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上帝的孩子

基督徒常说的话“我们是上帝的孩子”,常会让我想起我的童年,我曾经是在乐园里生活的孩子。

 

 

 

文 / 孙基立

 

 

 

我的小宝宝已经7岁了。他有时会问我一些问题:妈妈,上帝真的能听见我们的祈祷吗?我迷路了,可以祈祷让上帝把我抱回妈妈那里吗?我们以后都会到上帝那里去吗?……

有时一些问题还真的有深度,我一下子答不上来。

 

 

信仰的启蒙

 

我试图回忆自己小时候父母是怎样给我解释这些问题的。我的童年仿佛借着小宝宝的提问,又回来啦!

我小时候,父亲在大学教书,教师宿舍就在校园内,邻居们都是父母的同事。那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校门口有一片荷花池,夏日微风送荷香。校园大道旁种满了法国梧桐,秋天时,树叶金黄,铺满道路。

大学附近就是农田。空闲的时候,我去看油菜花,摘牵牛花,采能吃的各种野果,吸花蕊里的花蜜……

那时,父亲每天带我去散步。在夏天的晚上,银河特别清晰,他会教我辨认牛郎织女星,同时告诉我,我们人类是宇宙中小小的微尘,而宇宙的距离单位——光年,是光走一年的距离。我们今夜看到的星光灿烂,也许那颗发出光亮的星星早就消失了,但是它所发出的光今天被我们看到。

同时他告诉我,人类的智慧虽然伟大,但广袤宇宙的奥秘远远超过人类智慧的解释和想象,而且分子原子是另一个“宇宙”,人类无法企及。所以说,天体宇宙的确是有设计的,我们人类连理解都很困难,最多只能描述其中的某些规律,更不用说将宇宙创造出来了。

父亲的专业是机械工程,我常常看他画那些非常复杂的设计图纸,他讲述这些和设计有关的事物时,有一种天然的让人信服的语气。“上帝”的概念,就在这样的叙述中很自然地进入我的生活。

妈妈则用另一种非常清晰的方式向我介绍上帝,她讲的儿童版的圣经故事很有趣,但是也有一些自己不解的内容。例如,圣经中的杀戮和兄弟间彼此欺骗倾轧的故事。

妈妈告诉我,上帝当然不喜欢这些事,不过这些故事说明人类的心灵有时候是肮脏的,要依靠上帝的力量才能走正路。《箴言》中各种充满智慧的话,让我对未来的成人的世界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让我遇到居心叵测的人也不会毫无心理准备。同时也让我了解,虽然世道会有不公,但上帝的公义和智慧永远胜过人类自以为聪明的算计。

 

 

父母的孩子

 

那时,大学教师的生活很清贫,但是父母总是将最有营养的东西留给我和老人,所以我从不觉得有任何缺乏。

夏日里,蝉鸣阵阵,夹竹桃的粉红花朵下常有叫卖雪糕的冰棍车经过,家家的孩子会攥着5分或者3分的硬币去买。我还清楚地记得那种清凉的甜味,在夏日里,手里有这样一支冰棍真是豪华呀!长大后,我对奢侈生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追求,因为我从小就知道,简朴有爱的生活其实是最幸福的。

邻舍同龄的小伙伴都上附近的同一所小学,放学回家常一起做功课,然后一起跳皮筋、踢键子、跳房子、用橡皮筋翻花,这些都是女孩子们常玩的。男孩子们就玩各种打仗的游戏,大学的校园有点园林式的神秘,这里一片池塘,那里一片柳林。

邻居都是爸爸妈妈的同事,散步时常遇到他们,很多大人也带着孩子出来散步,我们一群小孩很快就熟悉了。孩子和大人在彼此看得见的距离分别营造出两个世界,大人聊他们的事,小孩子去摘野花,用柳条编花环,玩沙子,做游戏。大人和孩子都自得其乐,小朋友们玩够了,挥手告别,相约明天再见。大人们也彼此道别,然后各家继续散步。直到现在,这群儿时的小伙伴彼此还有联系,讲起那段时光时,个个眉飞色舞,喜不自禁。

我回忆起这段往事,忽然觉得,这就是大学的精神:让一个在知识的世界中还是孩子的年轻人,自由地探索他感兴趣的领域,寻找志同道合的探索者,而长辈就在远处关照他们,时不时提醒他们时间到了,该往前走了。同时,长辈们也有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他们之间也有热烈的讨论。而大自然的奇妙就隐藏在每一朵野花,每一粒沙子中。大人孩子都在享受他们聊天游戏交流的背景:广袤的大自然,并热衷于其中一些新奇有趣的发现。

 

 

上帝的孩子

 

而信仰又何尝不是如此!上帝没有强迫任何人,他通过人类的生命和历史进程,让人类在各种境遇和选择中认识他。他就像父母:父母并没有强制性地要求我跟从他们的信仰,但是他们带着我徜徉在精神世界中的美景,让我知道这些美好的事物都有一个神圣的源头。他们对于我在信仰世界的探索和疑问,都是采取尊重宽容的态度。虽然我有徘徊怀疑的时光,他们也会有担忧,但是他们一直都为我祈祷,总是相信上帝会亲自带领我的道路。

基督徒常说的话“我们是上帝的孩子”,常会让我想起我的童年,我曾经是在乐园里生活的孩子。父母的自由开明,循循善诱,他们将上帝告诉我,同时,也将信仰中那种爱、尊重和宽容融化在父母子女的关系中。

今日当我有了自己的孩子,给他讲儿童圣经故事的时候,就会回忆起自己童年这些温暖的时刻。我是否能像我的父母那样,以宽容开明的态度和孩子交流信仰?我为他未来生活的世界担忧:战争、疾病、环境污染的威胁远远没有消失,这个世界的节奏也越来越紧张,思考的空间和时间在逐渐被挤压,他将以什么样的方式去思考生命、上帝、世界的命运?他将走一条什么样的人生之路?

我在电话中和妈妈谈到这些,她说:“没关系,我们都是上帝的孩子。我们虽然教养你,但你还小的时候,我们就将你托付给了上帝。”

看着我的小宝宝睡觉时红扑扑的小脸蛋,我总会感恩上帝通过我的父母,曾经给我一个幸福快乐的童年,希望他也能给我的宝宝一个幸福的童年。

 

 

(图片来自pixabay)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