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退房

 

亲友中十位中有九位再三开导劝诫,千万要保住这么大的房子,无论如何不能上交!要知道向领导要一点房子多么困难。

 

 

 

文/凌励立

 

 

 

 

“你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他的美意。凡所行的,都不要发怨言,起争论,使你们无可指摘,诚实无伪,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作神无瑕疵的儿女。”(《腓立比书》2:13-15)

九十年代中末期,随着住房政策的改革,在大陆掀起一股关注住房问题的热潮。人们热门话题之一就是买房子。我和我丈夫在九十年代初定居加拿大,但是还保留着上海的住房。到1997年春天,新的情况出现了……

 

 

一张纸片

 

故事要从小纸片说起。我们结婚五十多年,主要住在上海。五十年代政府统一管理住房,我们向房屋管理所租下一栋花园洋房底层,住了三十六年。三个子女长大了,儿子成家生了孩子,住得太挤了。1997年,我们工作的大学照顾我们两个老教授,分配给我们合肥路家属宿舍。新居面积很大,有一百平方米。因为是增配,校方要我们把原来住房交给学校。我们拿到一张小纸片,它是配屋证,上面写着“校产”。我把它当重要凭证收藏好。

 

 

危屋告急

 

我们在加拿大定居后,隔两年回去住住,平时房子就委托我在上海的妹妹和同事姚教授照顾。1996年,我妹妹多次来信,说我们楼上人家的浴室和厕所管道全坏了,导致我们家多次“水灾”,墙壁和家具霉得不像样。大学领导、亲友和姚教授都看过,一致认为不能住了。

我们夫妻两人商量后认为,我们年龄大了,虽然仍回上海,但住的时间不长,把房子还给大学算了。我们写了一份退屋报告,大意如下:“房子不能住人了,我们愿意结束租赁关系,把住房归还上交。虽然我们还是时常会回上海居住,但上海寸土如金,大学房屋也不敷分配,我们既已为大学的医教研究事业奉献了四十年,不愿在退休后增加学校的困难,不再申请分配住房了……”我们将这份报告寄给上海的姚教授,请他转交领导。

 

 

大浪冲来

 

我们的信寄到上海,上海的亲友、同事、包括姚教授,认为我们这样处理掉房子,非常吃亏。于是纷纷给我写来了很长的信,告诫我们:1. 上海寸土如金,房子就是钞票,千万不能放弃。2. 你们为大学工作了一辈子,这房子是属于你们的权利,不要上交!3. 你们认为房子不能住,修整一下也可以租给别人,每个月起码可以收5,000元人民币的房租。4. 你们既不要住,又不要出租,可以请领导再分配三房一厅或两房一厅的新公房。可以先买下来,再卖出去,转手就是几十万。5. 若你们没有钱,我们可以出钱出力,不必你们操心。说到底,你们先要转变观念,适应国内新潮流。这样,你们就可以用这房子去大赚钱。

接到这样的信,我昏头转向,好像天方夜谭。现在怎么会有这样的事?不可思议!我们这几位小辈一向待我们好,不会骗我们。她们非常能干,消息灵通。我接二连三收到她(他)们来信,心里很烦,觉也睡不好。别人都看出我们有一条发财大道,还要帮我们去走,我要不要走?

我这条小船就迎面遇上了大浪。然而,我内心深处有个避风港,就是主耶稣。我为人处事的根据是神的话,就是圣经。我没有什么要转变观念去适应新形势。那些日子,我看得最多的是《箴言》。它论述金钱财富是好事还是坏事,聪明人和愚昧心是怎么看,以及怎么看不义之财。许多话都像是对我说的。我明白金钱不是不必要,但是如果是不义之财,一分也不能要。我们这房子是校产,我还好好地保存着那张配屋小纸片。我个人的领受是,绝对不能用校产去赚一分钱,因为我是基督徒。我写信请姚教授快把我们退屋报告交给领导。

 

 

上海退房

 

1997年3月我们回上海办退屋大事。到后的第二天开始,新一轮大浪扑来了。原来房子是上海最热门的话题,牵涉到千家万户,和富的、穷的、住房大的,住房小的,都切身有关。许多同事,亲戚,朋友都来看望我们。十位中有九位再三开导劝诫,千万要保住这么大的房子,无论如何不能上交!要知道向领导要一点房子多么困难,而你却把大房子退掉,太“那个”了。(“那个”也许指吃亏,也许“太傻”。)

他们说,你们把房子出租,今后有了钱,回来坐飞机公务舱,可以睡好觉,不会累了。你们不要房子,今后回上海,住哪里呀?他们苦口婆心,劝的人中有老百姓,也有领导和党员。

刚回去的十多天,我头也搞昏了,我对他们说,我住的是校产,我认为出租是不合法的。他们中有些人说,这是合法的。有些人说,现在很多事没有合法不合法,反正人家就是这么做。我抱定主意按圣经的话去做。《箴言》说得真好:“少有财宝,敬畏耶和华,强如多有财宝,烦乱不安。”“多有财利,行事不义,不如少有财利,行事公义。”我靠着主的话,没有被大浪打翻。办好退屋手续,最后一道就是把那写着“校产”的小纸片交还给大学领导。

 

 

余波荡漾

 

“那合肥路的房子现在怎么样啦?派啥用场啦?”回到加拿大后,我有时还要自说自话地问。其实,我是不必多问的。只是太念旧情,害怀乡病。1998年底,一位劝说我们最多的同事来信,告诉我们那一带的花园洋房全要拆掉造学生公寓。我们邻居几家教授要被“动迁”,教授动迁安排肯定比一般人好得多,也许还可以“货币分房”,拿到几十万。她为我们万分懊悔。她知道我们顽固,添上一句,说她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给她回了信,感谢她的好意。但我说我们是逆水行舟,至今不悔。我们不是君子,只因为是基督徒,行事为人要按圣经的话。我个人认为房子是校产,我们按这个原则办,不能做心里不安的事。

这三年多发生了许多事,使我明白只有神引导我前面的道路。当初在照顾我的房子上能出力的姚教授,刚好在我们完成退屋手续的第二天,就调动工作去了北京。我自己身患重症,根本没有精力和体力为房子再操心。当初如果顺从人意去申请房子,真要给自己背上更重的包袱。古哲人亚古珥求神两件事,一件是使虚假和谎言远离他,另一件是使他不穷也不富。这也是我的祈求和心愿。

 

 

快乐结局

 

我因为癌症,加拿大动手术和放射治疗以及长期复健,和上海阔别三年,2000年4月才再回上海。没有自己住房了,用不那么悦耳的说法,是“homeless”,也就是无家可归。但是神并没有让我有那么一种感觉。我们工作的上海二医大,招待我们住在大学校园里面的宾馆。我们一下飞机,校长就派人来接我们去宾馆。大学领导说:“你们要住多久就多久,今后再回上海还来住,就把这里当你们的家。”我们住了一个月,老同事轮流给我这没有牙的老人供应合适可口的软食。

我们退屋的事看来在大学里已人尽皆知。看到我们的人有各式各样的表情。个别人忍不住告诉我们,我们邻居两家教授已迁入高级公寓,单位为每家付出六十万元。我默默地做出反应:我不后悔!我决不去听,不去问,不去想。要牢记主耶稣的教导,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不配进神的国。我去看过我们过去的住所,它已夷为平地。废墟上正在建筑学生公寓的十九层大厦。我们无偿上交大面积的住房,可说是“添砖加瓦”。工作一辈子后还能为学生作出贡献,心里没有一丝遗憾。感谢主,真是施比受更为有福!

 

作者来自上海,现居加拿大多伦多。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