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必指教你

 

 

 

 

文╱围墙

 

 

 

最近我在美国基督徒地质学者协会的网站和通讯上,无意中发现许多研究天体的地球科学家,都是虔诚的基督徒。

 

最近NASA(美国宇航局)发射的、被誉为“火星地质学家”的科学探测遥控车,到达火星,进行实地考察,引起了新闻媒体的广泛关注。不久前,中国科学院的地球科学家,也正在筹划登月科学研究计划──这可能会是下一个中国空间开发的壮举。

地球科学家进入天体研究,在美国其实已有30多年的历史。我当年在哥伦比亚大学Lamont地球观察所做博士生时,差一点就得到研究月球的机会,我的指导教授,正是当年Apollo登月地热研究的主要科学家。可惜后来因经费问题,我还是回到了海底地热研究。

最近我在美国基督徒地质学者协会的网站和通讯上,无意中发现许多研究天体的地球科学家,都是虔诚的基督徒。其中普林斯顿大学教授Suppe,以研究金星地质构造而闻名,并在几年前当选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我只是在学术会议上听过他的几次演讲,可以说并无交往。有一次在学术会议的休息厅里,他主动地向我打了一个友好的招呼,我当时就想,或许他是一个基督徒。

果然,他在基督徒地质学者协会网站上的几篇短文,证实了他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他在一篇文章中,勉励同行尊重上帝的话(take the Bible seriously as God’s Word written)。在另一篇文章中,他则写了他有幸被一间教会请去,向许多青年人见证上帝,而感到是他一生“现今的机会”(圣经《以斯帖记》的名言,“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为现今的机会吗?”)。

我发现的另外一位,则是Wheaton College(著名的基督教学院)地质学教授Moshier。他写了一篇他为什么率先在Wheaton开设月球地质学的经历。他说他少年时正值阿波罗登月计划的高峰,与当时的许多青少年一样,他也梦想参与月球研究。后因他父亲的突然去世,他决定放弃读科学的念头。但有一天,他遇上了上过月球的太空人欧文(Irwin),又重新燃起这一兴趣。当时欧文因听到上帝的呼召,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到处传讲上帝的福音。欧文特别写信给他,鼓励他继续他的梦想。

还有一位是Wheaton毕业的年轻科学家(Wiens),他的博士论文及以后他在著名的加州理工学院的研究,都是测定陨石的年龄。他前几年写的关于同位素定龄的结果与圣经《创世记》并不矛盾的文章,在网上广泛流传(http://www.asa3.org/ASA/resources/Wiens.html)。我曾写过email给他,他回复了我的问题,并说很高兴知道,我这样一个在Lamont做过研究的人也是福音派基督徒,还加入了基督徒地质学者协会。

 

 

人为的原因

 

但非常可惜,由于许多人为的原因,“地球天体科学家不可能相信圣经”的成见,不只是在科学界、教育界,且在许多保守的教会当中,都相当程度地被接受了。就如基督徒地质学者协会的现任主席所说:基督徒地质学家在科学界和教会之间,常常是两边都被人误会。

那么,都有哪些人为的原因呢?

  1. 许多反宗教宣传中(特别是无神论国家的),经常特别强调地球天体科学与圣经势不两立。

我在中国官方出的一些介绍基督教(其实是反基督教)的书和文章中,常常看到“科学已证明没有天堂与地狱”。其实在圣经中,天堂是指与上帝同在的地方,地狱是指与魔鬼同在的地方,是一个灵界的术语,并非太阳系里某个具体的地点。

在这些反基督教的书中,还会特别提到,当年伽利略被天主教会禁止观察天体。其实当时是因为伽利略发现天体并不完美,与天主教认为天体是天堂的一部分、所以应该完美的说法相左,而触怒了天主教廷。这一历史只能说明中世纪天主教的黑暗,说明为什么有宗教改革及基督新教兴起,而不能说明圣经与科学抵触。何况伽利略虽然遭受教廷的迫害,却始终坚信上帝。

对此问题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阅耶鲁大学博士韩梅尔(Charles Hummel)的书(The Galileo Connection-Resolving Conflicts between Science & the Bible,《自伽利略之后:圣经与科学之纠葛》,台北校园书房, 2002)。

  1. 基督教中的某些教派和团体(如Seven-day Advantist Church和Institute for Creation Research, 下称 ICR,和某些基要派信徒团体),因为赞成“地球年轻创造论”、反对进化论,而反对地质学和天文学。

上世纪二十年代,在美国,进化论与“地球年轻创造论”打过几次官司,其核心的问题,都是地球的历史有多长。“地球年轻创造论”一方出庭的,常是那些认为《创世记》中,每个创造日只有24小时的人,并坚信圣经记载着地球的所有历史。

当时进化论一方,正是抓住这一点,获得了法庭支持:如果圣经记载所有的历史,而创造日只有24小时,那么圣经历史就与自然地球历史相矛盾。

而地球历史,主要由地质学家提供证据。因为这个原因,地球年轻创造论者开始努力否定地质学关于地球历史远古的证据。

有兴趣的读者请参阅如下书籍:

Dr. Davis Young: Christianity & the Age of the Earth.

Dr. Hugh Ross: Creation and Time-A Biblical and Scientific Perspective on The Creation-Date Controversy.

潘柏滔博士:进化论、科学与圣经冲突吗?

Ben Sonder: Evolutionism and Creationism.

这几本书的作者,都是著名学者。Dr.Young,Princeton大学地质学博士,多年在NYU(纽约大学)做地质学教授,现任职基督教加尔文学院(Calvin College)。Dr. Ross,则是多年从事天文学研究的学者,后献身做全职传道人。潘博士(现任Wheaton College教授),是华人科学证道的生物学者。他这本书的英文版,在美国基督徒科学家协会有很高的声望。Ben Sonder也是学者、作家。

  1. 不少基督徒,可以说对科学,特别是对地球天体科学,缺乏基本的知识,这本来也无可厚非。但一些基督徒作者和讲员,也没有足够的知识且不谨慎时,就常常使科学界,教育界的人认为,基督教是一种迷信的宗教。

我信主后也留意到,许多在科学界认为外行荒唐的说法,却在基督教宣教机构中流传。现举几个小例子如下:

  1. 某宣教机构认为,大陆漂移是发生在巴别塔事件之后。巴别塔事件是挪亚大洪水之后的事件,可以肯定是现代人类的事件(相当晚期)。但无论怎么讲,大陆漂移开始的年代,都会远远超过现代人类出现的时代。地球科学证实的最近的一次大陆漂移,是美洲与欧洲和非洲大陆分开。这次大陆漂移(如今仍在漂移)开始于约二亿年前,还不用说其它更古老的大陆漂移。
  2. 许多谈论科学与圣经的文章,常常张冠李戴,让内行人一看,就知是外行人写的,没有水准。如把研究化石的学科说成是考古学,其实化石是属于地质学、古生物学的领域。又如在翻译西人基督徒的文章时,常常自造新名词,不查看已经有的科学术语。如把地质学中的中生代翻成中世代,又与历史学的词汇混为一谈。
  3. 许多科学与圣经问题的作者,有时知其一而不知其二。如某作者讲到,与达尔文同时代的大物理学家凯尔文(Lord William Kelvin,1824-1907),他用地热反演的方法,证实了地球不会超过3千万年,给达尔文的进化论浇了一盆冷水。

凯尔文的观点,的确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科学界主流所推崇(虽然也有许多地质学家反对,包括许多基督徒地质学家的反对)。但自从放射性热源发现证实以后(1910年),凯尔文的观点已被推翻。因为凯尔文假设地球是一个无热源冷却体,而事实上,地球上大量的放射性元素,一直在产生热量。更不用说凯尔文在一百多年前所用的地热实测数据及反演的方法,都比现在简单得多(不过,凯尔文仍不失一个大科学家,他在其它方面有诸多贡献。他提出的热反演理论,即为以后的科学家开辟了道路)。

以上3个例子,都是因为缺乏地球科学知识,一般来说,只需请教一下周遭科班出身的人就可避免。基督徒地质学协会也乐意在这方面,为宣教机构及基督徒个人提供问答服务,请查 “问地质学者栏目”(Ask a Gelogist) (http://www.wheaton.edu/ACG/ask_original.html)。

  1. 许多基督教教会及机构,过分宣传和抬高一些不被主流科学界接受的科学观点。

我去年写过一篇反对24小时创造日说的英文文章,发表在基督徒地质学者网络及美东基督徒大陆事工同工网络上,收到了许多真诚的鼓励及批评。我在那篇文章中曾说,持24小时创造日说的人,大都没有地球科学知识。后来我收到某机构一位同工及上文谈到的Dr. Wiens的emails,都指出我的观点不确实。

那位同工还给我寄来了ICR的几位持24小时创造日说的地质学家的书和录像带。Dr. Wiens也说,不少拥有地球科学硕士、博士的学者持24小时创造日说,他和他们争论,常常不能获胜。

不过,以ICR地球科学家为代表的、持24小时创造日说的科学阵营,是不被主流科学界接受的。他们的研究得不到政府及工业界(石油业矿业)的支持。所以宣教机构在引述他们的观点时,应该坦诚说明这一点,更不应抬高说他们已推翻了主流科学界的观点。现举二个例子如下:

  1. ICR认为,放射性定龄方法有许多失误,所以完全不可信。而科学界主流则认为,各种放射性方法互相配合,并配合其它的地球科学方法,不失为可靠的定龄方法。

对此问题有兴趣的读者,请参阅网上文章:(http://www.asa3.org/ASA/resources/Wiens.html)

  1. ICR曾报道,在Texas州沉积层中,发现人脚印和恐龙脚印并存。如这一发现被证实的话,地质学和古生物学中,关于恐龙是中生代动物、而人类出现于新生代最末期的学说,会被推翻。但是这个发现未被主流科学界接受, 且很快就被基督徒证实是不可靠的。

潘柏滔教授在给我的回信中,提到这个恐龙与人同时出现的证据,早已被一位年老地球创造论者推翻,而且ICR也不再提起这个发现。但很可惜,这一个所谓发现,仍然在没有足够地球科学知识的基督徒中流传。

 

 

地必指教你

 

以上一些基督教宣教机构的失误,只能说明圣经与科学的问题仍需多多探索,而不能说明圣经与科学抵触。虽然在学术界与教会之间,有这样许多互相排斥、互相误会的问题,美国的科学界相信上帝的人还是相当多。前几年据一家权威统计调查机构报导,美国科学家中仍有近45%相信上帝。哥大Lamont地球观察所的首任所长Maurice Ewing(1906-1974),是地球科学的一代宗师,他培养的200位学生,大多都成为美国著名研究机构的高级研究和指导科学家,有一位还做到美国科学院院长。最近哥大的校友通讯上,发表了他致家人的一封信,我因此得知他是一位相信上帝的科学家。他在那封信上,讲述了他在大西洋考察时,被大风卷入海水深处多时,而又奇迹般获救。他再三要家人永记不忘,是上帝的恩典他才被救起。

我在哥大时,曾做过大学一年级的助教,教授是美国首屈一指的海底岩石学家Langmuir(他现已转去哈佛做教授)。他在课堂上就讲了不少“地球充满了智慧设计”的证据(我与他很少个人来往,他的信仰情况我也不得而知,但他明显喜欢智慧设计论)。

另外,学地球物理学的人都熟悉的著名地震学家,哥大的Richards教授,是某基督教会诗班成员,有一次我也应邀去参加他们诗班的特别表演。

在圣经《约伯记》12:8-9,约伯说过:“与地说话,地必指教你;海中的鱼也必向你说明。看这一切,谁不知道是上帝的手做成的呢?”我想这句话是许多地球科学家信仰上帝的心声。我很喜欢这段经文,还特意把它放在我的博士论文的首页。

鸣谢:最后我想特别感谢,许多的华人基督徒学者,在百忙当中仍帮助和鼓励我,探索有关地球科学与圣经的相关问题。除了文中提到的潘教授以外,钱锟教授也多次回复我的电子信件,回答我的问题,并鼓励我继续这类的探索。他细心阅读了本文,并提出了宝贵建议。

钱教授与李志航及周一心博士,近年出版了一本译作,书中持3种不同创造论的基督徒,平心静气地交流讨论 (《不再独白求对话──创造与进化三面观》,香港学园团契出版2004年9月),请有兴趣的读者留意取阅。

地球化学博士、传道士李万兵,也印证了我本文中不少的观点。《海外校园》2003年在New Jersey举办的生命论坛,也给了我机会,使我得以和其他基督徒学者探讨本文中许多不容易澄清的观点。我对此皆甚为感谢。

 

 

作者来自广东,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地球物理博士,现在美国新泽西州工作。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