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挪亚洪水是否是“全球性”的探讨──回应第65期《亚伯拉罕以前的肥沃月弯》

 

 

 

 

文╱陈福平

 

 

 

圣经既是神的话语,自然有许多超越人的理性、引人争议的记述。读了《海外校园》第65期,“圣经考古”专栏中的《亚伯拉罕以前的肥沃月弯》一文,笔者甚为赞同作者认真查考的精神。但是对于挪亚洪水,笔者则认为是全球性的。

 

 

第一

 

当时人类生活的“天下”,或只在于“肥沃月弯”,但是天空的飞鸟,地上的活物,不一定也只生存在这区域里。若洪水只是区域性的话,那么,神就不必担心它们会被灭种,而特意吩咐挪亚一对对地带到方舟上。

 

 

第二

 

说到当时天下的高山都淹没了,如果以现今的天下高峰,及目前水文方面所估的全球总水量推测,或许不可能。然而,当时天下高山有多高呢?最高峰是哪个呢?

根据地理学方面的资料,当今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8848 m),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8611 m)所在的青藏高原(也正是世界第一高原),平均海拔4000-5000 m,远比全球陆地平均高度的875 m高得多,并有许多高逾6000~8000 m的高峰。

该高原不仅高,而且宽广,面积约为250万平方公里,因此被称为“地球的第三极”。

然而,它却是地球形成时代最新的高原。据板块构造学说,它的成因是印度板块与欧亚板块间大规模的相向运动,因碰撞而急剧隆起、之后不断上升,目前还在微升。所以,就算它在挪亚洪水时已经形成,也不会有现在这么高。

这说明,我们不能按现有的高山的情形,去推断当时洪水淹没的范围。

 

 

第三

 

水库建成蓄水后,还可能引发地震。据报导,全世界至少有几十座水库,在蓄水后地震活动增强。甚至原来以为是“无震区”,都发生了破坏性的地震。如:印度孟买市的东南230公里处的柯伊纳大坝,法国蒙台纳尔拱坝,中国新安江水库及丹江口水库等。

由此可以推测,如果洪水是全球性的,之后将会引发怎样的地壳、地质、地貌大变动呢?

1)原有的山体大规模的滑坡,形成许多断崖峭壁。现在全球许多山地、丘陵,都可以看到这样壮美的景观。它们在全球的分布情况,也许可以成为当时洪水所及的证据。也许可以通过测定其裸露岩壁的风蚀程度,来估算它们裸露的时间,以推算洪水发生年代。

2)河流堵塞、改道、甚至被埋没。也许那从伊甸园分流而出的四条河,正是在那时被封堵埋没,只剩下样貌不同的两条。

3)地震加剧,大陆架断裂,火山爆发。被称为“地球的创痕”的“东非大裂谷”,裂谷带附近地壳运动极为活跃,岩浆活动剧烈,高山林立成群,地震至今时有发生。

4)大陆断裂后,板块挪移。

也许,大洪水之后,地球开始了第二次的“造山运动”。无论如何,大洪水前后,全球的地壳、地质、地貌,必定是面目全非了。也就是说“地理熵”的值(由热力学第二定律引进的概念),必定骤增了许多,整个地理系统的秩序,变得混乱、无序(其它如水文、气象、海洋地理等也是如此)。

这反过来说明,洪水前的地理状态等,原是和谐、有序的,因为神创造后看为好的(《创世记》1:1,9,10)。也许那时“天下高山”不是很高,海沟也没有那么深,使得洪水淹没“天下高山”成为可能。

 

 

第四

 

世界各地的煤矿(还有其它的矿藏),或许就是那时开始形成的,许多的原始森林,被火山灰、岩浆、滑坡的山体焚烧,堆压而成。若是这样,测定地下矿藏的形成年代,便能大体推出那洪水发生的时期。

 

 

第五

 

洪水之后,神把彩虹放在云彩中,作为与挪亚及后代,还有地上一切的活物,立约的记号,保证不再降如此大的洪水,来惩罚世界、毁坏地面(《创世记》9:8-17)。

的确,彩虹的出现,就能证明神没有再这样全球性降雨了──关于彩虹的形成,我们已知道只要是局部的降雨,你就能从有阳光的一侧,观赏到阳光被云雾折射而成的彩虹。也就是说,除非是全球同时降雨,或者说全球的白昼区刚好全部同时降雨,否则,地上必有彩虹出现。

当时降雨是连续的四十昼夜,就说明不会只在白昼区降雨。也许有人要说,只要在有人居住的区域“肥沃月弯”降雨,即使区外有彩虹,区内的人类也看不见的。但要知道神是信实的,神不只与人,也与地上的活物立约,并且不是以人是否看见彩虹为准,而是以神看见为准(《创世记》9:16)。

神把彩虹作为永远的约记,说明在以前的世代,人们从未见彩虹出现过。也就是说,自从神造齐了天地万物之后,地上从未下过雨,但有雾气从地上升腾(《创世记》2:5,6)。整个天空也许都是白濛濛一片,见不到晴朗的蓝天、白云。也许这样的气候环境,最适宜生命的存活,当然地理环境也相当适宜,所以人可以活到八九百岁。

而洪水之后,火山烟灰、森林烟火等,污染了大气,腐臭的尸体侵蚀了水土,气候、地理环境的大幅恶化,以及食物结构的改变(可比较《创世记》2:16与《创世记》9:3),也许再加上从太阳、太空来的辐射之类,因地球雾气的屏蔽的消除及臭氧层变薄,而长驱直入对人体造成的伤害,使得人的寿命一下子减少到一二百岁。

然而,人类还不知其祸,以为是“混沌初开”了(“盘古开天地”,大概就是那么想像出来的)。当人看到了亮丽的太阳,蓝天的白云,看到了似乎是不太高的夜空中闪亮的星星、月亮,那曾被“蒙蔽”的无穷的想像力,被激发出来,以为只要攀上高山,登上塔顶,便“伸手可摘星”了。

并且,也许他们从火山岩浆的凝固,及被烧过的泥土变得坚硬如石,而得到了“烧砖当作石头”的启发(《创世记》11:3),人的自我开始膨胀了,便欲建造巴别塔,并要塔顶通天,来宣扬人的名(《创世记》11:4)。

 

 

第六

 

至于地球的总水量(包括空气中),到底有多少,实难以测算得准。但不论是圣经上还是科学方面,公认的一点就是:地球的初始状态,表面都是深水包裹着的。之后藉着气体的产生,和球体(沙土)的内聚,陆地呈现了出来。所以,当神让这些空气中的水再降回到地面时,陆地自然又会被淹没了。

也许我们会说:让空气中所有的水分都落回地面,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个问题可以从两个方面来想:

1)按常规说这应是不可能的。但挪亚洪水是个神迹。

2)就算按常规来说,现在不可能再发生这种事,那么这个常规,不正是神与挪亚以及后裔所立的彩虹之约吗?神不正是在实践他的约定吗?

 

 

作者来自中国福建,现居澳大利亚。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