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梦      

 

 

 

 

文/孙小雯等

 

 

 

编者:青春是一个充满梦想的时期,今天大学生们的梦,比之过去80、90年代的“天之骄子”们的梦,更丰富、更实际、更张扬、也更自我。他们不喜欢用“理想”这个词,甚至拒绝“梦”这种过于“幼稚”、过于“文艺”的说法,但青春之梦却同样在他们里面跃动。

后现代思潮中,年轻人的青春之梦,在“现实”包裹的期盼里萌芽;在“成熟”包裹的稚嫩里迷惑。不论是“愤青”,还是“网虫”;不论是以身体作本钱,进行原始积累的女大学生,还是颠覆一切权威的少年思想家们;不论是追星族、超女们,还是自我标榜的“物质主义”者……无不是以各自的方式,有意识或无意识地,表达着自己的人生之梦。

中国大陆纷繁变动的商品社会里,年轻人中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基督徒大学生们。他们的青春之梦因着认识上帝,焕发出怎样不同的光彩呢?他们的青春之梦又与同时代青年一样,有着怎样的迷惑呢?我们分别在北京和其它地区,邀约了这个特殊群体中的一些人,讲述他们充满青春气息的人生之梦:

 

 

孙小雯:

 

我人生的梦,这个问题一直以来就在思考。似乎人越长大,梦变得越来越现实,越来越实际,再也没有从前想像中,美好的光环包围了。或许,是因为长得越大,经历的事情越多,对自己的束缚也越来越多。

现实中、社会中,周围的同学们所关心的东西、工作、学习就像一个一个铁栅渐渐地,在我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将自己包围了,将自己封闭了。慢慢地,思维也变得懒惰疲倦了。不知什么时候起,自己也渐渐默认了这些现实的、社会流行的价值观,并将其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甚至是自己的梦了。

当人的目光局限时,再怎么思考也跳不出这个封闭的栅栏,思想就有了惰性。但是,后来渐渐发觉,平时的忙碌、努力学习、找到好的实习,都只是一种机械的投入。我明白了人生长久持续的幸福不是工作、事业上的成功,而是来源于交流,来源于爱。与周围的人们相互影响,相互关爱,才是一门真正要紧的人生课。

我现在的梦不再是找到好的工作和挣很多的钱了,至多这只能算是一个小小的目标而不是终点了。我希望在未来不远的时间中,能有能力去帮助一些人,希望去帮助不发达地区贫穷的孩子。

生活的穷困,经济如此的拮据,使那帮孩子从小失去了自己的梦。我希望能够帮助他们,让他们的生活容易一点,让他们能够去读书,让他们有勇气去梦想,要让他们知道无论他们的梦有多大,都有可能实现;要让他们知道,他们能和其他的孩子一同,去追寻自己的梦。

 

 

多纳:

 

慢慢地长大,似乎梦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反而是种踏实而沉稳的感觉一天天浮出水面。所以,就说说理想罢,不说梦。“梦”这东西虚无飘渺,但理想只要脚踏实地,总有实现的一天。

从小就希望自己可以是个深沉而宽广的人。希望自己成为一口深深的井,没人可以看到底。希望自己在面对生活中的一切时,好的也罢,坏的也罢 ,都可以像大海那样选择沉默和包容。一切都交给时间罢,只有当我的心如天宽广,如海般深沉时,岁月的一切才可以被看透,生命的伤痛也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但为了成为这样的一个人就要经历生活,并在生活中深深的经历神。刚开始的时刻我很急,总是希望生活可以尽快地有个答案。但慢慢当我明白神是给我时间的时候,我开始学习给自己时间。

在20至30岁的10年中,我将它作为生命的积累期。在这段时间内想做的就是读书与行走。既然从小就有去远方的梦想,那就趁自己还年轻的时候去走走,到欧洲去,到非洲去,藉着工作的间隙多走几个地方。毕竟我是学外语的,欧洲一个小国的语言。多学几门外语,多写些游历,多经历些事情,多读些书,也学上两门简单的乐器,用尽可能多的经历使我的生命沉淀下来。

当然还想画画,学习建筑设计。画画是我最喜欢的事,设计也一直是我的梦想。我想自己实现它,而不是像我的父母将他们的梦压在我身上那样,将我的梦压在以后的人身上。这就是我到三十岁的理想,广泛地涉猎,不一定要很精,多做些尝试。

当然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积累财富,多赚些钱。不要骂我俗,我想让爸妈过好的日子,不至于像现在那样还在社会底层挣扎;也想帮助那些事奉神的传道人。

30至40岁做为实践积累期。在这个阶段当然还是要继续上一个10年的计划,学习和积累。但想开始做的是家庭教育的辅导,这才是我最想做的,去学习、去经历、也去体会。在这个阶段还想做的事是为爸妈写本传记,做为给他们生命的礼物,我想让他们留下点痕迹。

最后,便是40岁以后时期了,我将它称做事奉期。除了原来的辅导继续做以外,还想帮助非洲,想写些有帮助的属灵书籍,做祷告的事奉。至于还有什么就都交给神罢,让神来使用我的生命,为这个世代服务。因为四十岁以后,我想将它当作“拿细耳人”时期(注:古代希伯来人中一批经过洁身归圣的人)。这是我对人生的理想,但如果神的计划是另外的样子,那么我就按他的旨意改变吧,因为神的智慧高于人的智慧;神的道路也高于人的道路。

 

 

 李春华:

 

我很平凡,我的梦想也很平凡。信主之后,我的梦想依然平凡。唯一不同的是,我的梦想不再以自己为核心,而是坚信现在的我不是为自己活着,乃是有耶稣基督的生命在我里面,我要为他而活。

但是,我为了我的主,要怎样活着呢?

我渴望生命中的每一天,从早上起床到晚上就寝,都可以切切地相信不论我往哪里去,耶和华我的神必与我同在。因着神所给我的恩典,便能“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

我渴望永远存着饥渴慕义的童心,在任何时候,即便遭遇如约伯(旧约圣经《约伯记》中受患难的人物)般的患难,也能感恩地、谦卑地对神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我渴望有更多亲近大自然的机会,在呼吸花草的芬芳,亲吻淡淡的阳光时,体味造物主的奇妙可畏。

我一直在寻求神为我所定的人生美好计划,可我到现在还没有明确。此时此刻,我所能想到、所能做到的就只是“顺服”神所赐给我的每一个环境。我定意要成为神所喜悦的人,如今我看到他对我的带领,虽然不知道通向何方,但是我却确信,那一定是我梦的方向。

 

 

张栋:

 

心醉了,醉在梦中,为什么不呢?“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快,”每每有感于世界的迷茫时,我常想起这话,对自己笑一笑,摇摇头。

我有梦,在天涯,但它与这个时代是多么的格格不入啊。与时代格格不入的梦,它只是晨兴而夕败;它只是夜半而来的温馨,似乎虚得无影;它只是别人眼中的笑柄,近乎荒唐,但它给我转瞬间的平静。我还是觉得人生需要有梦,笑柄也罢,叹息也罢。有梦,并为它痛苦着、努力着。梦让我可以在人生荆棘的旅途上,走得够远。

人心底的梦想,大多是没有物质的拘束,享受自然,与友交谈,少有责任、负担。再有便是超越人本身能力,飞天入地般的畅想。于是,渐渐,社会的格局代替了血的沸腾,生活的冷风把梦想铸为实际。

于是,而今的我也开始把梦视为笑谈。于是,梦碎了。如同在空气中五色美艳的肥皂泡,倏忽不见;如同黄昏时刻美丽的夕阳,不能长久;如同孔丘对社会改造的大抱负,一声浩叹。

鹏飞:

我梦想有一个大大的旅行袋,里面装有我的一套衣服,再加身上的一套就刚刚好,够用了。

我人生的梦就是出走,走出去看一看,可以是徒步,也可以搭一辆车。

我渴望出走,却无法远行。为什么呢?是家里的床太舒适了吗?是箱子里衣物太多了吗?还是因为橱子里的书,柜子上的电视与DVD机?

我渴望出走,却害怕远行。我怕在路上走着走着就失去了目的地。

出走,像一个新手的出租车司机,带着生活的希望上路。

恐惧,像一个害怕空车的出租车司机,因为客人下车后,便失去了目的地。

 

 

王浩:

 

我的梦想是变成一只小鸟,一只可以自由飞翔的小鸟,一只可以飞遍全中国去观察人们生活的自由的小鸟。

当我变成一只这样的小鸟,我要飞到山清水秀的云南。早就知道云南是个少数民族数量最多的省。我愿在精彩纷呈的少数民族村寨里,听到赞美上帝的诗歌,看到称颂造物主的舞蹈。

当我变成一只这样的小鸟,我要飞到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原。我愿看到万里晴空下迁移的帐篷中,永远有一间是充满了童趣的主日学校。孩子们在这里开始他们人生中坚定跟随主的旅程。

当我变成一只这样的小鸟,我要飞到中国大大小小会议室的窗外。我愿看到在会议开始之前,每个人都安静地向神祷告,求神的公义、智慧在各种事务上掌权。

当我变成一只这样的小鸟,我要飞进洒满金色晨光的公园,看花径中缓缓而行的未来妈妈,一手轻抚刚露出笑脸的鲜花,赞叹造物主的奇妙作为,更为腹中的宝宝祈祷超越人世之大爱的祝福。

当我变成一只这样的小鸟,当我飞遍了神州大地,当我看到芥菜的种子长成了参天的大树,我要举起变成翅膀的双手,赞美我主,并向世界宣告:“我的梦想已经不再是梦了。”

 

 

王丽:

 

我想成为一个有坚定信仰,脚步踏遍世界各地,成为撒种子的人。还想拥有一口流利的英语,可以向世界上更多的人,尽情地表达我的信仰、思想和情感。我渴望拥有一手好的文字技巧表达能力,把我充满幻想的思绪表达得淋漓尽致,把福音的种子撒向更多人的心田。

我梦想自己能有很强的记忆力,把圣经的律例、戒命牢记在心。以免不行真理,偏行己路,而陷在罪中。

我梦想在未来,能写一本对人有某些影响的书。

我还有一个大的梦想:祖国能成为传福音的、蒙神祝福的大国。在这个国度里,人人都能享受到天父的爱和温暖,能有美好的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关系。不再有沙尘暴,让我们的家园更加美好。自由的空气充满大地,满眼的绿色覆盖山川、平原,清新的空气扑鼻而来……这原是造物主上帝赐给我们的,我梦想能够和所有的人一同享受神的创造。

 

 

郑伟:

 

梦是七彩的,我始终相信这点。即使它偶而也会变成灰色的气泡,我仍然坚信梦是七彩的。我的梦大多是很美好的,以致睡眠成了一种享受。

我经常会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成功人士,有着大笔的钱,有着很高的学历,有着很高的地位。这些东西似乎都足以让人咧嘴而笑,也许这些东西是我想得到的吧?我自己也觉得这梦的内容很俗,但它和现实世界很像,我无法摆脱。曾尝试改变这种世俗的追求,说服自己这些东西不重要,但仍然不断追求,却又一直得不到。

真的很无力!因为追求的往往不可得,也不知得到后会如何。人不断地往身上加头衔,可把这些去掉后,他什么也不是。我现在是什么,仍不得而知;我现在能做什么,仍很迷茫,我求一个答案,仍在等待。

 

 

俞晓飞:

 

我的梦曲曲折折,离离奇奇。梦里的我常常会飞,飞越千山万壑,飞到海角天涯。就像我曾经计划的人生一样,想要与众不同,想要出其不意,想要成为童话故事的女主角,想要住在城堡里。离奇的白日梦,涂满了浪漫的玫瑰色。在这些白日梦里,我或是一位众人敬爱的科学大师,或是众人追捧的耀眼明星,或是众人羡慕的美丽王妃。在所有的梦里,我的耳边都会响起众人的欢呼,我的眼前都会摆着华美的冠冕。得到众人的赞美就是我梦想的核心。

不过河流有转弯的时候,梦想也有改变的时候。

我生命的河流在遇见耶稣基督后,便开始了全新的旅程;我生命的梦想也在遇见基督后换上了新的色彩:红与白。红色是基督的血,基督的心和基督的爱。白色是基督的义袍,基督的公义和基督的救赎。红色与白色交织成一棵美丽的树。

圣经《耶利米书》17章8节说:“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这就成了我生命的梦想:在基督里不断地向下扎根,向上生长;和众圣徒一同体会神长阔高深的爱;一起仰望神十字架的恩典;同心合意传扬神的福音;使颠沛流离的人有家可归;使彷徨迷惘的人有路可寻;使心灰意冷的人有梦可追。

我人生的梦,因基督的死和复活,也死了,又复活了。死去的,是那个不肯长大的小孩子自己编织的白日梦;复活的,是神亲手放置在回头的浪子心中美丽的梦。我还是常常做梦,梦中的我依然在飞,因为“那等候耶和华的,必重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

也许有一天 神会藉我的手来抚慰孤儿寡母;也许有一天神会领我到地极去见证他的荣耀……虽然这所有的也许都还只是也许,但在基督里就不再是遥不可及的白日梦。我愿与主同行,为主争战,每日奔跑前面的路,打那美好的仗。举目仰望神的荣耀,全人仰赖神的能力,全心守候神的应许。

 

 

作者是一群生活在中国大陆校园中的年轻学生。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