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从大脑到心灵的隧道

人应该活出自己的尊严与本真,即使外面的世界和人们怎样恶劣,人都不应该为自己的沉沦找藉口。

 

 

 

文/逆风

 

 

 

序曲

 

他曾经写下一首歌曲,来表达他的信仰,就让这首歌曲做他的信仰见证的序曲吧!

世界纵有劳苦重担,我们也受痛苦鞭伤,但是我们不再忧伤,因为我信爱是永恒。

大海虽有潮起潮落,人生也有风霜雪雨,但是我们不再彷徨,因为我信雨后彩虹。

世界纵有罪恶幽暗,太阳也曾被云遮盖,但是我们不再绝望,因为我信主必得胜。

 

 

诗人的梦与梦中的诗人

 

他曾经在写给他心爱的姑娘的那本《心灵的故事》中,写下了这个主题。诗人有梦,诗人活在自造的梦中,是世人的不解与冷漠成就了诗人;诗人蓦然惊醒,原来世人不需要诗人。于是他自我疏离,我行我素,怀着一种“谁终将划亮闪电,谁必将如云漂泊”的信念。

是一种信念和习惯,支撑了诗人的生活,诗人的意义建立在诗人自造的理想国中。这是千年的太息,百年的孤独。

但是当理想的大厦——诗人的梦倾倒崩溃后,还有什么给诗人活着的勇气和希望?

他生活在一个贫苦的家庭,不是由于父辈的懒惰和愚顽,然而不公的开始,定格了人的一生。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哀和叹息。

妈妈的泪水和忍耐,给他的是一种辛酸深沉的爱和一种正直的人格。同学的一杯水,激起了他强烈的自尊。“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他信奉着个人奋斗,除了奋斗,他别无选择。

他走得很顺利,他是一个永不满足的浮士德,他要用他的血泪和人格,为自己树立一座人生的丰碑。然而更大的成功引起他更大的自卑。又有谁能留住眼前的一切到永恒?等待他的如果不是在追求中死亡,就是在满足中堕落。

 

无法证实且无法证伪时

 

那年复活节他第一次接触福音,一曲《因他活着》,扫除了非典的阴霾和他心中的幽暗。在团契里,他找回一种人生的本真,弟兄姊妹的爱使他感动。

然而他是一个不畏惧思考的人,他的信仰之路是一条思考之路,他的信仰必须穿越从大脑到心灵的隧道。信仰必须立足于真理上,否则就会成为一种别有用心的道德说教。满嘴皮仁义道德,满肚子男盗女娼,中国的历史教训还不够深重吗?

尽管理性的尽头是无尽的空白,但他决心用足他有限的理性。他发现有神论和无神论都无法证实和证伪,信仰于他是一种人生路向的选择。因为他觉得有限的人活在不完善的世界中,人不应该放弃理想国的追求。这是自由意志赋予人的责任——人应该活出自己的尊严与本真,即使外面的世界和人们怎样恶劣,人都不应该为自己的沉沦找藉口。

他虽然不能确证自己所信的,但他相信千百年来人们深信不疑,以致不惜用生命去捍卫的信仰,绝不是一种虚幻的迷信,也不相信这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心理安慰──自己都不相信,又怎么会为之付出生命?那些“无知”的渔夫,那些惊慌遁逃的门徒为何归回?殉道者的血又说明了什么?十二门徒的殉道,难道不足以引起人们对福音的深思和确信?他相信圣经所启示的一切了。

 

 

为万世开太平之定限

 

不过在此之前,他曾信奉过儒家,带着一种“自强不息”的刚毅,走着他个人奋斗的道路。他也做好了悉见五蕴皆空,采菊东篱的准备。还自嘲孔子也曾困顿陈蔡,藜羹不糁。自己但待到孟子的“五百年必有王者兴”之时,或就可成为“其间必有名世者”了。

如今他问自己:你可以选择儒家,但是当你高喊“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时,你是否意识到宏大话语背后人生的定限?未知生、焉知死,连生死都不敢直面,又谈什么人生的不朽?一个不追求真理,一个回避真理的人,又怎能“为万世开太平”?

佛说,终生皆苦,一切源于人的贪嗔痴。悉见五蕴皆空,你又为何这样执着,为何不抛去一切名利权势,用三昧的真火烧尽一切福禄寿的图腾,去追寻一种人生的涅槃?然而虚无中能追求到意义吗?涅槃的追求何尝不是一种执着?人真的有成圣的佛性?自造的偶像真能给人带来安康?

幸而这里还有另一种信仰。有一位神,本可以坐在荣耀的宝座看着人类堕落,然而他爱世人,为了救赎人类的罪恶,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三天后却从死里复活。因他的鞭伤,人们得到了医治;因他的鲜血,人们得到了救赎。牺牲的爱,战胜了一切罪恶,战胜了无知冷漠带来的仇恨,也战胜了死亡,给罪人,给苦难中的人们,带来了福音;也给那些为富不仁,无恶不作的、悖逆上帝的人,带来审判的宣告。

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因为上帝是信实、慈爱和公义的。在神的审判台前,又有谁能站立得住?但是神爱世人,甚至赐下自己的独生子,叫信他的人不至灭亡,反得永生。上帝给人选择的自由,但是人必须承当起由选择而来的责任!

他敬畏真理,他愿意选择这样的人生,于是他接受了这样的信仰。

 

 

只放下因之而来的骄傲

 

他曾执着于所得所失,但如今,他发现失去的只是虚无的幻象和人生的锁链,所得的是永恒的生命、无尽的恩典、真正丰盛的人生。他过去总生活在别人和自己编织的梦中,现在他可以活在真理和自由中。

他曾执着于娜拉出走后怎么办的挣扎中。他担心自己可能归回和堕落,因为鲁迅曾经悲观地预言,娜拉走后必定是归回或堕落死亡。但他渐渐明白,圣灵与他同在,他已是新造的人。他的信靠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深思后人生路向的选择。更何况上帝施恩的手正护庇着他,又有什么能使神的爱与他隔绝?

他知道自己不是孤独的。《宣教的中国》,使他看到复兴的火。纵使教会内有着各种的问题,但是这是一个信仰的团体,而不是一个行政的组织。爱在这里,光明在这里;真理在这里,盼望在这里。他于是愿意委身教会。

于是他认罪、悔改、信靠、跟随,愿意忘却背后,努力向前,向着标竿直跑!这是他人生最大的选择,一个深思后的选择。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将去向何方?我应该做什么?我有什么希望?这些绝不是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而是一份人们无法回避的生命答卷!

知识分子信主不需要放下已有的学识,只需要放下因之而来的骄傲和固执。在与牛津大学的教授及学子的交流中,他明白知识分子对待信仰,要的是一种知性的真诚——敬畏上帝是智慧的开端。

 

 

这个世界意义上的死亡

 

他曾试探神,他的信仰需要确证。他迷恋于神迹和信仰的此岸和所得。因为他深爱一个女生。他鼓起勇气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是:“同学,我们能做个朋友吗?”此前他们的眼光曾在闪烁中触碰了一年。他曾为她写了几百页的书信,天南地北、信仰人生,无所不谈。早上为她歌唱,为她祷告,送她圣经,因为她的温柔与善良。

梦中的诗人编织着自己的梦,他渴望神给他一个应许,因为神说过:“叩门就开门,寻找就寻见。”他笃信凡事等待,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他相信爱是永不止息。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他没有机会执着于他愿意为之生为之死的爱情。

信仰不是狂热,也不是幻想,而是真实的生活,他终于明白了。的确,主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而且要得更丰盛的生命。但是主给我们的,是我们所需的,而不是所要的。失败使他再一次明白,有了信仰的人还是会遇到失败、遇到苦难、遇到试探,还会遇到各种具体真实的问题。但是我们即使被打倒了却不至于灭亡。功利可以领你进信仰的窄门,但信仰若不升华为一种超越的追寻,却永远停留于现实的证明、功利的计较,那你永远不会知道信仰是什么,也不会明白什么是一个真正的人。

经历了一系列的试炼,可以说,按世俗的眼光,他彻底地失败了——他“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理想没有了。“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刚毅也没有了。他甚至放弃了曾为之执着的爱情,放弃了证明真理的勇气。

理性竟然给信仰让路,等待他的,就是这个世界意义上的死亡。但是他却在另外一个世界复活了,他成为了一个新造的人。

虽然他仍真实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带着敬畏,带着盼望,带着爱和信,只不过他会记得,他是世界暂时的客旅。穿越从大脑到心灵的信仰隧道,他已经走过了。他期盼着有一天,他也能像保罗一样坦然地说:“主要我走的路,我已经走完了;主要我守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主要我传的福音,我已经传完了!”然后,带着一种盼望,开始另一个世界的旅程

 

 

作者现住北京。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