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灵镇静Be Still, My Soul

 

 

 

 

文╱周瑞芳

 

 

 

今年9月,Rhealene,这位40年如一日在我们教会以管风琴事奉神的姐妹,终于在与癌症奋战两年多后,回到天父怀抱。

她是个极有天分的钢琴家,以超级视谱能力和几乎完美的伴奏闻名。1999年她欣然地答应为我的CD《我宁愿有耶稣》伴奏,以此服侍中国弟兄姐妹。录音的过程极其顺利,满有神的同在。

后来我亲眼看着她,如何昂然坚强地度过一次又一次的化疗。我常想,在这样的痛苦中,她是如何维持心灵中的安宁而无一丝埋怨?更何况近几年,教会在崇拜音乐上的冲突,带给她许多压力;因此而造成的分裂,也使她更加伤痛。

就在她举行告别演奏会之后,她特意打电话来,请我在她的追思礼拜中,读《约翰一书》中彼此相爱的经文。她愿藉她最后一个无声的见证,让主得到荣耀。她像保罗所说:“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哥林多后书》4:16-18)

有人说,“知道如何面对死亡,才真正知道如何活着”。这话对这姐妹是多么贴切!大多数的人都忌讳死亡这话题,但许多基督徒却平安喜乐地面对,甚至盼望它的来临。这也就是〈我灵镇静〉这首圣诗的作者所写的:“我灵镇静!上主今在你旁。”有什么力量,比创造之主的同在更坚强呢?

许多信徒也能体会诗中第三节所描写的:“我灵镇静:当亲爱的人离世,泪眼中全然黑暗。你却因此更佳体会主的心和主的爱,他亲自来安慰你的忧伤和恐慌。我灵镇静:你的主要以他自己的丰富来代替他所取走的一切。”

许多基督徒有过如此经历之后,终能像约伯一样,说:“我从前风闻有您,现在亲眼看见您……”

如何能得心灵宁静呢?这首圣诗的作者强调:先要安静在神面前,然后清楚地认识神。正如《诗篇》46篇最后一节说:“你们要休息(安静),要知道我是神。”一个人在痛苦中如果能安静下来,默想神是谁,他就能知道(认识)神,才能如〈我灵镇静〉这首圣诗的作者一样,体会到:主必背负我们的重担;我们不动摇,因他是磐石;主一句话能叫风浪平息,他岂不能掌管我的前途?

在这首圣诗的最后一节,作者意识到,终有一日,一切世上的失望、眼泪、惧怕都要过去,也不再忧伤,将有纯净的爱及平安福乐,直到永恒。

圣经上说,圣徒之死是何等的美!正因为他们活着的时候,追求认识爱他们的神,并经历神的同在,所以他们是欢欢喜喜地盼望迎见他们的救主,并享受那永远的同在。这是何等信心的盼望!

这首诗是一位十七世纪左右,德国女作家Katharina von Schlegel的作品。原作以德文写成,共有五节。十九世纪时译为英文,配上当时有名的作曲家西贝流思(Jean Sibelius)的“芬兰颂”(Finlandia)的主旋律,因而广传。

据说,里达尔(Eric Liddell)就极其喜爱这首诗歌。这位在天津出生,在一个苏格兰宣教士家庭长大的基督徒,于1924年巴黎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中,因坚守与上帝立的约,拒绝在主日参加他最拿手的100米赛跑,而改参加在另外一天举行的400米赛跑。最后,不负众望,为英国赢得一面400米田径金牌。(此故事被拍成电影《火战车》Chariots of Fire,获1981年奥斯卡最佳电影奖)。奥运会后的次年,他就放弃一切,回到中国农村宣教。二次大战时,他被日军囚禁在山东的集中营。在狱中,他把这首他所喜爱的圣诗,教给了许多被囚的人。最后虽因脑瘤死在集中营,但这首诗歌和他的信心见证,却永远深印在许多同受患难的朋友的心中。

(一)

Be still, my soul: the Lord is on thy side.

Bear patiently the cross of grief or pain.

Leave to thy God to order and provide;

In every change, He faithful will remain.

Be still, my soul: thy best, thy heavenly Friend,

Through thorny ways leads to a joyful end.

我灵镇静!上主今在你旁。

忧痛十架,你要忍耐担当。

信靠天父,为你安排主张;

万变之中,惟主信实永长。

我灵镇静!天友最是善良,

经过荆棘,引到欢乐地方。

(二)

Be still, my soul: thy God doth undertake.

To guide the future, as He has the past.

Thy hope, thy confidence let nothing shake;

All now mysterious shall be bright at last.

Be still, my soul: the waves and winds still know

His voice Who ruled them while He dwelt below.

我灵镇静!一切主必担当。

未来引导,仍像过去一样。

莫让何事,动摇信心希望;

日前奥秘,日后必成光明。

我灵镇静!风浪仍听主命,

正如当年,遵主吩咐平静。

(三)

Be still, my soul: when dearest friends depart,

And all is darkened in the vale of tears,

Then shalt thou better know His love, His heart,

Who comes to soothe thy sorrow and thy fears,

Be still, my soul: thy Jesus can repay

From His own fullness all He takes away.

我灵镇静!当挚友已远飏,

在泪之谷,一切全然黑暗;

更佳体会,主的爱心深长,

亲来安慰,你的忧愁恐慌。

我灵镇静!耶稣必要补偿,

以其丰富,替代一切心伤。

(四)

Be still, my soul: the hour is hastening on.

When we shall be forever with the Lord.

When disappointment, grief and fear are gone,

Sorrow forgot, love’s purest joys restored.

Be still, my soul: when change and tears are past

All safe and blessed we shall meet at last.

我灵镇静!光阴如飞过去;

那日与主永远同在一处。

失望忧惊,那日都要消散;

重享纯爱,忘记一切愁烦。

我灵镇静!那日眼泪抹干,

我们欢聚,永享恩眷平安。

 

对圣诗有兴趣者,欢迎与作者联系:christineliu1117@yahoo.com。读者并可上网聆听:http://cyberhymnal.org/htm/b/e/bestill.htm

 

作者为女中音,任教中华基督教音乐崇拜研究院。曾录制《世纪圣诗》第一集《我宁愿有耶稣》。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