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相助

后现代的社会不再有绝对的道德标准。基本上,是“零道德标准”。人们是以自己的感觉来评定道德规范,只要自己觉得这样做是有理由的,那么就不是不道德。

 

 

 

文/心渔

 

 

 

零道德标准

 

朋友打电话来,没开口就放声大哭。她一向个性开朗,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等她抽泣声渐渐降低,她结结巴巴地告诉我,刚与丈夫大吵一架,因为发现丈夫看色情书刊。我能够做的就是陪她哭,为她祷告。

这并不是一个单独的特例。2003年11月,乔治巴拿组织发表了美国民众道德状况的调查结果(注1)。他们发现,多数美国人认为赌博(61%)、同居(60%)、性幻想(59%),在道德上是可接受的。其次,有近半数的美国人认为,堕胎(45%)、婚外情(42%),在道德上是可接受的。此外,还有大约三分之一的人认为,看色情照片(38%)、说脏话(36%)、酗酒(35%)、同性恋(30%),有何不可?

乔治巴拿因此预测,“统计资料显示,美国人的道德观可能会持续恶化。因为与我们两年前所做的调查资料相比,显然有更多的成人认为,这些行为在道德上是可接受的。”他又指出,多数人看不到自己有份于社会道德下降,“我们访谈的多数人认为,自己拥有高的道德标准,其他人是造成国家道德低落的原因……”

也许我们会说,那是美国人啦!我们华人不会这样子的。然而,交通电信的发达,早已经缩短整个地球的距离,道德恶风早已侵入中国。以色情网站为例,2004年10月10日,中国公安部宣布,自7月16日全国打击淫秽色情网站行动开展以来,中国警方已关闭了淫秽色情网站1125家。

到底问题出在哪里?研究后现代社会的知名学者遂特博士(Leonard Sweet)指出,“后现代文化己患了流行性感冒──道德流行性感冒”(注2)。

后现代的社会不再有绝对的道德标准。基本上,是“零道德标准”。人们是以自己的感觉来评定道德规范,只要自己觉得这样做是有理由的,那么就不是不道德。“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的口号,最能描绘出新一代的心境(虽然,在心灵深处,他们又感觉到哪里不太对劲)。

 

 

勿束手待毙

 

社会零道德的现象,以及靠感觉走的趋势,是时代对基督徒的挑战。基督徒不需要束手待毙,因为基督徒的确握有增强道德免疫力的钥匙,可以成为正面影响社会,甚至成为捍卫后现代道德的先锋。这不是痴人说梦,而是上帝提供给人的一份真实的自由──选择不犯罪的自由。

毋须再做罪的奴仆,这是许多上帝儿女的亲身经历。在拥有这种不做罪恶奴仆的自由之下,基督徒要学习的,是怎样在生活中持守圣洁,不受败坏的道德之风所影响。

救恩不仅是拿到一张上天堂的门票而已,更使人有能力拒绝罪恶,让人今生就活在上帝的国度中。

基督徒所面临的时代挑战是,如何检讨传统说教的论理方式,寻觅更切合在后现代社会传递生命大好消息的方式。当基督徒用神所赐予的完全救赎,活出一个新的生命,散发出自由的喜乐,他们就会在所居的社区里成为人人称羡的明灯。

除此之外,在面对资讯网络世代时,教会应该投入财力与人力,制作出美好、幽默、以基督信仰价值观为基础的影片、电视节目、网页,让世人认识基督教信仰绝不是刻板、无聊,而是充满活力、谐而不谑的信仰。

世人会因“感觉”到基督徒充满平安喜乐的生命,从而心生羡慕,也愿意一尝这份救恩的平安与喜乐。

 

 

隐善与扬恶

 

对了,我还没告诉你刚才我提到那个看色情书刊的人,不但是基督徒,还是教会领袖。并且,他并不是惟一的。

一项全美国调查结果显示,有20%的神职人员,有看色情书刊、网页等问题(注3)。2000年美国爱家协会的牧者关顾热线(Pastoral Care Line),接到的约20%的求助,是关于牧者看色情网页的问题(注4)。

若是牧师都有这样的挣扎,更何况是信徒呢?我们个人能采取什么实际行动,才能持守得住在基督里的自由与喜乐呢?

首先,我们必须愿意面对自己的问题。

乔治巴拿在做民调时,指出多数人看不到自己有份于社会道德下降。中国人很爱面子,更是强调要隐恶扬善。

扬善固然是美德,但隐恶是滋生罪恶的温床。因为在阳光下,蟑螂、老鼠只有四散逃命的份。所以,我们必须要愿意把自己的罪恶,暴露在上帝的光中,诚实地面对上帝,不再隐藏。

倘若你觉得自己已经失去喜乐,或是不觉得信仰带给你喜乐,只是日复一日的过日子,那么你就要反省,生命中是否有任何罪,妨碍你得到信仰的喜乐。

这喜乐并不是只在受洗成为上帝儿女的那一刻,这喜乐应该如同泉水般,从心头涌出来。有时这份大喜乐会漫溢到,有人伤害你或激怒你,你也会不以为意,就像灰尘沾不上身一样。不但如此,你的喜乐与自由还必会感染周围的人。

其次,若你有隐恶,要趁早求助,不要想单靠己力解决。

布克比牧师在他新书(注5)中一再强调,救赎是个人的事,但却不是个人私事,是关系到整个教会群体的。一位肢体受伤,整个身体都受到影响,这是圣经的原则。

这两天,听到一个令人扼腕的消息。一位我素来敬重的教会老传道人跌倒了,落入酗酒和同性恋的巢穴中。其他教会领袖指出,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他太有名,且没有人与他同走,孤立了。

在伤心为他代祷的同时,我忍不住呼吁弟兄姐妹,上帝的大爱与大能,足以饶恕我们的罪恶,并且释放我们得自由。然而,我们需要弟兄姐妹与我们同走,指出我们的盲点,彼此扶助,彼此守望代祷,得以不落入罪恶的陷阱中。

鲁益师(C. S. Lewis)说过:“任何一种罪都与骄傲脱不了关系。”王志学牧师亦指出四点骄傲的记号:说不出口“我需要帮助”、不听人的劝告、不祷告(靠自己)、长时间没认错。

若是愿意把自己的隐恶,向一位可靠且能够同走一段的同性弟兄姐妹吐露,请他(她)为你守望,会帮助你从隐恶中得释放。

不但如此,在信仰的道路上,我们都需要向可靠的同伴坦露真我,让人纠正我们的偏差,并且指出我们的盲点。这是防止我们落入道德陷阱的最佳保护。听人对我们的指责时,我们多半心里不是很好受,然而,“良药苦口”,这也正是操练谦卑的好时候。

 

 

怀中正有宝

 

《历代志下》7:14记载了一段上帝说的话:“这称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祷告,寻求我的面,转离他们的恶行。我必从天上垂听,赦免他们的罪,医治他们的地。”法规与应许总是紧密并行的:我们若照上帝的话语去行,不仅是自己得福,世人也因而得福。教会是否能为零道德的后现代社会,提供道德指标,成为时代的尖兵,就有赖于上帝子民在生活中汲取宝贝──上帝的救赎大能,活出上帝的国度在人间。耶稣二千年前教导门徒要做光做盐,至今仍是基督徒的生活指标。

 

  1. 这项统计调查资料,是在2003年10月份,以电话抽样,访问美国48个州的1024名成人的结果。详情请参网Morality Continues to Decay, November 3, 2003,http://www.barna.org/。

(编者注:请看下面的图表摘译)

  1. Leonard Sweet, Soul Tsunami, Zondervan, 1999.
  2. Charisma Magazine, Jan. 2001 edition, people events.
  3. Christine J. Gardner, Tangled in the Worst of the Web─What Internet porn did to one pastor, his wife, his ministry, their life, Christianity Today , 2001.
  4. Henry T. Blackaby and Melvin D. Blackaby, Experiencing God Together.

 

作者现居加拿大渥太华。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