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树

 

“我想,”她迟疑着,“虽然,我很喜欢这只小熊,但是,我想,我还是应该把它送给那个女孩。”

 

 

 

 

文/宁 子

 

 

 

街灯亮了。

圣诞树上的灯饰也亮着。我带诺儿走出商场,路边虽没有皑白的雪,但风已十分寒冷。

我抱着诺儿,诺儿抱着雪白的绒熊。

“再睡几个觉就到圣诞节了呢?”

诺儿又在问我。她总是以睡觉来计算时间。

“再睡十几个觉吧!”

“十几,是多少呢?”

“唔,”我想了想,“再睡十六个觉就到圣诞节了。”

“十六个觉有多长呢?”诺儿嚅嗫着,她知道,我开车的时候是不喜欢多话的。

“妈妈可以数给诺儿听吗?”她又问。

“诺儿自己数。”

“可是,诺儿喜欢听妈妈数。”

她总是这样,喜欢听我数,而且喜欢我快快地数,好像这样,圣诞节就快快地来了。

圣诞树下已经有了诺儿的礼物,诺儿知道,过几天,这只小熊会和许多小朋友的礼物一起放到一棵很大的天使树下,圣诞前夜,会有爱的天使把它送到一个需要爱的小女孩手中,她的家中可能没有圣诞树……

诺儿抱着小熊走进卧室,我知道她多喜欢这只熊,我也和她一样地喜欢,这是一只穿了彩衣的熊呢!

晚祷后,我吻着诺儿,悄悄说:

“带着小熊睡吧!把你的爱和小熊一起送给那个女孩。”

“她叫什么名字?”

“我不知道。”

“她很穷吗?”

“唔,我想,她需要帮助。”

冷风在夜空中低吟,星星也亮着,诺儿已经睡熟。我为她掖紧被窝,我的手触到了小熊柔滑的衣服,从小熊的衣服上我摸到了诺儿柔软的手,我忍不住俯下身来,我凝视着诺儿,她的鼻翼轻轻扇动着,随着她微微起伏的呼吸,小熊雪白的绒毛也微微起伏着。我抚摸着诺儿,忽然掠过一个念头:

“为什么不把小熊留给诺儿呢?”

我立刻感觉到惊愕,我知道,我是不可以把小熊留下的。在商店里,我第一眼看见这只小熊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就是那个女孩想要的礼物,甚至,我还想到,也许那孩子正在为这件礼物向上帝祈祷……

“可是,诺儿也喜欢呢!”

星星亮着,床头的灯也亮着,我知道,上帝已经不喜悦我此刻的意念。

太阳透过百叶窗缝照了进来,诺儿抱着小熊坐在床边,我犹豫着:

“诺儿喜欢这只小熊吗?”

“喜欢。”

“诺儿想留下吗?”

诺儿抬起头来,我看见她眼中的惊喜:

“我可以吗?”

“假如,”我迟疑着,“假如诺儿拿另一件东西交换……”我从她的玩具架上拿下一只绒狗,我知道,这只狗,我并不十分喜欢。

“怎么可以这样,妈妈?”——我看见潇潇责备的目光,她正准备上学——“诺儿已经有了过多的礼物,而那孩子,可能只有这一件。”——她竟在重复我对她们说过的话。我有些困窘,但我依然抗拒着:

“这只小狗,也许,那孩子也会喜欢……”

诺儿望望姐姐,又望望我,点点头。

午后,我独自坐在窗前,我无法逃避心中的不安,我知道,如果我把那只小狗放到天使树下,那小女孩的失望将会使我一切的爱都变得可怜。我知道,当我把一件我不喜欢的东西当礼物送出去的时候,我的礼物就和我的心意一样不美……

忽然,门口有悉悉索索的响声,诺儿已经回来,她知道,我独自坐窗前的时候是不喜欢被打搅的。但悉悉索索的响声还是向我靠近。

“妈妈”,诺儿贴近我的耳边。

“嗯?”

“我想,”她迟疑着,“虽然,我很喜欢这只小熊,但是,我想,我还是应该把它送给那个女孩。”

“哦?!”我有些惊愕,“为什么呢?”

“我不知道。”诺儿紧紧地搂着小熊,“我可以再带小熊睡几天吗?”

“当然。”我抱起诺儿,我摸到了小熊柔滑的衣服,上面依然带着诺儿的体温,我的心里充满了温柔的感动。

“天使树下还有小熊吗?”诺儿悄悄问我。

“我不知道。”

“但上帝知道,是吗?”

“是的。”

“那个女孩住哪儿呢?”

“我不知道。”

“但上帝知道,是吗?”

“是的。”

起风了,门前的小风铃发出清亮的响声,这是我们搬来后买的第一串风铃,我极喜欢它的造型:细长的铃垂悬挂在小房子上。“房子上有什么呢?”

“有燕子。”

“燕子在说什么呢?”

“ It is a little house where we live, but God still know where it is.  ”(“这是我们住的一间小房子,但上帝知道它在哪里。”)

于是,我想起那个等候礼物的女孩——那儿有间小房子,房子里可能没有圣诞树,但圣诞节的早上,当诺儿跑到圣诞树下找礼物的时候,天使也会把这只小熊送给那女孩……

上帝知道她的住处,也知道她的愿望——于是,我就不敢轻看了她的祈祷,不敢轻看了天使树在圣诞节的早晨带给她的祝福。

上帝爱这个孩子,过于她的母亲——想到这里,我的眼睛湿润了……

 

 

作者来自南京,现居美国洛杉矶。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