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是我的伊甸园——让我离婚,好不好?

 

我厌倦我的婚姻生活,厌倦一个什么都要女人去安排、料理的丈夫,厌倦他的无能,尽管他卖力地工作。我对他的将来一点指望也没有。

 

 

 

文/郑敏敏

 

 

 

我是教外的“望教人”。2000年的一月份,我开始接触教会里的人。当时我刚做完一个手术,在家休养。由于移民来美国仅一年时间,也没医疗保险,心中非常地恐慌。人是被救活了,将来怎么还庞大的手术费?这时一位女士借给了我一本书,我只记得作者的名字为“里程”。书名已忘了(编注:此书为《游子吟》,《海外校园》丛书之一),写的很好,是他如何经历了上帝的恩典,经历九年才走到神的怀抱。书中还举了很多例子。当时我一口气读完,开始对神产生了兴趣,书中的“人的尽头,神的开头”总是萦绕在我的脑中。二月份我去了一家大自助餐馆工作。这里客流量很大,我见到许多顾客饭前祷告,尤其星期天的午餐,一群群衣冠楚楚、彬彬有礼的、来自教堂的顾客集体祷告,那份虔诚、喜悦是深深感动我的。之后,我请求他们帮我索要了中文和英文的圣经。我开始读,并学做祷告,从那时至今,我已向上帝倾诉了八个来月的心声,求他给我指引一条人生道路。

六十年代,我出生在中苏边界的黑龙江省的一个农场里。父亲因是归国的港人,五十年代下放到黑龙江,倍受歧视。母亲文化不高,我们小的时候常遭她的打骂。父亲由于心境不顺,在外时和和气气、点头哈腰,回家后却抑制不住地对我们大吼大叫,给我幼小的心灵蒙上很深的阴影,因为我常是他吼骂发泄的第一人选--父亲虽是知识份子,却从未顾及过这些。在我成长过程中,虽然我的各项功课优秀,但却从未有过自信,整个人的性格也很敏感,忧郁,逆反,不信任和孤傲。

我十五岁考上了中专学校,许多老师劝我下一年考大学,但我一心想早日独立出去,于是离开家独自去上了中专。在校期间,和班里的一位男同学很要好,他大我三岁,是个高大英俊、性格稳重的男孩子。虽然我们毕业时各奔前程,但毕业四年后我终于还是等来了他的爱情。我们确立了恋爱关系。

由于不甘心一世被埋葬在黑龙江穷僻的农场,我一直在自学,准备考大学,离开那块黑土地。但他却很想马上与我结婚,我没同意。就在我立志前夕,收到他的绝交信。打击之大,使当时的我几乎支持不住,高考放榜,我仅以十几分之差落第。我整个人都垮了,古人有诗云: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人生如此,夫复何求?而我真正遭遇的却是恋人远去,高考落榜,光阴逝去,青春不再。当时我神志恍惚。写下许多文章,寻求人生的真谛,祈求灵魂的安宁。混日子似地生活,虽然我中专毕业后一直做中学教师,但当时已不能再上课堂,只好在图书室勉强工作。孤寂、无望、极度消极,每日喝酒、抽烟,以消除心中的苦闷。当时也有一些男士追求,但我心灰意冷,对自己完全失去了信心。

1987年父母平反,南迁广州。不久,我也来到广州后,在郊区的一间中学任教。语言不通,人也长得与广东人不同,常被当地人嘲笑为“北方妹”。由于不愿回家,又没任何朋友,于是常常给北方的朋友写信。鬼使神差的,我们的校长竟帮我将一个朋友调来我校。他文化素质不高,中学毕业后当了五年大兵,只是字写得漂亮,会弹手风琴,于是来我校教音乐。我父母极反对我帮他调来了广州,说话自然难听。当时我一赌气,便与他结婚,显示对父母的反叛,另一方面自己也想有个窝。

结婚后,我就处于非常后悔的境地。他文化不高,父母均是农民,没读过书。他本人也生得矮小黑瘦,我和他在一起没有任何安全感。而且一切的脑力事情、社交等等均得由我操心。他几乎完全依赖我去思考任何事情。他不喜欢读书,人很简单、老实。尽管他很爱我,对我百依百顺,我却一直对他爱不起来。我们结婚半年后,父母赴美。一年后,我们的儿子降生了。

我实在不甘心在那压抑的环境中继续生活下去,于是开始商谈离婚。丈夫非常伤心,也很气愤,又求又威胁地不肯办手续。一方面他语言不通,文化不高,没文凭,没根基,没关系,在广州的确很艰难,我很可怜他,另一方面父母刚到美国,语言不通,也不懂离婚子女是否可以以未婚子女的身份办移民。于是一拖就是十年。

1998年的感恩节,我们一家三口终于踏上了美国的土地。赴美前,我丈夫在我的支持下,终于爬上了政府的一个机构,做了一个不算小的官。我为他写材料,拉关系,请客送礼,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一直到他能够独立工作为止。我一而再,再而三地请求他与我离婚,对赴美后没文化、没技能的生活的艰难讲了又讲,可他执意跟我们母子前来,最终成行。

来美近两年来,他很努力地工作,像所有大陆赴美的“干部”一样,只能打最低级的工。尽管他有绿卡,却不等于有技能。我们基本上每天见不到面,因为他打两份工,我则白天读书,晚上工作,孩子时常自己留在家中,我知道这是不合法的,但也没办法。

最近我接触了一些美国朋友,听他们的人生观,几乎个个都是以“happy(快乐)”为目的的。我知道我从未“happy”过。丈夫对我是专一的,方式却又很“古老的”,经常用刀子来恐吓我不能谈离婚。我不断祷告,求上帝来指引我,拯救我的灵魂,安排我的生活,但却得不到他的回音。我订了《海外校园》、《进深特刊》、《寻寻觅觅》、《生命季刊》,看了其中所有有关教会的文章、资料,但仍找不到答案。

我厌倦我的婚姻生活,厌倦一个什么都要女人去安排、料理的丈夫,厌倦他的无能,尽管他卖力地工作。我对他的将来一点指望也没有,因为他从小就不爱读书,头脑早已生锈,怎么可能人到中年从语言学起,再学一门技术,及至明白美国的国情、生活、教育……我等不起他,也不相信他能。

兄弟姊妹们,请给我一些建议,并为我代祷,我的伊甸园究竟在哪里呢?

 

 

作者来自中国广州,现住美国佛罗里达州。

 

编者按:在异乡生活压力下,许多婚姻都有许多困难,对彷徨的郑敏敏,您有什么建议呢?请发表您的高见。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