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青少年相处

 

我有时心急,心想最好把电视线割断。我战战兢兢地看钟,叫她关机的时间要拿捏得准。

 

 

 

文/伊 犁

 

 

 

身为青少年的父母,常常有“如履薄冰”之感。女儿今年十五岁,我发觉她常情绪不稳,过度敏感,过度反应。有时我觉得平淡无奇的一句话,会引起她极不平静的反应;很平和的语气,她也觉得我在责备她……于是我无时无刻不小心翼翼,话未开口,尽量先经大脑筛检,又尽量把语气放低放柔。

女儿最大的缺点是早上不愿起床。虽然曾跟她多次沟通,或由她自校闹钟,或把闹钟拨前十分钟,或每晚早半小时睡……但她的迟睡习惯,从小到今根深蒂固,欲罢不能。我每早弄好早点,做好她的午餐三明治,每时每刻地注意看钟,暗暗希望她自己起床,可是时钟跨过七时二十分时,我的耐性着火了,便理直气壮地拍门催她。我其实很怕她发小姐脾气,有时早叫她五分钟,她极不高兴我剥夺她的酣睡。但如我过时不叫,却又怕她没时间吃早点,更怕她上学迟到。什么时候她能每天七时十五分起床,那么我该多省心啊!

人家说华人父母都有“全A症候群”(即要求儿女读书成绩全部是A),我亦不否认,鼓励孩子发挥最大的潜能嘛!我和外子不要求全A,但要求女儿“尽力而为”。老实说,无论孩子愿不愿意用功苦读,到了高中,父母早已到了有心无力阶段。如已经进场比赛的运动员,教练只能在场外呐喊。女儿偶吃个B,我是一句话也不说,因为她读书不是为了我们。有时她会自动检讨说出原因,如果我用词不当或语带责备,反而会引起她反感,因为她认为自己已尽了力,我不应当怪她。

她平时喜欢看看电视、玩玩“超级任天堂”电子游戏。可惜高中功课忙,没有太多空闲时间。她下午放学回家便喜欢在萤光幕前吃点心看节目,常常把休息时间拖得长长的。我有时心急,心想最好把电视线割断。我战战兢兢地看钟,叫她关机的时间要拿捏得准。如果她认为自己休息时间未够,便会理直气壮地继续看。

在过去两年内女儿一下子窜高了,已比我高半个头。她不喜欢打扮,只穿松松的T恤,宽宽的裤,一年也不穿一次裙子。在钢琴演奏会上,因为她去年的裙子已不合穿,竟要借我的。我笑她不修边幅,她反问我:“买一件裙一年只穿一趟,不浪费吗?”我心中虽希望她穿得光鲜些,但觉得最好顺其自然,毕竟,这总比她要穿迷你裙、染头发好多了。

有时候,出于关心,很多事都想过问:“刚看过的电影讲什么啊?”、“这本书的内容如何?”、“为什么不再和某人交往?”、“昨晚迟睡,在赶什么功课?”这些平常问题,得观察她的情绪才可以问,否则她会来一句“我不想讲”,让我碰软钉。

有时她自知态度不对,或常惹父母生气,便会问:“我是否很坏,令你们生气?”、“你们是否恨我?”我会连连否认,告诉她其实她很好,我们很爱她,只是有一些小缺点需要更正,她会自嘲地笑笑。

最近去听了“爱家”协会在亚凯迪亚市高中华裔家长会上的一场演讲,演讲中说到,青少年从十一岁到二十岁期间,要从儿童进阶为成人,变化非常之大。这些变化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即生理、心理和社会关系。在生理方面,青春发育期间,因荷尔蒙分泌而引起的生理状况真是千变万化。在心理方面,他们要学习自我定位,塑造自己,要掌握抽象、逻辑、推理能力。在社会关系方面,要学习与人相处、追随流行、被同伴认同、爱美、增加男女交往、寻找服务社会管道等等。

看来,身为青少年父母,我们真的要虚心学习,学习跟他们和平共处之道。我们更要心平气和地想一想,如何改进,协助他们建立健全的身心与人格。“天下父母心,地上儿女情”,做父母真不容易哦。

 

 

作者现住美国加州,多年从事华人社区服务工作,并以中文写作反映美国华裔移民生活。

 

 

本文由美国洛杉矶“家庭希望线”辅导中心提供。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