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许他灿烂笑容

 

 

 

文/欢然

 

 

 

 

甜蜜

 

我爱看他笑,越灿烂越好。

嫁给他那年,我48岁,他47岁,我们认识一个月后就在祷告中确立关系,第3个月就结婚了,可以说是闪婚。

第一次注意到他那灿烂迷人的笑容,是婚后他把宿舍里的东西打包带回家时。他站在小区门外不远处等我,当我听到他叫我时,便撞上了他的笑容,是那么灿烂,让我意外,我的心被温柔地触碰到了。

他就是我的丈夫微峰,快50岁了还像个大男孩,总能跟小孩儿玩得很嗨,比如他们学堂的孩子、主日学的孩子、他的外甥。

婚后不久,一天早上,微峰躲在小房间门后跟我藏猫猫,我叫他也不应声,害我到处找,就在我想哭的时候,他跳出来,搞得我又高兴又生气。

每天早上,习惯早起的他,总是先祷告,再做饭,然后叫我起床,递上一杯水,要我喝完再下床。然后我们一起灵修后再吃饭。我去上班前必定要有一个分别时的拥抱仪式,有一次我跟他怄气忘记拥抱,他还是坚持把我拉回来,拥抱后才肯放我走。

我在华尔街学校进修英语,每晚他都在家门口的公交车站接我,常常躲起来,我以为他没来,他就忽然出现在我身边;有时是我走到他身边他还没发觉,我大叫一声跳到他面前,吓他一跳。

当然,这是我们的温馨日常,却不表明我们的生活甜得腻人。

结婚前,我们约定要学习一对基督徒前辈夫妻不吵架,头一年基本做到了,接着的两年里爆发了几次争吵,以至于第2年微峰在年终数算恩典时,说他这一年很少感到幸福,我也确实不大看到他的灿烂笑容。跟弟兄姊妹沟通,好像家家如是,有本基督徒婚姻辅导书里说,一对夫妇一生中会有一百多次想把对方杀死,二百多次想离婚。

 

 

磨合

 

其实,我只想不吵架,能顺服他、尊重他,能让他常有灿烂笑容,但后来我发现,只有神才能让他笑成一朵花。可我当时并不甘心,我几乎是发誓要让他脸上的笑容永不消失。

结婚七八个月后,微峰失业,接着的18个月里,他只能做做临时工作,一步步的很不容易。起初他想在家收几个学生,办晚托班,就是放学后把孩子接回家,负责辅导作业,吃一顿晚饭,但人数太少没办成,只找了两个学生课后辅导;后来他想去考消防师,交了8千元学费给北京某机构,但因他没有社保记录,考试泡汤,学费白交;原本朋友那里有个做设计的岗位,但微峰年纪比较大了,不适合熬夜,加上当时想考消防师,结果岗位拱手让了人。

弟兄姊妹和父母亲都为他着急。虽然说弟兄是要养家糊口,但也要看神怎么带领,怎么开出路,我们不能走在神前面。只是有一次,我被亲人催急了,回家数落他不会赚钱,还要靠我养家,他生气罢饭,说饭是我买的,他不吃,不敢吃。我们争吵起来。不过睡前就和解了。

此外,一些生活细节也需要磨合。他喜欢古典美女,吃饭细嚼慢咽,我偏偏是吃起饭来风卷残云;他不吃零食,我却爱吃;过年我给小辈们买的零食,几乎都被他吃完了,理由是为了不“祸害”孩子,他宁愿“祸害”自己,我就不好意思再买了;他走路带风,我穿高跟鞋,四平八稳,他总说穿平跟鞋对关节好,我却爱臭美;他有时像爸爸,规定多:比如晚饭要少吃,饭后不能吃东西,睡前不能吃水果,新烧的水适合喝,陈水适合用,睡前不准玩手机……

他做个饭,东西摊得到处都是,乱糟糟,脏兮兮,我看了常会唠叨,他就心里装着不高兴,看见我吃饭掉在桌上,就立马狠批我一通,出口恶气。我现在很注意,尽量不唠叨。

磨合肯定难受。尤其他总爱说:你这个不改正,以后孩子都要跟你学坏了。而且,他给我的榜样是卫斯理的妈妈,要我每天祷告不少于半钟头,压力着实不小。

 

 

顺服

 

记得婚前,我曾在团契分享过安徒生的《老头子的故事》,说妻子要顺服丈夫。在婚礼上,司仪要我俩分别用一句话向对方表白,我本来想好的是:我愿意一生敬你、爱你、顺服你……。可一紧张,“顺服你”三个字漏掉了。

婚后,我才知道,要顺服丈夫实在太难。首先,我不愿意他靠我的薪水过活,而不去工作。但其实我们已是一体,我们的家属于神,连我们自己都是神的。我这样小心眼是不对的。圣经上也说:“多收的也没有余,少收的也没有缺。”(参《哥林多后书》8:15)

另外,我们的家庭事务是对半分摊的。我洗衣打扫卫生,他买菜做饭;我做了自己当做的,就会去要求他,有点交换的味道,没有在爱中包容。

我还希望他能处处呵护我,他一“修理”我,我就受不了。因潜意识里,我觉得自己很好,不该被“修理”。

头一年我们还算甜蜜,第二年下半年,尤其在他消防师考试泡汤后,有次我听人说,争吵不影响夫妻感情,反而有助于调解家庭气氛。我心里对“不吵架”的约定就有点懈怠。

有一天晚上,微峰叫我去把客厅的台灯关了,我不高兴他指使我,就烦他一句:关不关都没关系,就几毛钱电费。他一下子就生气了,把所有的灯都打开,我开始想服软,给妈妈打电话求助,妈妈让我们祷告。我就强压着火气去把灯都关了。想跟他好好说话,哪知他还是拿电费说事,我终于歇斯底里大爆发,把灯全都关掉,不让他看书,还差点把他赶出去。

后来几天,我们又吵了好几次。我很苦恼,觉得还是守住约定不吵架好,因为吵架太费精力,也会犯罪,会生发恨恶对方的心,气头上说话不受控制,相互伤害,之后又必定要费时费力修补关系,正常的日子都无法过。

我告诉自己要想着我们的约定,要学习忍耐,逼着自己到神面前祷告。

 

 

偏离

 

有一次,他要去面试,我做好饭,要他早吃完早点去,不要迟到,他却觉得时间充裕,一点不急,我越是催他,他反而更加慢吞吞,这下惹恼我,说了些他不要做浪荡子吃软饭之类的话,他就说不吃我做的饭。幸而因下大雪取消了面试。我就去讨好他,邀他一起去买菜,他不肯。我伤心,狠狠地带上门走了。他多次打电话我都不接,他以为我离家出走了。我一路想着他这么气我,怀疑他是不是坏人,想着我过去受的所有委屈:来自社会的、父母的,现在还有他带给我的,心都凉到底了。

后来我回到家,说如果我们的婚姻不出于神,我愿意离婚。还写下一份遗嘱,根据遗嘱内容,如果他是好人就有机会继承并享受我的财产,否则就不可以,是一份防小人不防君子的遗嘱。

当然,后来我们一起回到真理里,就知道我们不能离婚。

还有一次,那是我第一次知道自己里面有暴戾,真是个罪人。

他把自己的钥匙、钱包弄丢了,里面有家里和父母家的钥匙及各种卡。我急着叫他去挂失,他却觉得没丢不肯挂失。我气地去拧他的脸,他就来激怒我,我说了句“想杀人”,他就去拿菜刀递给我,我哭笑不得,狠狠把刀摔在地上,刀把碎了。我没想到自己盛怒之下会如此失控,想起来都后怕。后来,他的钱包找到了,就在包里,是因为放错了位置,所以一时找不到。

 

 

归正

 

我们婚姻的第3年就这么开始了。我们决定回到约定中,不再吵架。因为吵架一定会恨人,圣经说恨人就是杀人。回到神的真理和爱里,我们才能看清自己,学习更像神。除了听一些婚姻辅导,我妈妈教我们一个办法:一生气就跪下祷告,向神倾诉,多想想怎样荣耀神,怎样爱对方,然后心平气和地一起谈心沟通,消除矛盾。教会弟兄姊妹也劝我们彼此相爱,常常提醒我们,为我们祷告。

婚后头一年,我是在学英语的,有正事干着,不大有吵架的机会,也不太胡思乱想,所以还是不能太闲,各人当有自己的正经事做。所以,晚上一起散步后,我就在自己的电脑前干正经事。

其实老缠着他黏在一起太多,不如等他自己情愿。有一次他说,你怎么从来不提醒我少看手机多读经祷告呢?他觉得我对他过于纵容,没有督促他进步,对他没有属灵和事业上的要求,会让他感觉不安。我是因为曾听他抱怨自己的母亲,只知道督促他学习令他叛逆,所以我不敢管他。现在知道他还是想追求长进的。

要使他脸上常带灿烂笑容,只有求主恩赐,我太有限,耶稣才是喜乐的源头,回到真理中,才能得到喜乐。圣经说丈夫要爱妻子,妻子要顺服丈夫(参《以弗所书》5:22-25),但我们是两个罪人,就像微峰说的,我们里面没有爱,不知道怎么爱人,也不值得别人爱我们。我曾说他这是托辞,想逃避爱的责任,其实我也一样,做不到顺服;但要守住婚姻的盟约,没有爱和顺服是不行的。

他不是神,不如神更了解我,连我自己对自己的了解也不如神多,所以这是我们两个人相爱的前提。要在这个前提下去相爱,我尝过神的爱,不自觉地比较他的爱和神的爱,觉得就像一篇文章的标题:不完美是正常的,完美则是假象。我需要婚姻把原本的我显露出来,需要对方打磨我这个罪人,需要学习如何在婚姻中去荣耀神,去爱同样一个不可爱的罪人,因为神无条件地爱我们这些不可爱的罪人。

怒气中,我只有在神面前袒露自己的心声,求告他,神就使我回到正常的状态中,又产生对他的爱,愿意在日落前丢弃自己的怒气,愿意为对方改变,愿意学习相爱,学习沟通,愿意依然去爱。就像圣经里说的:“我妹子,我新妇,乃是关锁的园,禁闭的井,封闭的泉源……愿我的良人进入自己的园里,吃他佳美的果子。”(参《雅歌》4:12、16)

 

 

(图片来自pixabay)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