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寻之后

 

还有一回她求助,牧师当场为她赶鬼,搞得她落荒而逃。

 

 

 

文/心渔

 

 

 

意外结果

 

去年我老公一时好玩,把我的名字键入网路的搜寻器,看看会有什么结果。居然,网上列出一串与我相关的文件,大部分是与同性恋相关的文章。也有朋友好意提醒我,少写、少翻译一些同性恋的文章,多写些其它主题。还有朋友好奇地问我,是否在写有关同性恋问题的论文。

其实,我的生活环境与同性恋一直是两条平行线,直到十年前的那一天才有交集。那是个炎炎的夏日,好友琳跑来告诉我一项消息,兹事体大,涉及另一位刚受洗的姐妹小平。

小平被同性恋所困,不知该怎么好,结果把她的秘密,告诉一位她自己都不怎么熟悉的朋友,而这位朋友又把这个秘密告诉我的朋友。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说:“只要其中两人是死人,三个人就能在一起保守秘密。”更何况,她说出自己秘密的对象,是不相熟的人呢?

我立即要求琳回去,请她的朋友保密,并且与琳一同找牧师去。这种事本该由牧师出面解决的。牧师说,让我们一同祷告,看看该怎么做。他同时承诺,会查清事实真相。就这样我们祷告了三个月!

结果,牧师又来找我,他说他祷告的结果是我去!我实在不敢相信,居然牧师会把这种事推得一干二净的,要小女子干。然而,我同时心里又有数,在这连续祷告的三个月中,自己心里的感动日益增加,神的确要我去。

只是我一直把这个念头撇一边,因为在理性上我认为,这种事本该牧师处理。更何况我与这位姐妹只有点头之交,怎么能由我找对方谈这种隐私呢?

既然牧师与我都有同样的感动,是该我去,铁没错,我只有顺服一条路!然而,我还是想赖皮,这个差事太困难了。于是,我向上帝祷告:“我去约她吃饭,要是她不肯,我就没责任。”

我胆颤心惊地拿起电话筒,约她出来。没想到她一声应好,并且加了一句,“我室友不在,正好!”

这下子可惨了!见面要说什么?牧师没交待。到此刻,我才意识到自己除了知道同性恋者很容易染上爱滋病以外,连什么是同性恋也搞不清楚。

只能求问上帝老爸了。我心想,真理铁定是要说清楚的,于是祷告,并且拿起圣经,预备找些有关同性恋的经文。谁知愈祷告,心里愈有个“不!”字,并且心中有感动,要向她谈”爱”。

这个感动愈来愈强烈。可是我心想,这样做会不会纵容小平,继续在罪中打滚呢?我的心像翻腾的波涛:这真是上帝的旨意吗?我有没有搞错?我直到决定顺服,要把上帝给我的那几节有关爱的经文告诉她,才平静。

我们一起吃蒙古烤肉自助餐,那些菜咬在我嘴里,食之无味。我一直在想怎样开口。最后,还是单刀直入。

“有人告诉我,你有同性恋的困扰!”我说。

看她没反应,我继续说:“不过,上帝要我告诉你,他爱你。这是他要给你的经文……”

她脸上的线条还算柔和,所以我又觉得有必要告诉她,我已经对牧师说了。

没想到她突然怒从心生,杏眼一瞪:“你侮辱我个人,我可以饶恕你;但是,你要是乱传,毁掉我室友的名誉,我会把你撕了!”

我被她的威胁吓得心里直发抖,但外表仍故作镇定状。我真的搞不清楚这怎么会扯上她的室友,想想八成消息错误。但是,可能吗?既然上帝要我说的话已经说了,也吃了饭,就打道回府吧!

我们一路静默,直到我家前面那条岔路上。我又有感动,问她地址,因为她再没有多久就要回故乡。反正我顶多再碰个钉子。比起刚才的生命威胁,面子算得了什么!没想到她居然首肯,给了我她的永久联络地址。

我继续为她代祷。好几个月后,我收到她一封信,向我倾吐所有的挣扎。之后,我们一起为她走出同性恋祷告,求神为她开一条路。神果真在很短的时间之内为她开了一条路,接受辅导。但是我们都知道,这是条坎坷的漫漫长路。

事后,我细想上帝为什么阻止我向她说明真理,而要我向她表达上帝的大爱。其实,那正是当时她需要的。当时,她清楚知道上帝的规范,但就是做不到。她拿刀子划自己的腿、拿笔挫自己,想尽法子除掉同性恋的念头,但就是做不到。

她已在罪恶感的折磨之下,再多些说教,对她于事无补,她需要经历上帝的爱,让上帝的爱成为她改变的动力。

 

 

爱与接纳

 

然而,单是讲求上帝的大爱就够了吗?有些教会看到同性恋者在社会及教会普遍受歧视与排拒,于是讲求以爱心完全接纳同性恋,并且认同同性恋的行为。他们甚至针对圣经中有关同性恋行为的字眼,从社会文化的角度,提出不同的解经法,与几千年来的传统解释,大相迳庭。

不少人去了同性恋教会,看到这里的敬拜与其它教会没有什么不同,于是更认为,只要持守一对一的关系,不犯奸淫,上帝是容许同性恋的行为的。

裘.达拉斯(Joe Dallas)就是一例。他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他廿三岁那年不但已得到按牧,而且也已经被解除牧师的职份。原因是行为不检,与好友的太太有婚外情,对方还因而堕胎。

而在那时,他与自己同性恋男友分了手,要寻找一个地方,能够容许他可既做基督徒,且不放弃同性恋。他渴望要能以同性恋的身分满怀信心地来到上帝面前。结果他参加了大都会教会(Metropolitan Community Church)。

当风琴响起他熟悉的圣乐,诗班开口唱出福音派古老诗歌。他不禁号啕大哭,他有归家的感受,觉得自己是那么受祝福。在爱与接纳中,他很快地参加教会的事奉(注一)。

裘在同性恋教会待了五年。有一天,他看电视节目中一位知名的基督徒音乐家,当众坦承自己的失败:婚姻摇摇欲坠,自己的心全被世界所吸引,心变硬。他还承认已有一段时间与上帝之间毫无关系──仅管他背离上帝的那几年,他手上的事工照样蓬勃发展。他的见证促使裘诚实面对自己。

裘心里其实十分想念过去有同性恋行为之前的,那份在上帝面前的自信与平安。他几乎忘记那份甜蜜的滋味了。然而,他在那位知名音乐家的脸上,看到的那份与上帝和好的平安,与在上帝面前的谦卑;那平安是来自清洁的良心,出自诚实正直的平静。裘觉察到自己为了拥有爱与接纳,早已失去那份在上帝面前的平安。

有不少同性恋者就像裘一样,在同性恋教会找到爱与接纳。上帝爱世人,也包括同性恋者。然而,单是讲求上帝大爱,却缺乏公义与圣洁,结果当事者还是陷在罪中,没有机会改变生命,更得不到与上帝同在的福份。没有规范的爱(溺爱),并不能带来生命的改变,只是暂时安抚一下,没有永恒的价值。

 

 

自然改变?

 

与此同时,在教会中,另有一些人极力讲求上帝的圣洁与公义。为了申张上帝的公义,捍卫真理,他们要求同性恋者立即悔改认罪,不可再犯。不少教会就是抱着这种态度。

我曾与一位宗派领袖闲聊同性恋的问题。我问他怎样帮助同性恋者?他回答,“我曾遇见一位年轻人告诉我,他挣扎在同性恋里,所以我把圣经中有关同性恋是罪的经文找出来给他看。”我接着问:“然后呢?”他回答:“还有什么然后,他要悔改啊!”

言下之意,当他传递真理之后,责任就尽了,剩下是当事者的责任。可是,单是告诉当事者真理,就足以救当事者脱离苦海了吗?

然而,教会中有不少人,就是抱着这种想法,认为传达真理后,当事者自然就可以改变。

其实,这种想法是源自我们实践信仰时的一个迷思。有太多信徒,包括领袖,认为只要信徒按时参加聚会,听到的真理就会渗透信徒的生命,信徒自然就能按圣经的标准行事,生命焕然一新,圣灵充满等。

我们若是诚实自省,就不得不承认,自己生命有太多地方需要更新,有太多地方明知上帝的标准,诸如不可撒谎、骄傲、攀比,却仍旧妥协了。显然,我们的生命,并没有因明白圣经的道理而改变。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们又怎么能要求同性恋者明白真理之后,就自动改变行为呢?

我九年前认识秋蕊。秋蕊在教会碰到的钉子,可多了。她曾待在同性恋的圈子四十多年,我遇见她时,她已经走出同性恋十多年了。

她曾到教会求助多次,有时碰到牧者告诉她这是罪,然后吱吱唔唔请她出去,不要再来。她内心的失望与沮丧,不在话下。

还有一回她求助,牧师当场为她赶鬼,搞得她落荒而逃,心灵的伤害久久不能平复。

秋蕊不是特例,同性恋者在教会受拒是稀松平常的事。这不禁使人深思王志学牧师讲过的话:“带给别人祝福并不容易,但起码要成为不带给人痛苦(意即伤害)的人!”

讲求公义是必要的,然而若没有爱,只会把当事者推离上帝的羽翼,关上传递上帝大爱的大门,失去帮助当事人脱离同性恋的机会。

不但如此,一味强调“同性恋是罪”,更是与同性恋者划分界线,只是自己徒然戴上仇视同性恋,歧视同性恋的帽子,对社会并没有什么正面影响。比如长久以来,基督教圈子与社会少有交集,我们基督徒常关起门,自说自话。捍卫真理之声,多半停留在自己教会的圈子中,对社会影响极微。

 

 

持平之道

 

我相信多数的基督徒,都是愿意以爱心接纳同性恋者,同时坚持圣经真理,不认同同性恋行为。也投入许多精力与时间,帮助当事者突破生命的瓶颈。不少人走出同性恋,就是因为身边有人,以爱心与真理相伴,陪他走过漫漫挣扎的岁月。

裘说自己真好运,当他下决心走出同性恋时,有一群充满爱心的朋友,在他认罪悔改时,接纳他。还有一些弟兄,竭诚与他建立友谊。他得到饶恕、接纳、重建。

秋蕊的经历也是差不多。在她最后一次向教会求助时(她本想若是再得不到帮助,就自杀),幸运遇见那教会的牧师与师母,愿意伸出援手,陪伴她走过。

当我第一次思考接纳与认同之间的差异时,觉得何难之有。我当时认为,只要大家对同性恋有认识,自然能够做到接纳却不认同。所以,我投入不少时间,翻译及撰写有关同性恋的文章,希望对人能够有所帮助。

但是,近些日子,我发现自己原来的想法太天真。

“接纳却不认同”话虽容易,但做起来却是困难重重。原因是当我们不认同对方的言行,往往对对方的爱,只剩挂在口中那几句“凭爱心说诚实话”场面话,流于肤浅,并没有以真实的行动,来表达自己对当事人身心灵需要的关切。

曾是妇解运动的活跃份子艾米(Amy Trace)在走出同性恋,参加美国爱家协会事奉之后,曾自述她在女权运动前线,遇见过许多基督徒,其行径令人鄙夷。使她觉得,基督徒喊出的“接纳而不认同”,不过是口号,她未看见基督徒对立场不同者有什么爱心。(注二)

没有爱,就别提能接纳了。教会对社会缺少影响力的主因之一是缺乏爱──缺乏对上帝的爱,也缺乏彼此相爱。同性恋的问题,怎么扯上了最大诫命、耶稣受难之前所颁发的新命令呢?因耶稣指出,我们彼此相爱与合一,才是影响世人之道(《约》17:23)。基督徒最吸引人的,不就是爱与喜乐吗?

几个月前,收到铭志的一封信,使我的心洋溢着喜乐。铭志年轻有为,无论是在家或教会,都有极美好的榜样。但是,他内心有个不为人知的挣扎──没错,就是同性恋!

他的同性恋挣扎,主要归因于自小没有见过父亲的形像。他与父亲接触不多,并且他家母权当道,父亲没什么发言权。

近十年来,他寻求医治,参加帮助同性恋的聚会,勇敢地认识自己、面对伤痛。除了身边几位知情的朋友,为他代祷,伴他走过漫长挣扎岁月之外,他也让牧师知道自己的挣扎。所幸这位牧师十分有智慧,支持他,鼓励他参加合适的医治聚会,并没有停止他的事奉。

铭志写信来,是告诉我,他在过去一年多,分租一位弟兄的房子。那位弟兄并不知道他的挣扎,只是单纯地以兄弟之爱接纳铭志。然而这位弟兄作父亲与男人的形像,大大帮助铭志,使他因而得到很大的突破和释放!

回顾裘、秋蕊、铭志走出同性恋的经历,可以看到,那些帮助他们的人,不见得有同性恋方面的知识,但是他们的爱与接纳,为裘、秋蕊、铭志带来医治。

没有爱的接纳毫无力量可言,接纳必须以爱为后盾,才可能传递出去。不但如此,在上帝的大爱中,是不会有滥爱的;只有在上帝的大爱中,人才能平衡地活出真理与爱。

 

 

伤痕累累

 

教会中有不少弟兄姐妹,在默默事奉帮助裘、秋蕊、铭志这样的人走出同性恋。然而,我个人认为,一般教会处理“接纳却不认同”的能力,还是薄弱。

放眼看教会,不管是中国教会或外国教会,教会不合是见怪不怪的现象。信徒往往矛头向内,而非努力向外传福音。比如使用什么音乐敬拜,就会引起争端。我们实在是缺少上帝的国度观。

再举一例:最近听到几起教会因牧师不十一奉献,而轻看牧师之事。牧师的理由是,自己接受的神学观,是牧师即祭司,所以不用十一奉献。

我们姑且不论谁对谁错,只问:难道这位牧师不能为了自己所牧养的“羊”,放弃自己的“权利”,进行十一奉献吗?而“羊”们难道不能因爱护牧师的缘故,接纳他的做法,同心事奉,让上帝自己对他说话吗?

教会内的纠纷千奇百怪,信徒伤痕累累,实在不胜枚举。然而,我要强调的是,我们若是不能在教会与家庭中,切实活出彼此相爱、主里合一,那么要想做到“接纳却不认同”,想要助人,就只是痴人说梦罢了。

耶稣复活后,面对心怀愧疚的彼得,他没有责难,仅仅问了他三次:“你爱我吗?”这三次问答,不仅抹去彼得的羞愧,也向彼得表达他的爱意──他早知答案,但以这个问题向彼得表达出,他在乎彼得对他的爱。而耶稣的这份爱,成为彼得余生事奉的力量来源。

前几天,在聚会中认识一位姐妹,她说自己陪一位同性恋弟兄走出同性恋时,最大的困难就是活出“接纳却不认同”的真谛。

没错!这是很大的挑战。要把爱与真理拿捏得恰到好处,并不容易。尽管我们坚持真理时,当事人可能勃然大怒,甚至拂袖而去。但若是我们切实有爱,爱真的能遮掩许多罪(《彼前》4:8 )。

其实,我们不需要等到碰见同性恋者,才去学习“接纳却不认同”。因为,我们不仅要传递真理给同性恋者,更要把福音传递给所有心灵破碎的人。

耶稣早已指出,教会改变世人的武器,就是他在加略山的大爱。我们若明白基督对我们的深情,平日在自己教会与家庭中,就愿意切实彼此相爱,才可能在必要时,活出“接纳却不认同”的真谛。□

作者注:本文提到所有的人物都是真实的,但是为保其隐私,除了裘与艾米之外,其它的名字均做了改动。

 

参考资料:

  1. Joe Dallas, A Strong Delusion,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1996.
  2. Chasing Amy, Frederica Mathewes-Green, Christianity Today, January 10, 2000.

 

作者现住加拿大渥太华。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