶!圣经上说,“凡恨他弟兄的,就是杀人的”;法律审判人的行为,上帝却鉴查人心。上帝审判人心中的恨,他也怜悯人心中对爱的饥渴。愿人举目仰望,让神的爱与光充满心里的空洞,而不要吞噬地狱之火──恨。(2007/4/18)

 

 

诚之:神从来没有“躲起来”

 

每当有这类惨剧发生时,非基督徒就会丢出一个问题:这时候,神躲到哪里去了?潜台词是,如果神是全能的,他就不是全善的,因为他没有制止邪恶;如果神是全善的,他就不是全能的,因为他无力制止邪恶。所以,圣经所说的全能而全善的神是不存在的。

问题看似合理,愤怨与质疑的心情也可以理解。但从情上说,若不是人心中本知道有神,就不会向这位“天父”发怨言。他们并不知道神其实从来没有“躲起来”,而是在人的苦难中与人同担悲伤,且赐人胜过苦难、不至绝望的力量;赐人在苦难中不至被仇恨所困,反而有爱与赦免能力的生命。

从理上说,圣经所启示的神是宇宙的创造主,是万物的源头,在神之外,就不可能另有一个标准来判断善恶。神不是因为符合一些在他之外,人“公认”的标准的善,所以被称为“良善”。所以这个问题其实是“神为什么容许邪恶?”而不是“神是否是良善的?”

总结圣经对神为什么容许邪恶(从《创世记》中约瑟的故事,《出埃及记》,《约伯记》等等),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的一些看法:

  1. 历史上最邪恶的事,是耶稣基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而这是神的旨意所预定的(参见《使徒行传》4:27-28),目的是为了救赎人的罪。但是使徒并没有因此把责任推给上帝,因为所有的行动还是出于罪人自己真正的选择(《徒》2:23)。
  2. 神常常允许一些事情发生,来管教他的子民,或引导人归向他,是为了他自己的荣耀和他子民的好处。我们也需要认识到,惩罚那些不肯相信他的人(例如法老王,迦南人,巴比伦人等等),是神彰显他的公义、圣洁和权能的方法之一。
  3. 神常常用邪恶的人或“自然”灾害来审判人。但是,人不能因此说神这样做是不公义的。因为首先是人犯罪了,人滥用了神给人的自由,违抗神的吩咐,因此,人人都成为罪人。神使用邪恶的人或自然灾害来审判罪人,是正当的。

具体到某一个事件中,有罪犯和无辜受难者,还有我们这些身处事外的人。但从罪性的角度看,正是人类共同对上帝的背离,要“独立自主”,以自我的善恶标准为“神”。人的罪性导致了社会的罪污,罪污的社会必然生出种种罪恶。因此,“It’s everyone’s fault.”

神从来没有“躲起来”,他正不断地藉着各种方法呼唤人归向他,问题在于人是否愿意回应神对人的呼唤,承认自己的罪,也按照神的心意来生活,关心我们身旁的人的生命品质,减少社会的不公义,也许这样的惨剧就可以减少了。(2007/4/18)

 

 

书正:梦碎了

 

在这几天的新闻中,最牵动我心的是枪手赵承熙的父母。想到15年前,他们和大多数的移民一样,为了给儿女一个美好的未来,离乡背井、踏上美国这块陌生的土地。15年来汲汲营营,终于有了自己的洗衣店和房子,女儿也从长春藤名校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眼看儿子也即将大学毕业,多年的美国梦即将完成,2007年4月16日,几十声枪响,梦碎了。

我一点也不怀疑他们对孩子的爱,但我不知道在忙于生计之余,他们是否有时间去了解儿子的内心世界?八岁已稍懂世事,随父母来美,语言不通,肤色不同,文化不同,没有朋友,被人嘲笑、讥讽、欺凌……多少的委屈、无助、愤怒和孤独!若这些负面的情绪没有得到正面的疏导和宣泄,若他们没有感觉到父母的爱和关心,长期的累积,必定戕害这颗幼小的心灵;也难怪新闻报导说,枪手孤僻,作品中有暴力倾向。

有位华裔心理专家在枪击案后被访问时说道:通常一个成人在杀了一、两个人后,都会惊慌、手抖;而这位23岁的男孩,却能异常镇静、甚至很有规律地杀完一个又一个,可见他的心理已经非常扭曲了。华人父母不要只关心孩子的成绩,平时应多和孩子沟通。

我想到圣经《路加福音》2章52节总结耶稣成年之前的生活时,说“耶稣的智慧和身量,并神和人喜爱他的心都一齐增长。”这句话向我们展示了孩子成长过程中四方面的需要,即:身体、智力、情感和灵性。前两项一般华人父母都十分重视,但后两项却常忽略,以致造成孩子长大后在性格和人际关系上的缺失。

但愿我们为人父母者,也从这件事中学到功课。(2007/4/18)

 

 

范学德:假如赵承熙有一个知心朋友?

 

赵承熙枪击案发生后,震惊之余我一再问,这是为什么?凶手作案的动机是什么?他怎么可能走上这一步?问题一个接一个,哪一个都没有得出能令自己完全信服或者明白的答案。

当我不再问时,脑子里却反复蹦出两个字:朋友。

无论什么样的人,都需要朋友。

人性中包含了兽性。培根说:“人心里有一种天生的,隐秘的,对社会的憎恨和嫌弃。”他所说的对社会,其实也包括了对他人。我们天性就渴望与他人在一起,同时又把他人看成是自己的地狱。并且,他人,的确常常成为我们的地狱。

培根又说:“缺乏真正的朋友乃是最纯粹、最可怜的孤独(也许还要加上“最可怕、最危险”这六个字),没有友谊,则斯世不过是一片荒原。”荒原是野兽的家。“凡是天性不配交友的人,其性情可以说是来自禽兽,而不是来自人类。”

由不善交友、不愿交友发展到拒绝交友,这是培育自己的兽性。拒绝交友,就是把自己囚禁在地狱之中,而人性需要友谊的温床来培育。

培根说:“友谊的主要效用之一,就在使人心中的愤怒、抑郁之气,得以宣泄释放,这些不平之气是各种的情感都可以引起的……除了一个真正的朋友之外,没有一样药剂是可以通心的。对一个真正的朋友,你可以传达你的忧愁、欢悦、恐惧、希望、猜疑、诤谏,以及任何压在你心上的事情”。

赵承熙没有任何朋友,只有一肚子的不平之气与沉默。我忍不住想:假如赵承熙有一个知心朋友,会怎么样呢?

由此想到自己,要敢于去交朋友,哪怕一再受到伤害。但五十多年的人生经历告诉我:人间,没有任何一个朋友可以满足我对朋友的渴望,排除心中那最深最可怕的孤独。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最喜欢耶稣的一句话:以后我不再称你们为仆人,我乃称你们为朋友。

一个不愿意做人之朋友的上帝,即使他有天大的能力,我也只能惧怕他,不会爱他。但耶稣是我最知心的朋友,有一首歌就是这么开头的。当无人可以诉说时,我知道,还有耶稣愿意与我交谈,我只需要在心里默默地说,便知道他在倾听,一直在倾听。而这,就足够了。

一个在爱中的倾听者,这就是我在心灵黑夜中看到的一线光。有了这线光,哪怕黑暗如山、如水、如雾,从四面八方向我扑来,我也有勇气活下去。(2007/4/19)

 

 

越越:向韩裔和上海人道歉

 

4月16日,听到了维州理工学院发生的枪击案,我礼貌地表示了难过和同情。次日听说枪手是中国人(上海人),我才开始真的着急:当年爱荷华大学的枪击案阴影犹在,现在中美关系中又存在着敌对,美国不会就此出现排华浪潮吧?唉,上海人就是心胸狭窄……

我赶快去看美国各大媒体的反应,还好,并没有大肆渲染凶手是中国人。不过,网上已经有声讨了。我立刻贴帖子反驳:

“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俺们中国人本来不是这么暴力的,都是因为移民到了美国,变得像美国人了……

第三天一早听新闻,突然听到抢手原来是韩裔。我喜出望外、如释重负:“好,太好了……”

这时,一位台湾朋友打电话来。她没有得到这最新消息,因此小心翼翼地对着我感慨:“我这么说你别介意,你们大陆人还是有文革情结,仇恨心态是有遗传的……”

真是“报应”啊!谁叫我怪上海人的,人家还怪我们大陆人呢。可见像电影《手机》里说的,“做人要厚道”,天理昭昭,人是不能随便错待别人的。

在媒体工作的外子,派手下的记者赶到韩国城去采访。记者打回电话来说,整个韩国城充满了忧伤和不安,很怕1992年“洛杉矶暴动”中,抢、砸、烧韩国城的事件重演……

心中忽然醒悟,我怎么可以高兴呢?韩国人也会像我们中国人一样,会伤痛担忧啊!至少,我应该“如得其情,哀矜毋喜”。我的爱和情感,还是太狭隘啊。

回想当年初到美国时,我担忧过,怕不被这个国家接纳。后来我信了基督,便觉得海阔天空了。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又怎么样?不过是从上帝的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罢了。可是我还是忘记了,不管什么种族,都是上帝的儿女,都是我们的手足,是一荣俱荣,一伤俱伤的。

有着基督教文化底蕴的美国人,对这起枪击事件,表现出了令人感动的宽容,认为这是一个孤立事件,是一个不成熟、社交失败的年轻人犯下的错误。更有一位黑人牧师即时呼吁:不要把仇恨转移到韩裔身上……

虽然,我还不肯定,如果枪手真的是中国人,目前有着“中国威胁论”的美国社会,能否宽容到如此的地步,但是,我们可以一起来努力,至少,让我们的心,因为上帝的爱,而变得宽广和自由;我们的爱,不再被民族、国家等狭隘的概念困囿。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儿女将生活在一个不是以皮肤的颜色……作为评判标准的国家里。

“我梦想有一天,深谷弥合,高山夷平,歧路化坦途,曲径成通衢,上帝的光华再现,普天下生灵共谒。

“那时,上帝的所有孩子……将能携手同唱那首古老的黑人灵歌:‘终于自由了!终于自由了!感谢全能的上帝,我们终于自由了!’”

也许,我们也可以做点什么,“加速这一天的到来”(马丁·路德·金)。

 

(2007/4/19)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