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走过平庸、孤独、疾病的日子…… / 缺i的fish

《机智的医生生活》海报 / 来源网络 

 

 

 

文 / 缺i的fish

 

 

 

寄居也当有梦想

 

最近看了一部韩剧《机智的医生生活》,剧中的5位中年医生,个性迥异,甚至各自有着小偏执,却都内心柔软温和,能直面人生中的黑暗,愿意尽力给所接触到的人带去光明。

鲁迅曾在《记念刘和珍君》一文中说,“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我想他们是医生圈里的勇士吧。也正因如此,他们才能在大学时的一次机缘巧合互相认识,一直相互陪伴走到中年,成为彼此最默契的好友。

他们在医术上精益求精,但又不只是追求工作上的专业性,在面对病人时,他们更有同理心,总能照顾得更加周全。剧中,大部分场景是他们上下班的日常,有各种张力,也有各种温暖。每集剧的末尾都会有一段他们私下成立乐队的训练场景。他们脱下大白褂,沉浸在演奏中,仿佛乐手歌者才是他们唯一的身份。

这就是他们的机智生活。乐队是他们释放压力,寻求内心安宁的栖息地。他们每天面临各样的病人,随时经历生死;人到中年,也会面临婚姻、情感的各种问题。他们从乐队中获得前行的力量,在冷漠中散发温暖,活出与众不同的人生。

这让我联想到我们这群属上帝的儿女,在世上寄居的日子里,接触的大部分人并不认识主;每天从各种渠道接受的信息、观念,很多都是违背圣经原则的。我们又要如何过一种机智的寄居生活呢?

 

 

难逃“平庸”

 

再过两年我就步入40岁了,依然单身,父母已不在人世,我是真正的孤家寡人。这也就罢了,身体还欠佳。倘若有点非凡才能也就好了,可我却只是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凡人。再不然,有点美貌也是可以的,可惜都没有。

像我这样一个单身者,又该如何过一种机智的寄居生活呢?

面对平庸的压力,圣经上说:“所以,你们或吃或喝,无论作什么,都要为荣耀上帝而行。”(《哥林多前书》10:31)

曾经,我也是那个为梦想愿意披荆斩棘的少年,后来几经生活风浪,在寻找人生方向的过程中,我竟意识到:原来梦想可以那么有意义,为主耶稣可以大发热心,可以像那些宣教士一般,开拓福音的疆土。

所以,当自己喜欢的一对夫妻告别生活了几十年的家乡,去到一个完全陌生甚至有些危险的地方传福音时,我也热血沸腾,差点跟了去。如果当时我再勇敢一些,再有信心一些……我是不是就不会是如今这副平庸模样了呢?

后来,我又有一个机会过热血沸腾的日子。

2019年末,我被查出得了一种罕见病。在一个月左右的挣扎痛苦之后,我顺服了。我突然觉得自己很不一样,上帝肯定有他特别的使命在我身上,不然我怎么会有一个基因跟常人不一样?

我开始想给患同病的群体传福音,我加入病友群,积极认识并接触适合的福音对象。期间,我写了几篇见证文章,也投了稿,把自己感动得痛哭流涕。不过好景不长,我很快就发现群里的气氛一片消极,病友的思想观念很难改变,简直无法沟通,还未正式切入福音,我就被吞没在汪洋大海了。

一年多了,我没有在病友群里撒下一粒种子。我还是如此平庸,没什么不一样。

 

 

从温暖周遭开始

 

看来,想要在信仰上建立丰功伟绩也是无望了。年纪渐长,身体又倍受局限。之前尚且经常去医院探访,现在连探访都少了。我常常会有一种辜负上帝给我这些时光的紧迫感,但行动却是跟不上。痛定思痛,我想我至少可以选择在平常的日子里机智地生活着。

我没法成为硕果累累的宣教士,没法成为出色的传道人,没法著书立说,有的只是平凡的日子。我开始接受这样平庸的自己,不再眼高手低,学习或吃或喝都是为荣耀他而行。

每天早晚,我在固定时间灵修,在暗室里与主亲近;自己的哥哥姐姐还没信主,我不再只是跟他们谈论大道理,我反思跟他们相处时自己身上的问题,开始从行为上让他们看到主耶稣的恩典。

我主动去跟陌生的邻居建立关系,从主动串门分享食物开始,慢慢熟悉起来了,我就找各种契机给他们讲福音;每天接触的同事,我也会多一些关注,他们的问题是什么?需求是什么?慢慢给他们传递福音的信息;还有我的那些未信主的好友,每次相约我必先祷告,虽然并非每次都能切入福音话题,但我知道每次与他们的接触都在上帝手中。

渐渐的,我的心不再因自己的平庸而焦躁不安,我深刻意识到我的阿爸父并非看我做了什么,而是看我为了什么而做。

 

 

疾病带来信靠

 

面对疾病的压力,圣经上这样鼓励我说,“我的肉体和我的心肠衰残,但上帝是我心里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远。”(《诗篇》73:26)

对于身体的逐渐衰残,我比正常人体会更深。我的病就是进行性肌无力症的一种。身体会越来越容易疲惫,以前能跑能跳,现在只能走路,而且只能慢慢走,否则容易摔。爬楼梯更是吃力,我也不知哪一天连走路都不行了。

我担心自己孑然一身,无人照顾,若哪一天出现意外,我会凄凄惨惨地死去,尸体还要好几天才被发现。我也会规划自己的将来,如果将来有药的话,我要如何承担费用?或者没有药,我又要如何保障自己的生活?除了这份工作,我还能通过什么渠道赚钱?我寻寻觅觅,去学习理财投资,学习写作,也会想是否可以尝试运营新媒体……脑海里的想法很多,心里的焦躁不少。

疾病困扰带来的压力每天如影相随。但也正因如此,让我深刻领悟到只有主耶稣才能成为我的依靠。

我越软弱,就越依靠他;我越依靠他,就越能经历他;我越经历他,就越认识他。他不断用圣经的话语提醒我:规划以后的生活无可厚非,因为人也要殷勤劳作,不可懒惰;但我内心真正的依靠和力量只能来自我的主耶稣。

明天会如何,我不知道,即使我腰财万贯,最终也会如风逝去;即使我真的凄惨死去,但也在他的手中。更何况肉体安危又算得了什么呢?我所要关注的难道不应该是我的属灵状况吗?

上帝给我的恩典已经很多,有稳定的工作,目前生活尚能自理。我常想,以往向他求的过多了,如今我只想求直到见他面的那天我都能自主生活,这就是极大的恩典了。我唯愿自己一生不偏离他的道,即使有一天无法独立行走了,他依然是我的依靠,是我心里的力量,是我的福分,直到永远。

 

 

孤独也是祝福

 

面对孤独的压力,圣经上这样鼓励我说,“况且,我们的软弱有圣灵帮助,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罗马书》8:26)

单身独居,会时常孤独。我的孤独感并非来自没人陪伴,而是来自内心深处的需求。

日常生活中,除了上班,参与教会生活,独自回到自己的小窝,我也是很舒适的。我喜欢看书、看电影、听音乐,我喜欢思考、喜欢写作……一个人的时间里,我也很自律,做事效率高,甚至觉得独自生活更自在,所以我反而会求告主耶稣让我多走出去跟人接触,建立关系。这样说来,我并不孤单。

但我确实孤独。母亲的去世,是我心里的一根刺,那时我尚未真正认识主,没能将福音带给我的至爱亲人;在个人感情上,我单纯的信任和付出,换来的却是背叛和抛弃;疾病带来的感受,只有自己知道。

我不是说我比任何人都更早经历父母双亡、感情背叛、身体衰残……我只是查看身边熟悉的姐妹们,我实在没办法向她们诉说我心里的苦楚。她们也不是没经历困苦,只是在相仿的年纪里,我经历得更多、更早。我的梦想、害怕、喜乐和试炼,似乎无法跟她们完全分享。于是,在软弱时,我便倍感孤独。

然而,孤独也可以成为一种祝福。我知道人都是有限的,我们无法完全体尝别人的感受,然而主耶稣却知晓我内心的一切。他在客西马尼园里度过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刻,他经历过人间极致的孤独,岂不能全然知晓我的孤独吗?

每当孤独时,我就会更加靠近他。即使我无法说出内心的种种感受,圣灵也会在我里面同我一起叹息。

正如经上说,“我坐下,我起来,他都晓得,你从远处知道我的意念;我行路,我躺卧,你都细察,你也深知我一切所行的。”(《诗篇》139:2-3)

于是,我慢慢接受孤独。孤独并不是一种阻碍,而是让我更加真实地经历主耶稣的同在,因此孤独成了我生命中的祝福。

 

 

尾声

 

我原本就是个爱思考的人,如今步入中年,更是常常思想。虽然平庸、疾病、孤独,每天的压力依旧存在,但这些都是短暂的,因为在世的日子如影儿,不能长存,我感恩自己是个寄居者。

然而,这寄居的日子也很重要,不是为别的,是为见证那永恒的福音。我要继续机智地生活着,靠着他的恩典与大能。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