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追随佛陀到跟随耶稣

 

 

 

文/王艺婷

 

 

 

与多数台湾人一样,我生长在有民间信仰背景的家庭中。我在家是老幺,深得长辈和兄姊的疼爱,也是父母心中的乖小孩。我从小喜爱弹琴、唱歌,在充满爱的家庭中长大。

 

 

鸡汤式安慰

 

在我读中学的时候,妈妈和长辈们开始接触佛教。她们时常到极乐寺拜拜,我也存尊敬的心和长辈们一同去寺庙,甚至学习礼佛。因我喜爱书法,所以常去那里抄写佛经。

大学联考那年,我要报考音乐系,因为主修的是声乐,被练习伴奏的姊妹带到教会,那是我第一次踏入教堂。看到教堂外面几个大字“信耶稣得永生”,当时的我认为,这只不过是和佛教差不多的另一种宗教理念罢了。那时候,舅舅跟妈妈提到关渡基督书院也有音乐系,而且他说那里的女学生受的教育不错,都很有气质。我也就顺着家人的想法,报考并进入了关渡基督书院读书。

当时很不适应,因为我必须住校,只有周末才能回家,我从小到大都没离开过家。又因宗教背景不同,学校规定所有学生每天都要去听讲道和晩祷,其实自己内心很排斥,但我的性格温柔,只好勉强接受。那一年我的三姨丈病逝,这件事促使我开始去思考人生的意义、生命的价值和什么是真理。

从小到大,我没看过家族中办丧事,当看到亲人生死相隔,我实在难过,好在基督书院中每天牧师的信息和神的话都不断给我安慰。可是,因为骄傲和对基督教不了解,我还是常和基督徒室友和同学辩论:为什么总说你们信仰的是真理?你们的神是真神?我觉得他们很自以为是。又因一些基督徒行为不好,我认为自己还比他们好很多。当时,我把圣经仅仅作为“鸡汤”式的安慰之言,自己却不愿谦卑地聆听神的话。

 

 

哪个是真理

 

“真理”是我一直苦苦寻求的。

每周有五天我要在学校学习圣经,周末两天回基隆极乐寺拜拜。在这种情况下,我开始刻意将自己跳出这两种模式,去思考一些问题。比如:每个宗教都说自己是对的,哪一个才是真理呢?每个宗教都说自己敬拜的是神,哪一位才是真神呢?我认为这些问题非常重要。它们关乎我的一生,因为我不想成为一位假神真拜的人。

于是,我从耶稣基督和释迦牟尼佛的生平及两个宗教的教义去思考。发现它们实在是截然不同!不是像一般人所说,宗教都是劝人为善而已,若是如此就无真理可言。

我就想,若释迦牟尼是那位真神,那他为何要去菩提树下悟道呢?他自己不就是一切真理的源头吗?但圣经《约翰福音》第1章1节就说:“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约翰福音》第14章第6节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裹去。”他从死里复活,这和世上其他宗教大不一样,真理是经得起时间和空间考验的。我也到台北一些书局、图书馆查耶稣复活的明证,是历史上都可考据的事实。

有一次,在学校的礼拜堂听讲道,我并不是很在意台上牧师的信息。突然,我被写在墙上的校训吸引,并触动我深深地思考。“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箴言》9:10),我就自问自己,这几个字我都看得懂,意思也知道,但只有3个字比较陌生,那就是“耶和华”。为什么敬畏他才是智慧的开端?而且才只是个开端,而我连耶和华是谁也不知道,更不用说敬畏他,那我岂不是连智慧都没有?

不知为何,我心里完全“信”这世上有绝对“真理”。我就说:“神啊,求你让我知道谁是耶和华,并且带领我去知道真理。”很奇妙,从那时候起我就非常喜爱读圣经,但因骄傲,我又不想让室友、同学知道这位一直说自己拜佛的人居然爱读圣经,常常趁着房里只有我一人或半夜偷偷地读圣经。

 

 

流着泪悔改

 

神的话字字句句打动我的心,神的灵渐渐开启我的理性。圣灵帮助我知罪,认识自我。记得有一个下午,我独自在宿舍读经,读到“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以弗所书》2: 8-9)。我不禁流泪向神悔改,承认自己是个罪人,我需要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成就的救恩。因我就像那自夸的人,总以为自己行为好,却不知神是看内心,他来是要改变我们内心的和外在所有的不洁,他要赐予我们那伟大救赎的恩典。

我自己在房里做了接受主的祷告,之后再没骄傲地和人辩论,也勇敢地向人承认我是一位基督徒,并渐渐明白他赐予我音乐的恩赐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服侍教会和神。。

这亲尝主恩的滋味,何等美妙!罪蒙赦免,心中何等喜乐!盼望更多人认识这位创造主和救主。如今,我已为人母,在美国华人教会服事,生命里许多神恩点点滴滴数算不尽。

但愿神的旨意在众儿女和教会中遍行,也愿一切赞美和荣耀归给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

 

 

(图片来自pixabay)

7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