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要真理问答(七之二)

圣经是神的话吗?

 

 

 

文╱骆鸿铭

 

 

 

“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希伯来书》4:12)

(续上期)

 

 

二、传递的准确性

 

目前所知,世界上有超过24,000本的新约古代抄本,这些抄本都是在印刷术发明前,用人手抄写的(古腾堡活字印刷在1450年代才发明)。如果把它与其他同时代的古代文件相比,例如荷马的《伊里亚德》,圣经传抄过程的严谨,远超过其他的任何书籍(甚至十本书集合起来也比不上)(注4)。

1950年代所发现的死海古卷(Dead Sea Scroll),也证实旧约圣经传抄过程的严谨。这些被藏在死海西北方山洞中的羊皮卷,是在公元前约150年左右,当时的一个特殊的犹太教团体(昆兰社团)所使用的文件,包含了现今所知最古老的旧约抄本。其中最完整的旧约片段,是《以赛亚书》全书。如果与今天所用的圣经相比,其吻合率超过99%;而其中许多差异,也只是文字拼写方式的不同。这说明了神保守他自己的话语,准确到什么程度。

 

 

三、预言的准确性

 

圣经中包含了许多对个人、民族、国家、历史事件的预言,其中绝大部分都应验了。在圣经中,神自己也说,预言的应验,可以作他自己权能的印证(《以赛亚书》41:21-23,26)。其中一个例子是在公元前六世纪,神藉着旧约先知以西结的口(《以西结书》26章),预言了推罗城倾覆的七个细节。在公元四世纪,这些预言都完全应验了(注5)。

当然,旧约中最重要的预言,是关于弥赛亚的。据学者统计,旧约含有300次以上对弥赛亚的具体预言,都在耶稣基督身上应验了(注6)。耶稣自己也说,(旧约)圣经,都是“指着自己的话”(《路加福音》24:25-27)。这些预言的应验,说明了圣经的可靠性与其神圣性。

顺便一提,在死海古卷出现前,最古老的旧约抄本只能追溯到公元后900年左右。因此,有许多十九世纪的圣经批判学者就认为,新约圣经里有关耶稣的事和旧约圣经所预言的,之所以有那么高的准确度,一定是在事情发生以后,被后人(基督徒)添加到旧约里的。死海古卷的发现,彻底否定了他们的理论。

 

 

四、考古学的证据

 

过去两百年考古学的发现,提供了许多证据,证实圣经历史的准确性。即使有许多人持批判的立场,但考古学的发现,一再证实圣经中所描述的人物、事件、地理、文化风俗,都不是凭空的想像,而是确有其事的记载。

当然,圣经对“历史事实”的记载,常常有其选择,也有作者自己独特的解读。因此,在阅读圣经时,要考虑作者的时代背景,以及他的身份所带出来的观点;也不能把当代的价值观,强加在圣经作者的著作上,否则就会做出错误的解读。这是在阅读圣经时需要注意的。

 

 

五、圣经的感化力

 

圣经对个人和人类历史,都展现出其独特的转变能力。历史上成千上万“重生”的基督徒,因为圣经的话,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观与价值观,用他们的生命,见证“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希伯来书》4:12)。这些影响超越了性别、种族、国籍、职业、文化背景、知识水平的限制。新约时代的罗马人认为,“怜悯是弱点,残酷是美德,没有比个人的名誉、忠于自己和自己的家庭更重要的事了”。他们对“性”的开放态度,也令人啧舌。但是,圣经所带出来的价值观,却改变了罗马人对美德与“性”的看法,在某种程度上,可说是挽救了西方的文明(注7)。

 

 

六、基督和使徒的见证

 

圣经经常对本身内容的权威,做出令人印象深刻的见证。例如,在旧约中,“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和华如此说”出现过上百次。这不是一句说教式的陈腔滥调,而是表明先知在评述当代的事件和预言时,拥有神圣的权威。

新约圣经的作者,也不断使用“经上记着说”这个片语;保罗也告诉我们整本圣经是神所默示的(《提摩太后书》3:16);在一些地方,圣经甚至被“拟人”化,以致于在一些经文(注8)中,“神”和“圣经”等同。

另外,耶稣基督经常引用旧约的话、且称它们为“神的道”(《约翰福音》10:35),是他和所有的人都要遵守的(注9)。

这些推断都是基于一个事实:圣经既然是神启示自己的文字记录,而神不能撒谎,也不能欺骗人(《民数记》23:19),也就是说,神自己的信实,保证了圣经的可靠性。这个可靠性,使耶稣基督和使徒都相信圣经是神心思意念的表达,都是永远可靠的。因此,他们才能根据圣经去论证,因为,“经上的话是不能废的”(注10)。

从这些例子中,我们可以得到这样的印象:圣经说的,就是神说的,是带有神的能力和权威的;是要给我们遵行,不仅是供我们“参考”的。

 

 

七、圣灵作出保证

 

最后,真正使人能相信圣经是神的话,是上帝透过所谓“圣灵的内证”,向世人作出的保证。

威敏斯特信条(1647年)第一章第5条(Westminster Confession 1.5)说:“我们可能会受教会所作之见证的感动与影响,因而对圣经有高度敬畏的尊重。圣经主题属天的性质,教义的效力,文体的庄严,各部的符合,整体的范围(为将一切荣耀归给上帝),人类惟一得救之道充分的显示,和其它许多无比的优点,以及全体的完整,都提供丰富的证据,论证圣经本身为神的话。然而,尽管如此,我们之所以十分接纳并确信圣经无谬的真理性与属上帝的权威,乃是由于圣灵内在之工,藉着上帝的话,并与上帝的话一同,在我们心中所作的见证。”

这种见证是照明信徒原本黑暗的心,以致于能认识福音书中的耶稣,以及圣经的话。而此见证的结果就是我们的心被改变了,如同味道和色彩印在我们的感官上。其结果是,我们不再怀疑基督的神性和圣经的神圣来源。

在信仰的过程中,只要我们带着谦卑的心,愿意领受上帝的教导,上帝会亲自向我们证实圣经是他的话,这个见证远超过人类的论证(无论其论证多强),以及教会的见证(无论它给人的印象多深)。

亲爱的朋友,基督教是对真神、人类的创造主和救赎主的敬拜与事奉。而它的根基,就奠定在神对自我的启示上。因为除非上帝定意要使他自己成为可知,没有人会知道有关上帝的真理。值得我们感恩的是,上帝的确这样作了。圣经的66卷书,就是上帝自我启示的记录、诠释,和具体化的表达,是上帝自己对自己的见证,是永恒的上帝对人类的教导。

我们当用敬虔的心,来认识圣经;透过圣经,来认识上帝。

 

注:

  1. 麦道卫着,《新铁证待判》,更新传道会出版,2004年,118-121页。
  2. 同上,519-525页。
  3. 同上,451-498页。
  4. 引自Breakpoint Commentaries: “Rome”, by Chuck Colson, September 23, 2005. http://www.pfm.org.

8 例如,《罗马书》9:17;《加拉太书》3:8;《马太福音》19:4-5。

  1. 《马太福音》4:4,7,10;5:19-20;《路加福音》4:16-21;18:31-33;24:25-27,45-47。
  2. 《约翰福音》10:5。另参考《马太福音》5:18;《路加福音》16:17。

 

 

作者为本刊执行编辑。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