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养夫妻的信任感

 

不要以为外遇只是玩玩而已,其实它伤害到配偶最根本的存在问题:我是否值得爱、值得接纳呢?

 

 

 

文/余裕义

 

 

 

内在的确定

 

谈到夫妻间的信任感问题,要回溯到他(她)各自的婴幼儿时期。

社会心理学家Erik Erikson,将人成长的过程分为八个阶段,其中第一个阶段(从出生到二岁),是最重要的基础阶段。他认为婴儿在此期需要学会的第一件社会性任务,是当母亲离开他的视觉范围后,他不致感到焦虑与激怒。

要完成这个社会性的心理建设,必须从许多次亲子互动的经验中,让婴儿感觉到,每一次母亲离开之后,不久她又会回来。婴儿因此逐渐地建立了一种观念,就是母亲乃是那个一定不会抛弃他的人。这样,“母亲这个人”,就由“外在的可预测性”,转换成为“内在的确定性”。

我们每一个人的人生过程中,都需要这一种内在的确定性,使得我们的潜意识有能力说:“我已经得到的爱足够多,因而我有能力建立外在的预测性去相信别人”。

Erikson认为缺乏这种基本信任感的婴儿将会产生婴儿精神分裂症(Infantile Schzophrenia)。当他长大成人,遇到挫折之时,例如失友、失恋或是失业,潜意识中就会产生一种强烈的被排拒感,使他重新与过去婴儿期所经历到的“原始的不安全感”挂起勾来。

结果他的潜意识就对自己说:“哪会有人接纳我、爱我、会雇用我?……”

结果他就退缩到自己孤寂、分裂与幻想的天地里面。

总之,心中没有信任感的人,一生将不断地寻求被爱的安全感。

 

 

外遇的杀伤力

 

所以,爱的能力是从被爱而来的,正如圣经所说:“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然而被爱感是源自无惧的信任感,神藉着婴儿期的亲子关系所建立的原始连系力,成为一个人终身蕴藏、使用不尽的爱之力量。这种亲子关系最容易在夫妻关系中再度出现,也就是说夫妻情结隐含着未了断的亲子情结。

因此,外遇的问题,有时虽是一时失足,原无恶意要伤害配偶,然而从心里上来说,外遇的杀伤力是伤害到配偶的自我价值感。如果配偶在婴儿期的亲子原始连系关系很紧固的话,就较容易自我疗伤,并接纳与宽恕对方的错误。反之,这种原始连系关系若是很脆弱的话,就很容易造成身心灵各方面的创伤。例如:

1. 心灵上的伤害:怀疑神的爱与信实,质问神为何让这种事发生在我的身上。

2. 心理上的伤害:怀疑自己的价值,我犯了什么错误?我在配偶眼中是否不值得他(她)爱?我没有吸引力吗?

3. 身体上的伤害:忧伤悲愤导致睡不好、吃不下,影响健康,甚至产生自杀的欲念与企图。

所以,不要以为外遇只是玩玩而已,其实外遇的人最自私,因为它伤害到配偶最根本的存在问题:我是否值得爱、值得接纳呢?

 

 

婚姻破裂的主因

 

夫妻间的信任感,到底包括哪些东西呢?

它包括:

1. 我如何学习去信任对方,此即Trusting的问题。

2. 我如何成为一个可被信任的人,此即Trustable的问题。

当夫妻之间的信任度与被信任度愈高,二人的亲密度势必愈深。相对的,当夫妻的信任度与可被信任度愈少或成反比,二人的亲密度也必愈低。

夫妻没有建立稳固的信任感,是婚姻破裂的主因之一。尤其是:

1. 有一方知道另一方在婚前本来就是很开放随便的。

2. 婚后的一方曾经有过外遇,可是事后夫妻没有共同把那一件外遇处理妥当,留下了阴影。

所以,夫妻之间若感觉到有信任上的问题,绝对不要沉默避谈,应当找一个适当的时间,彼此以坦诚、自省的态度,有错认错,不要辩护。应以宽恕包容的心胸,去接纳配偶的过犯,不要捉住机会教训指责、羞辱对方,令人下不了台阶,造成狗急再跳墙。

 

 

“透明纸”办法

 

那么,夫妻之间的信任感要如何来建立与持守稳固呢?

我建议有一个方法叫做“透明度”(Transparency),意即夫妻各把自己做到像一张透明纸,随时随地只要用投射器(projector)都能一目了然。夫妻之间应该是没有什么可隐瞒与欺骗的,这是圣经的教导。夫妻二人成为一体的真谛,表示我随时随地都愿意打开心门,请你进入我的生命深处。夫妻的透明度并不是像法庭中的检查官在审问嫌犯的动机与行为一样,而是彼此将一天的生活遭遇,无论是喜怒哀怨,主动地提出来与对方分享。如果你们夫妻每天愿意拨出十五分钟的安静时间去建立沟通,彼此流露生命中的心声,倾听对方的心情,夫妻应该不会发生婚姻的大危机。

 

作者为心理协谈牧师,现居美国洛杉矶,创办有“家庭希望线”机构,专为华人提供婚姻与家庭方面的帮助。连络热线为:(626)285-1300,传真:(626)285-4878。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