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有上帝,请你回答我…… / 寸草心

 

 

 

文/寸草心

 

 

 

元旦之后的这一夜,小易漫步在异国街头,四下无人,只有冰冷的钢铁机车在身边飞驰。再也不用受父母管束的轻松自由,转眼间已被严酷的现实重重压住。

 

 

只想尽快毕业

 

堂叔虚弱的声音言犹在耳:“……只是,我9个月前确诊肺癌,花掉一大笔钱,开学之后你在校园找份工作吧。”

她早听说美国的学生大多半工读,但出国前父亲说她不需要,因为做大生意的堂叔会包揽一切费用。

自从踏足这大洋彼岸,她好几次幸运地得到帮助或遇上心烦的事,都举头望天。此刻,她又下意识抬起头,只见一轮明月,星光闪烁。上一个满月夜,她和大学刚毕业的发小们喝小酒道别,有人说:“到了美国,记得看看那边的月亮是不是特别圆哈!”好朋友私语:“以你父亲的地位,何必去外国打拼?你娇生惯养吃不了苦……”

抵埠不久,堂叔难得有一次和她聊起来:“我大哥早逝,死于肺病,最小的弟弟肺也有问题,三十多岁那年也差点没了,他自己向耶稣求救,竟活到现在,他一家4口都很信。”“那你呢?”“我才不信呢!”小易心里纳闷:那为什么要我进一所天主教大学?

在广州念英美文学时,她就已经对著名的石室教堂很好奇,如今校园里就有一座十分漂亮的玫瑰白圆形圣母教堂,近在咫尺,她却连参观的冲动也没有了。回想在广州的那4年,物质丰盛,父亲的社会地位不断上涨,她却不觉得自己更快乐,只觉得生活百无聊赖。到美国来读工商管理研究院,感觉人生有了新目标,只想专心学习。

思前想后,小易决定不用打工的办法减轻堂叔的负担。她发觉自己有能力每个学期多修两科,一年左右就可以完成两年的学分,还幸运地拿到那家天主教会一位华裔长老提供的全额奖学金。确实,节省时间就等于节省生活费,比半工读更有效率。

她心无旁骛,全速修课,只想尽快毕业。有一群其他学校的港台生,曾邀约她去团契交流,听见他们称上帝是天父,她就满身不自在地逃跑了,因为在她心中没有人可以取代自己父亲的地位。

 

 

自己真的很可怕

 

第2年初夏,小易如期提前毕业了,拿到为期12个月的留学生就业签证就开始找工作。

求职信一封又一封地从租住的小屋送出去,两个月过去,连面试机会也没有。第3个月,见了一家大银行,人事部职员却说:“我们不会为见习生办居留。”小易明白了,没有身份真的是问题。

一晃5个月快过完了。一天,小易在超市第1次抵挡不住诱惑……她狡猾地遮掩,没人发现。离开现场之后,抬眼望天,尽是漆黑,她却老觉得有双眼睛在盯着。她暗暗自语:小易你真的很可怕,不就几块钱的东西?怎么会……

但她心里实在堵得发慌啊!一路走来自给自足,什么坎没跨过呀,竟被一个垃圾身份挡住了路?尚未好好认识这世界,不甘心就这样回家,可留也不是,走也不知还能去哪里,明天、还有明天的明天,该怎么面对啊?!

侥幸心像鬼魅似地缠着她,于是在超市又有了第2次、第3次的偷窃,仍然没人知道,她知道自己快要变成惯犯了。这时,她接到在来美飞机上认识的白人老太太贝蒂的一通电话。贝蒂知道她需要工作,就热心地介绍一位富有的朋友聘用她把数段《道德经》译成英文,让她有个寄托。

 

 

人生有答案吗?

 

在大陆没看过的古籍,居然在美国捧读,小易有一种特别的悸动。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读懂了《道德经》那几段艰涩的文言文,那年代还没有谷歌,全靠出国时带了很久以前用过的《中学生文言文词典》。那朋友读了译稿后居然惊为天人,说比市面上出版的译得更好。小易却毫不放在心上,因为她只喜欢做生意,但对那个“道”倒是产生了极大兴趣(成为基督徒后,才知道此“道”与圣经中的“道”不一样)。

小易心想,既然它掌控天地的规律,若顺势而行,岂不所向披靡?可惜老子也不知它是谁。而且,书中不少内容再次勾起她对人生的感悟,触发她回想自己的过去,实在太明白富贵荣华的虚幻了,童年时脑海闪过的问题又重新浮现:生命就是出生、长大、读书、成年、工作、结婚、生养、然后变老、死去,再一代人又重复一遍,那不是很无聊吗?

在她还年幼的时候,就已经努力想象过死后是不是漆黑一片,不过自从有一回梦见爸妈在自己墓前哭泣,就再也不忍心想下去了。然而,挥之不去的虚无感一直像口香糖那般黏乎,怎么也甩不掉。

小易8岁时第1次读《红楼梦》就不喜欢林黛玉,但越大越像她伤春悲秋,而且内心很冷酷,这着实令小易沮丧,但也拿自己没办法。每一段感情走到某个阶段她就想逃跑,因为深知自己的爱不够,恐怕结局可能像生命的尽头那样阴郁。大学4年,她跑图书馆不是读教授指定的作品,而是看传记和回忆录,因为想知道人生是怎么回事,将来的路该怎样走。但是,没有找到答案。

 

 

请你回答我

 

有一天,比她早1年毕业的华人学姐打来电话:“我明天就搬去邻州找工作了,你也考虑过来吧,这里生活费太高……对了,我刚刚在华人信义会受洗了,一群很善良的人呢!介绍你认识好不好?”

不久,小易来到他们的夏令营。那是一个美丽的海滩,小孩欢跑,大人唱诗,海鸥飞翔,呼啸的海风暂时吹走了她的忧愁。一连几天,讲台上谈论她感兴趣的人生诘问,也谈宇宙和生命之源。生平第一次,她听到别人以崭新的角度回应自己内心的纠结,她如饥似渴。眼前的一切都很美善,但她思量:除非上帝是真的,否则也是很无聊。

第3天晚上,她想离开了。“看起来你很投入呢,有什么想法吗?”学姐的朋友问。“其实我听明白了你们说的,但你可能也知道,中国人满天神佛的,我对那套不感兴趣!”小易率直地说,“不过,我觉得冥冥中好像是有主宰的,但是不是你们讲的上帝,我就不知道了。”“那你可以自己去问问他嘛!”

也是喔,不问白不问,小易想,如果是真的一定会有反应,没有就是假的。那天入睡前,她在漆黑中鼓起勇气说:“如果你是真的,请让我知道,他们这几天所讲的整套道理、所称的上帝,就是你吗?”

一觉醒来,阳光从窗外直射到床边,显然比平日更加明亮。上午的演讲是营会最后一讲,当她听到道成肉身的圣子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似乎鲜血如瀑布似地从半空倾泻而下,从她头顶一直淋到脚跟,热泪随即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

“对,正是我。”小易听见了这个温暖而真实的答案,哭成了泪人。泪眼中,她看到自己偷盗,看到自己伤害过的人以及伤害过自己的人,看到自己内心的冷酷,看到无法克胜邪恶的扭曲心思……

她苦啊,但那位在天上洞悉她一切幽微之痛的主宰,还透过讲员的口告诉她:“因为体验过人间最大的痛,所以主深知你的软弱,也赦免你一切的过犯,他已经用重价从罪的权势下赎回你,死亡的毒钩再也不能阻止你与掌管生命的独一上帝紧紧相连。”

不知哭了多久,当众人唱起《我知谁掌管明天》时,她仍然泪流满面,但一听就爱上这首诗歌。接过姐妹递上的纸巾,她擦干眼泪,安静聆听:

我不知明日将如何,每时刻安然度过;我不求明天的阳光,因明天或转阴暗;我不为将来而忧虑,因我知主所应许;今天我必与主同行,他深知前途光景。

许多事明天将临到,许多事难以明了,但我知主掌握明天,他必要领我向前……

 

 

我不知明天的道路

 

 

编注:此文为真实的经历,非虚构小说。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