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吧,小鸽子

 

 

 

 

文/海颜

 

 

 

一位作家回忆了他邂逅鸽子的经历:一只迟归的鸽子落到作家的阳台,暂时过夜。作家抓住鸽子,关进鸟笼。第二天,笼子里的鸽子看到天空飞来飞去的同伴,焦躁地冲撞着笼壁。这时作家陷入是否释放鸽子的矛盾之中。转即他懊悔自己剥夺了鸽子的自由,痛斥自己竟迟疑于还鸽子以自由。

由鸽子联想到孩子,有没有父母,像作家一样反省过自己呢?

父母们会说:“那是鸽子,这是我的孩子呀!哪能草草放出去?”其实,无论是孩子还是鸽子,有一点是一样的:我们都没有权力剥夺他们的自由。但是,放鸽子易,放孩子难,因为我们更“爱”孩子。

在这个“爱”里,有着人的软弱、偏狭、愚妄、私欲等等。于是诞生了诸如幼时强迫喂食、中小学上补习班、干预课余爱好等等现象。在国内,升学考试竞争激烈,上补习班、艺术班常是不得已而为之;在国外,升学的压力小了,中国人的孩子却同样纷纷参加课余班,孩子的周末和假期,被各种补习班、才艺班、语言班等等,弄得支离破碎。

问父母们原因,他们说:“这边(海外)的学校太轻松了,得靠自己抓紧。”可是,“这边”的教育体制延续至今,并没有因为“太轻松”而误人子弟过,反而培养了一代代优秀的人才──有个人理想,有生活热情,有鲜明的个性和创新的精神。

父母们总是说,移民主要是为了孩子。但为什么却要把自己当初痛恨的一套带出来呢?

除了这些充满人生忧虑和孜孜苦心的带领,家长们还有许多即时的、感性的要求。比如,有一天在图书馆,一个孩子在读书,妈妈进来,看到他脱了外套就训斥他: “我不是告诉你不要脱掉外套吗?”看着其他孩子轻装且轻松的样子,我想,孩子应当顺服父母,可是父母们管教的原则是否合乎神的原则呢?

与人的爱相比,神的爱是完全的。我们这些做神的儿女的,享受着极大的自由意志。对于我们的儿女,神也希望我们不要压抑孩子的自由意志,“恐怕他们失了志气”。

要释放孩子走出各样的樊笼,并不像释放鸽子那样,容易让人接受。所以,只有学会凭信心交托给神,才能做到。在这过程中,我们的信心也将完成一次又一次的飞跃。

是否给孩子自由,也体现了我们是否懂得爱的正确方式。有一首歌,是一位艺术家讲述他幼年的一段美好经历。他的父亲热爱大提琴,经常带儿子去听他自己的演奏会。歌里唱到:“大提琴是父亲的至爱,他把爱与我分享。我几乎不能相信,长大后我也做了音乐家。父亲老了,琴被搁在角落,但他年轻时曾把他的至爱与我分享。”

这支歌优美、流畅,感人至深。艺术家的父亲没有强迫他学琴,而分享的爱浇灌了才能的种子,结出了丰美的果实,以及心灵的甘甜和安舒。少年时代的自由和爱的启迪,对孩子是多么宝贵。

神给孩子们的恩赐,其广其大,不是我们可以凭经验和智慧测度的。我们要做的,是有爱和智慧,把正确的标准、志向、情趣和情感与孩子分享,指引他们正确地成长。

作家和鸽子的故事还没有结束:当他正为自己的行为懊悔时,进来一位朋友,看到他对鸽子手足无措的样子,便说:“杀了,宰干净,多好的下酒菜呀。”作家被激怒,愤然打开笼子,鸽子快乐地飞走了。

孩子的自由意志在父母的专制之下,就像鸽子面临强盗。有的人,或我们自己,有的时候就在充当凶手。因为我们以为,小孩子的自由意志,算不得什么,我们不知道它和生命一样,不容宰杀!

鸽子可以飞翔千里,志向高远,毅力非凡。在我们的眼里,孩子是笼子里的家雀,还是飞到阳台暂住的鸽子?我们应该如何对待这珍贵的访客,不辜负神的托付呢?我们有没有把他们关在美丽的笼子里,成为饱足的、悲哀的宠物呢?

多希望这些咕咕咕的乖胖宝贝走出笼子,一飞冲天。有一天父母们会指着蓝天里矫健的身影,向神大声地欢呼:“看哪,那是我骄傲的小鸽子!”

飞吧,小鸽子,神为你预备的,是无限广阔的天空!

 

 

作者来自北京,现住加拿大。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