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与爱情(相声)

 

 

 

 

文╱星学

 

 

 

男女关系

 

甲:今天这个段子,是侃“男女关系”的。

乙:啊?教会“重地”,谈此“荤”事,“亵渎神明”呀。

甲:这位没念过圣经。旧约《雅歌》,专写男情女爱。

乙:哦,那我得看看。

甲:上周,我们查经班就特别讨论“爱情与婚姻”。

乙:都有啥“精彩片段”呀?

 

 

削山填海

 

甲:热闹得很。学水文地质的小刘开的“先河”:(四川话)爱情像云朵,悠哉游哉,虚无缥缈;一旦“阴”云和“阳”云“缠绵”上,便光闪雷鸣,迸发了。

乙:“来电”啦。

甲:婚姻像温泉,看上去蒸蒸“汽”上,真进去了并不怎么热。泡久了才感觉舒服。

乙:嗯,我得常去洗个“三温暖”。

甲:丈夫像山,“土不拉几”的,但“落实”、“抗造”,可以依靠。

乙:“男人是泥土做的”嘛,硬。不过,“负心汉”也托付不得。

甲:太太像海,忽而温柔平静,忽而轩然大波,变幻莫测。

乙:“女人是水做的”嘛,软。不过,“薄情娘”也甭指望。

甲:你说的这“红楼梦”语,仅仅对了一半,女人是上帝用亚当的肋骨做的。

乙:噢,所以“男人的一半是女人”。

甲:婚姻生活,就是削“山”填“海”,缩短“距离”,减少“落差”。

乙:“愚公移山”精神还得发扬。

 

 

主机内存

 

甲:搞计算机网路的小王却另有见解:(京腔)我琢磨着这码子事,倒像电脑。

乙:张口就是行话。

甲:爱情是那“滑鼠”(Mouse)点中就成。

乙:不错,一见钟情。

甲:婚姻是那“键盘”(Keyboard),很多规则。

乙:必须按程式操作。

甲:丈夫像“主机”,“内存”越大越好。

乙:“郎才”嘛,肚子里得有“货”。

甲:太太像“显示器”(Monitor),啥都在“脸”上。

乙:“女貌”嘛,易“喜怒哀乐”形于色。

甲:夫妻相处,像列印机(Printer),色带必须均匀,出来的效果才满意。

乙:否则脏兮兮的,面目全非,一塌糊涂。

甲:要按时地更换“内芯”“软件”(Upgrade)。

乙:这样电脑才更好使唤。

 

 

芥末和醋

 

甲:厨师老李更“逗”:(山东话)俺肚子里没墨水儿,净是大“白话”:这个爱情嘛,就像那个“煤气炉”,一点火它就着哇。

乙:得掌握好“火候”,“趁热”“爆炒”。

甲:婚姻呢,就像那个“电炉”,缓缓地升温。

乙:得细熬慢炖,“煲”出来的“汤”才有滋味。

甲:丈夫嘛,像“芥末”,冷不丁的就呛得你淌眼泪。

乙:那玩艺儿有时候是挺“冲”的。

甲:太太呢,像“山西老醋”,少了它不中,多了就酸煞人啦。

乙:千万别打翻了“醋坛子”。

甲:两口子过日子,在一个锅里摸勺子,总有磕磕碰碰的时候。

乙:“唇齿相依”,还经常咬到呢。

甲:就像家常饭菜,酸甜苦辣样样有,都得往下咽呵,这叫“均衡饮食”。

乙:挑剔,偏食,就闹“营养不良”了。

甲:所以得像烹调,想法子不断“加料”,“回锅”,它才“可口可乐”哩。

乙:说着说着,连饮料都上来了。

 

 

社会大学

 

甲:(沪语)啥呀啥呀,把这么美妙圣洁的事形容得“土得掉渣”!

乙:这又是哪位呀?

甲:老张,教育学家,按捺不住了。

乙:他有什么“高雅”之见呢?

甲:依阿拉看,它像上“社会大学”,爱情是高考(联考),得够“分数线”,否则被淘汰。

乙:先力争被“录取”。

甲:婚姻是主修课,学问大着呢,一切从头开始。

乙:数不清的“作业”在等待着。

甲:丈夫和太太都是新生,“一帮一,一对红”,不能“自学成才”。

乙:那毕业了咋办?

甲:“继续进修”,做“博士后”(Post-Doc),不能“分配”出去的。

乙:“肥水不流外人田”哪。

甲:伉俪关系,一辈子学不完的功课,要活到老,学到老。

乙:“老革命遇到新问题”嘛。

甲:也没有天生的“大教授”,只有小助教”,得一步步培养,一级级晋升。

乙:啊呀,太精辟了。

 

 

特殊礼物

 

甲:这还不够水准,你听听咱查经班主席的“真知灼见”:(东北话)爱情,是上帝赐给人类的特殊礼物。

乙:哇,这认识“蹭”的一下就“拔高”了。

甲:婚姻是“人之初”神立的,一男一女,连为一体。它乃“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

乙:吓,政治经济学术语都来了。

甲:因此,人人都当尊重婚姻,床也不可污秽(《来》13:4)

乙:是不能“乱搞男女关系”。

甲:丈夫是家里的“头”,就像基督是教会的元首。

乙:太棒了,“头儿”。

甲:太太是“helper”,要顺服丈夫。

乙:太好了,小“助手儿”。

甲:可是圣经还说,妻子是丈夫的“骨中骨,肉中肉”,要备加呵护,珍惜。(转头)你小子可别去“包二

奶”啊。

 

 

有心无胆

 

乙:我就是有那个“花心”,也没那个“色胆”,老婆盯得紧着哪。撑死也就是偷偷多瞅几眼美眉。

甲:耶稣说,凡看见妇人就动淫念的,就犯奸淫了(《太》5:28)

乙:上帝他老人家定规的也太严了。

甲:就得有绝对的准则。

乙:倒也是,世上的事总是随着朝代,潮流变来变去,没个定准儿。

甲:就拿婚配来说吧,封建社会,由父母包办:“牛马式”的,先成亲,后恋爱。

乙:“乱点鸳鸯谱儿”。

甲:“革命年代”,靠“组织”解决,“军令式”的,服从“领导”安排。

乙:“激情燃烧的岁月”(电影)。

甲:现今时候,兴“自由”、“解放”:“狗猫式”的,今儿结,明儿离。

乙:没见长远、幸福。

甲:眼下更可怕,说“打破老婆终身制,实行二奶股份制,引进小姐竞争制,推广情人合同制”。

乙:啊?!太离谱儿了。

 

 

喜新厌旧

 

甲:专一的爱情,应是众水不能熄灭,大水也不能淹没的(《歌》8:7)

乙:可是,保持“情有独钟”不易呀,没听说嘛,“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

甲:耳熟,“毛语录”吧。

乙:孟子亦说,“食,色,性也”,就是山珍海味,月月吃的话,肯定“腻歪”了,换个“口味”尝尝“鲜”,还是可以理解的。

甲:这话确实指出了人的本性,只是这种本性并不太好,也不合神的标准。不过,从某个方面来说,“喜新厌旧”并没错儿……

乙:弄了半天,这位也是个“陈世美”。

甲:我说的“新”,是心灵,观念上的升华。

乙:哦,(手势)不是甩了“黄脸婆”,再找个年轻漂亮的。

甲:是改变从前的坏行为,变成新人,学习神的圣洁(《弗》4:22)人自然更成熟,有气质,风度,始终吸引对方。

乙:这才叫“魅力无穷”哪。

甲:你说,如此之“新”,谁不“喜”欢呢?

乙:可这“说之轻巧行之难”啊。

甲:你呀,先把“花花肠子”涮一涮,回用在结发之妻身上,就功成一半啦。再加上主的爱,包你年年“胜新婚”。

 

 

愈老愈像

 

乙:我不明白,你们基督徒的婚姻,到底有何“与众不同”?

甲:因为感受到了神的无私之爱,看到耶稣为罪人舍己,配偶自愿为“另一半”“牺牲”。

乙:啊?得先“英勇就义”?

甲:对,得有这决心。“凡丧掉生命的,必救活生命”嘛。(《路》7:33)

乙:哎呀──(转)不过,看我周围的人,信主的确实较少婚姻麻烦。

甲:因为我们有“神,夫,妻”在地若天的“三角”支撑,关系“铁”着哩。

乙:嗯,三角构架,确实稳固。

甲:男人女人这两块普通“泥坨”,婚后就被上帝“破碎”,“掺和”,整成一块“坯”,烧成“砖瓦”,构筑爱巢,建立圣殿。

乙:“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惊奇状)哇,怪不得许多恩爱夫妻愈老长得愈相像哩!

甲:“混凝土”嘛。

乙:咦,老兄您大概是学土木工程的吧?

甲:本人“八级泥瓦匠”,相当于“高级知识分子”。

乙:我说嘛,三句话不离本行。

甲乙(一同):祝愿在座的:有情人终成眷属,一同信主。少年夫妻老来伴侣,相濡以沫,情深意浓。

 

 

作者来自中国,现住加拿大多伦多。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