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水浴

唯有住在他里面,我们才能随时有真理与生命的“热水浴”。

 

 

 

文/文屏

 

 

 

旧金山湾区的好气候,使不喜欢穿袜子的人,比如我,有了率性发挥的条件,可以一年四季几乎都光着脚进进出出。

可是也有问题,尽管问题不大:一是从外面回来时,脚底常会觉得家里的地毯很脏有些东西硌脚,不免让我叹息家里脏得实在太快,收拾两个小时,弄脏二分钟,怎么跟厨房效应一样,做饭两个小时,吃饭二十分钟?劳动和劳动效果的维持,有点让人气馁地不太成比例。

二是,没有铺地毯的地方出奇的冷,所以我脱鞋的时候,常要歪站在脚掌侧面的那一小窄条上,尽量减少与冷地板的接触面积,等一旦摆脱了鞋子,就脚尖点地赶紧蹿开。

一天我回家后,照常表演侧掌功和脚尖功,然后立刻钻进楼上浴室洗尘,因为当时有事,需要让我赶紧打理仪容。当我热水浴出来,一双干干净净的赤脚走在入浴前的“脏地毯”上时,脚下的感觉却完全变了,不仅不感到脏,反而感到地毯的质地清爽细腻,像是有谁趁我洗澡的时候,给地毯玩了魔术,变得干净可人的很。

甚至连原本寒气逼人的磁砖地也改了秉性,只是凉爽而已,让我可以将脚掌完全贴伏在上面,而心脏仍然妥妥贴贴,没有冷气来嘶嘶地穿透。脚掌离开时,也会在地上踩过的地方,留下两团温暖。

我才明白,原来,脏的不是地毯,是我自己的脚;冷的也不是磁砖地,而是我自己不够热。我的脚上有自己的汗腻和路上惹来的尘土,它们造成一双脏脚。这些脏隔在我和地毯之间,让我感受不到地毯的好;而我有问题的饮食习惯和缓慢的血液循环,也使我需要的营养和能量不够,让我稍稍碰到一点冷,就冷到心里。

这活像一种生命的光景。我们自己的不好、不义,我们自己的罪和罪性,有时也是这样蒙蔽我们,隔在我们和环境之间,隔在我们和他人之间,隔在我们和上帝之间,让我们得出错误的感受和判断。本来是自己的问题,却以为是环境不好,是别人不好,是所遭遇的不公正,是上帝耳聋和健忘、不慈爱……真是庸人自扰,白叹息了。

难怪上帝要我们圣洁。因唯有圣洁,我们才会有从洁净的“赤脚”而来的能力和敏感,才能去好好辨识所遭遇的,会领略上帝所赐给我们的一切祝福,领略上帝本身。

难怪上帝也要我们常住在他里面,因为唯有住在他里面,我们才能随时有真理与生命的“热水浴”,让我们在“红尘”中行走,得以随时洁净、回暖。因为有这样的热能补给,循环在我们身上和心里保护我们,我们就不会再害怕踩在冷瓷砖上了。我们不仅不至于受冻、受凉,反而会在冷地上留下温暖。

 

 

作者来自贵州,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现住加州。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