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

 

 

 

 

 

文╱朱崇胜

 

 

 

 

牛郎织女恨

 

难得有一段空闲,紧张之余,趁凉爽的夜,携妻外出散步。

夏日的夜晚,气温比白天明显低了许多,但湿度较高,温润的风徐徐吹来,饱含芳草及泥土的新鲜馨香,使人感到周身清爽。远处郁郁葱葱的树木朦朦胧胧,像山水画那浓重的一抹。四周稀疏的树木落落大方,盛情邀来月亮的清晖,月光便尽情地流泄在悠悠苍苍的草地上,然后浸漫开去。

风儿撩人,时不时拂起妻子额前的柔发,月光沐浴下的妻子显得那样柔美。静坐草地,和妻子一同望天上的星空。牛郎和织女该是隔河遥望了吧!想起儿时老人们讲的牛郎织女,不免恨起那个作威作福的王母娘娘来。她那么专制,居然会施展魔法划出一道银河,把生死相依的人分开。而今,虽然身在美国,还是念念不忘那个美丽凄婉的故事,只是,“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已经被遗留在遥远的地方。我仰望头顶的天空,那里应该有时时俯瞰着我们、关怀着芸芸众生的上帝吧。

我问妻子:“你恨不恨王母娘娘?”

“我都恨死了”,妻子望着星空,显然也沉浸在同样的思绪里,“我觉得还是上帝好。”

是啊,上帝爱他创造的人,为男人特意制造了女人,让他们终身相伴。他的关心和爱护无微不至,不像王母娘娘如此鄙视人类。上帝可以让自己的儿子,以一个柔弱的孩童,以生命为代价来到人间,送来他的爱,而王母娘娘却高高在上。

妻子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多是自然科学知识,从小学,最后到获得硕士学位,从未接触到任何关于夫妻生活的教育。所接受的一点所谓的世界观教育,也不过是这主义那主义的东西。面对生活中的一些实际问题,缺乏认识和思考,因而有时无所适从,离现实生活的要求远远不够。

前不久,教会组织圣经学习小组去了一趟黑山,期间特邀了一些中文传教士为中国人授课。回来后,妻子直说获益匪浅。她更跟我谈她的心得,多次说起妻子对丈夫要有感激之情。我可以感觉到,妻子变得比以前更加乖巧可爱了。

 

 

地道守财奴

 

当我说起妻子的变化时,妻子含情脉脉地笑了,“你的变化也很大呀!”

我知道妻子所说的变化。

我出生在农村,生活的磨难,使我从小养成了一分钱掰开花的习惯。有人说这是一种优良传统,可我知道,这种优良传统背后的那种迫不得已,美丽词藻掩盖的是一种生活的艰辛。

记得我上小学时,没钱买作业本,就只好拿鸡蛋去和合作社换。有一次我偷偷把家里仅有的五元钱拿去买了三角尺和量角器。妈妈知道后,脑门上立刻渗出豆大的汗珠,那是妈妈用来买食盐等必需品的钱。无可奈何的妈妈没有打骂我,但妈妈那复杂、难以名状的表情,永远印在我的脑海里。

后来,妈妈整天盯着我家唯一的一只母鸡,等它下蛋,以便用来换取生活必需品。说来不巧,妈妈那时正值流产后体弱,本来还可以吃点鸡蛋补补虚弱的身体。但是那少得可怜的几个鸡蛋,要用来换东西,哪里舍得吃?妈妈只好趁在地里干活时抓一些蝗虫,回来烧了吃,以补充营养。吃多了,反而吃伤了,现在年迈的妈妈见到蝗虫还恶心。

这件事使我从此把钱看得十分重要。在北京上学时,有事出去,中午回不了学校,我宁可饿肚子,也不愿在外面花钱买东西吃。结婚后,也没有多少改变,妻子说我是地地道道的守财奴。

来到美国,我的确变了许多。因为圣经上说女人是男人的肋骨变的,男人与女人本是一体,因此,男人要善待自己的女人。所以,虽然经济并不宽裕,妻子喜欢吃中国菜,我们有时就开车跑遍中国店、越南店,只为买一些可口的蔬菜。有时妻子看到一些饰品,不禁想买,我也很少阻拦。

我尽我所能让妻子生活得快乐,妻子也变得为人着想。说来也怪,妻子理财的技巧反而提高了。

 

 

沙发的故事

 

说起这种变化,许多的朋友认为是因为远在异国,举目无亲,环境的变化造成的。但我知道并非如此。实际上我们来到美国之后,虽然没有亲人在身边,但我们有许多如亲人一样的朋友。

妻子先我来美,一个女子千里迢迢,远涉重洋,到完全陌生的国度求学,不少亲朋好友都很牵挂。妻子临上飞机前的一刻,我自己的担心也是多于离别之痛。

然而,妻子在美国生活得很好,因为妻子在这里有一些笃信基督的朋友。

在学校国际学生处的介绍下,妻子认识了Ann和Amy姐妹俩。她俩不仅帮助妻子学英语,还带妻子出去旅游,使妻子在了解美国文化的同时,生活也充满快乐。妻子刚来不久,寓所里没有家具,生活不便,姐妹俩就把家里的餐桌送到妻子的公寓里;没有菜刀,就送来菜刀。直到现在,我和妻子用的这套菜刀还是姐妹俩送的。

我在国内听到的多是不实宣传,想像中妻子生活得很惨。我来到美国后,惊奇地发现妻子搭建的小窝一应俱全,给人一个温馨的家的感觉,和我在中国时的想像相去甚远。妻子骄傲了一番之后,看我不解的样子,便给我讲了一个搬家具的故事。

妻子买来一套沙发,可沙发太重,妻子一人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搬运的,而且她也没有车。无奈,妻子只好找到圣经学习小组的Paul夫妇帮忙。可是他们也没有货车,于是Paul夫妇又请来他们的朋友,开上货车把沙发运来。由于沙发太重,搬运时打坏了走廊里的灯。妻子说由她赔偿,可他们说,灯是他们打坏的,理应由他们赔。妻子在讲这段往事时,从她的语气里,我可以感到她那充满感激的心情。

 

 

真实桃花源

 

其实,像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百忙中帮助外国学生修车的有之;为了排解外国学生的孤寂,请其到家里吃饭的有之;无私地帮助外国学生练习英语口语的有之;开车接送远路的人回校的有之。

我和妻子说着发生在自身周围的那些美好的事,细数身边善良的朋友。除了对他们有不尽的感激外,情不自禁地想到了慈爱的主耶稣──这些都是出于他的大爱啊。

走近主,我们时时可以感到一种博大的永恒的爱。他把那么多善良的人带到我面前,把那么多美好的事物带到我的现实生活里,使我生活充满快乐。他不但创造了人,而且还教导人、拯救人,使人间充满和谐,充满仁爱,充满美好。

其实这种爱,你时时处处都能感知,高天上流云,大地上甘霖;花草绿荫,潺潺溪流,日出日落,月落月升。哪一样不是你生活中的最妙?又有哪一样不是造物主的恩赐?

在这寂静美妙的夜晚,我忽然想起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来,陶公怀才不遇,历尽磨难,最后只有种豆南山下,过隐居的生活。我完全理解陶公的心情,谁不想生活在充满快乐、人人爱我、我爱人人的世界里?我同时也为陶公感到惋惜,惋惜他和他那个时代的人没有领悟到神的爱,只好生活在无法成真的想像里。

我庆幸自己生活在不同的时间和空间,一种现实的世外桃源里,它比陶公梦想的世外桃源更美好。这就是神佑下的伊甸园,神爱下的伊甸园,这里有许许多多像我这样快乐的人。

 

 

作者来自中国。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