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边的眼泪

在山水甲天下的桂林漓江,我一次次被自然的力量折服,我一次次地承认人的渺小。

 

 

 

文/明珠

 

 

 

 

一只温暖的手套

 

十八年前,我十五岁,读高中一年级。由于初中升高中时紧张,繁忙的功课和精神压力,使我生了神经衰弱的病,导致头发大面积脱落。于是,妈妈带我去看中医。在中医院里面针灸治疗。每天下午就有四十多分钟在医院度过。

有一天,我正坐在椅子上边扎针边看书,一个女孩走过来与我同坐一条长椅。她看着我,问我:“你信神么?信主么?”我笑笑说我不信。她也安静地笑笑,没说什么。第二天又碰到她,她对我说起她的事。

她是个大学二年级的学生。一天,她丢了手套。东北的冬天是很冷的,没有手套是不能出门的。可她刚好又没有钱了,无法买新的手套。于是她向主祷告,求主赐给她一副手套,好让她第二天能去上课。

晚上,她坐在寝室里看书,同时也为手套的事发愁。这时,有人敲门,打开门,是一位老婆婆,在卖手套和袜子。可她没有钱,怎么办?这时,老婆婆说:“你有没有粮票?粮票也可以呀!”

“哦!感谢主!我有了一双无比温暖的手套。”女孩说。

我认真听了她的故事。可那时的我懵懵懂懂,只觉得这事有点神奇。讲完这个故事,女孩笑着对我说:“你有一双特别清澈的眼睛,你一定有一颗特别善良的心。有一天你会信主的。”我只认为她在夸奖我,没有太在意。

 

 

天涯海角的疑问

 

在大学期间,由于我读的是英文系,有机会接触一些外籍教师,才知道世界上有些国家是相信上帝的,有些民族是有信仰的。可我还是没有了解上帝的愿望。

到了大学四年级,有一个去海南省实习的机会,我积极地争取到了。我来到了中国的南边陲——海南省通什市,在琼州大学当英语老师。

一个北方女孩,初到美丽的南国,我整个人都激动着。我见到了万圣河、五指山、毛公山。

在万圣河上,有一座桥,在极其炎热的通什市,这座桥上却送来来自万圣河上的凉爽。我站在桥头,第一次从心底发出疑问,这是为什么?

我又有幸来到中国最南部的城市——海南省三亚市。当我徘徊在浩瀚的南海边,当我留连在美丽的“天涯海角”,当我沉浸在“鹿回头”的奇妙传说中,我再次问自己:“这些都是为什么?是什么创造了如此美景?”

 

 

我的灵魂颤栗了

 

参加工作之后,我有机会到全国各地走一走,饱览了大好河山。

在气势磅礴的黄果树瀑布前,望着汹涌的水雾,我真真切切地感到自己的渺小。听着那来自大自然的轰鸣,我的问题又一次困扰我。我不停地问:“为什么?是什么力量使它千百年来奔腾不息?”我找不到答案。

在五岳之首的泰山,在山脚下的时候,我想我一定要征服它。当我一步一个阶梯地爬到半山腰,抬头仰望,我突然明白,天啊!我怎么可以征服这样伟岸的泰山,我怎么可以认为人可以征服自然呢?我好罪过啊!

我终于明白,是泰山在用母亲一样博大的胸怀欢迎我啊!如果不欢迎我,只要它抖一抖,我将粉身碎骨!

站在泰山之巅,我擦亮眼睛,等待日出。当我看到一轮红日喷薄而出,我的心融化了,我的灵魂震颤了。我没有语言,只有满怀的感谢。

可那时我只知道感谢生活,感谢生活让我看到如此壮丽的诗篇。同时,我再一次被那个问题困扰了,“为什么?是什么让大自然如此美丽、壮观、和谐?”我找不到答案。

后来,我又去过杭州、西安、桂林,等等地方。在浓妆淡抹总相宜的西子湖畔,在俯瞰八百里秦川的始皇陵,在山水甲天下的桂林漓江,我一次次被自然的力量折服,我一次次地承认人的渺小。

从这些地方回来,我的问题仍然困扰着我,我一遍遍地问自己:“如果这不是上帝的恩赐,如果这不是造物主的功劳,这是什么?”我无法解释。

我在一个比较严厉的知识份子家庭长大,养成了我内敛、内向的性格。我和朋友相处时表现出的开朗大方,是长大成人后锻练的结果。真实的我,是很难向别人敞开心扉的。

所以我真正意义上的朋友不多,我也很少与人交流我的感受和困惑,我害怕别人觉得自己神经兮兮的。但我有思想,我的内心深处有很多想不明白的问题,它们总是冒出来找我,可我总是找不到答案。

 

 

湖边流下的眼泪

 

来到国外,我开始去教会。起初,我觉得大家的祷告很可笑、很好玩,一个个嘴里念叨着“感谢主,阿们”之类的话,让我实在不明白。第一次去查经班,我就和查经班中的李姐妹争论不休。

2004年5月1日,我来到了波兰华沙华人教会组织的福音营,认识了来自美国的林慕忠牧师和易明牧师。在林牧师的第一次布道会上,我流泪了。我不愿让人看到,就悄悄地走回去。可我心中有一个强烈的愿望。就是盼着下一次布道会的到来。

第二天一整天,我都在强烈的感动中度过。我找到李姐妹,对她说,我怎么总想哭呢?说完我泪流满面。

李姐妹告诉我:“你自己找个地方,敞开心扉,就像和一个最知心的朋友说话一样,把你所有的喜悦、烦恼和不安都告诉神。他是大能的神,是能担苦难罪恶的神!去和他对话吧。”

我自己一个人来到湖边。我感到自己真的是豁然开朗了。我坐在湖边,泪流满面。我的心灵敞开了,圣灵终于来到我的心中。我大声的和他说话,说了好久好久,我所有的问题都找到了答案。

我看到的山山水水,奇妙的大自然,我经历的幸福和苦难,我看到的人和事,天啊,我终于明白,所有的所有,都是那公义、圣洁、慈爱的天父安排好的!都是对我们,这些无知有罪的人的恩赐啊!一整天,我都被一种幸福感包围着。我的泪是幸福的眼泪,因为我知道,我找到了久违的知心朋友,永远的慈爱父亲!我还知道,人生之路,路漫漫其修远,我会在天父的引领下,上下求索,去到我该去的地方!

 

 

作者来自中国,现留学波兰华沙。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