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三判死刑,敌不过神的奇妙看顾

 

 

 

文/石楠

 

 

 

2019年2月3日,突然接到加加的短信,她的先生嘉琳确诊肝癌晚期。而次日,就是年三十儿了……

K城的这个冬天格外温暖,阳光挤满了整个客厅。我正在预备年夜饭,突然接到这个消息,心一下子就沉了……

认识嘉琳和加加是在2018年。嘉琳儒雅,加加精干,他们还有一个7岁的女儿,笑起来酒窝甜蜜。夫妻俩特别恩爱,厨艺也相当了得,我们本来约好年初四去尝尝嘉琳的手艺。

我坐进沙发,捏着手机,写了删,删了写,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回复她。

 

 

首判死刑,主赐平安

 

春节前,他们带孩子去柬埔寨旅行,一家人特别开心。回来后,嘉琳感到肺部不适,就去医院检查,竟查出肝脏上长了一个16×13厘米的恶性肿瘤。医生说,肿瘤太大,无法手术,也没什么药可吃,回家吧。

刚得知这个消息时,嘉琳不免万念俱灰。孩子年幼需要父亲,父母老迈尚未尽孝,他和加加青梅竹马、风风雨雨,近半年才在基督信仰里得着甘甜,原以为前途一片光明,却罹患重症,万千的不舍和歉疚涌上心头!

拿到确认报告的那天中午,加加陪女儿午睡。当时,她心里特别难过,翻来覆去才睡着,却从一种奇妙的平安和幸福中醒来,眼里满了喜乐的泪水。加加说:“我从来没有过那样的感觉,我觉得神对我们会有很好的安排。”

从神来的信心,也极大地感染了嘉琳和公婆,一家人打起精神。爷爷奶奶做饭照顾孩子,嘉琳调养身体,加加寻找治疗方案。

年初三,我们去看望嘉琳。他说,自己已经没有惧怕,因为坚信神看见了他的软弱,神在怜悯、看顾他。一切都在天父上帝的手中,顺着走就是了。

嘉琳脸上流露出的平安极大地安慰了我们。我们一起祷告,祈求天父的怜悯和祝福能大大地临到这家人。

 

 

外医会诊,初现生机

 

2月11日年初七,加加在线约到了一次美国专家的远程会诊。专家认为嘉琳的身体状况还行,可以赴美接受抗癌治疗。目前,最先进的抗肿瘤药物就在美国。他们选择了国际上屈指可数的抗肿瘤医院休斯敦的安德森医院。

通过一位熟识的姐妹,加加与当地的义工组织光盐社(可为赴美治疗癌症的华人提供服务)取得了联系。第二天,光盐社帮助把嘉琳的病例提交到安德森。三天后,他们接到医院发来的入院许可,正式排队就医,就诊时间约在了两周以后。

加加相信这是神开的道路!嘉琳的内心有希望,有恐惧,有留恋,有感动,更被加加的信心和坚强所支持和激励。

夫妻俩在2月26日飞抵休斯敦,光盐社的义工唐姐妹去接他们,并帮他们租到住处。此后,从生活起居,到入院治疗,唐姐妹都给予了他们无微不至的帮助。

 

 

再判死刑,主恩托住

 

从2月27日入院登记开始,他们紧锣密鼓地见了初诊医生、分诊医生、肿瘤医生,做了各项检查,结论是肿瘤的恶性程度不高。接着,嘉琳又做了胃镜,处理了食道上的8个血栓,有效地防止了可能出现的消化道大出血。一切都很顺利,只等着不日就用靶向抗癌药,正式进入抗癌治疗。

谁知,就在计划用药的前两天,嘉琳突发黄胆,胆红素迅速飙升,医生用药一周后,胆红素没降,反而升高了。美国医生很无奈,拒绝为嘉琳继续医治,因为胆红素是肿瘤生长所致,已无可逆转。他很认真地告知说:“你们记住!如果有谁说可以为你们治病,那一定是在撒谎,不要相信。”

加加一下子跌到谷底,慌乱中,她仍不甘心,一再追问医生。医生和翻译的眼中流露出同情和无奈,这时,嘉琳却听到心底有个声音告诉他——还没有结束。于是,他叫住妻子,谢过医生,平静地离开了安德森。

回家路上,唐姐妹和加加不知道如何安慰嘉琳,嘉琳却说:“我不需要安慰。我一点都不沮丧,也不绝望。这不是最后的结果。我们的神是全能的主,大过这世上所有的医生。”

这一次,是绝望的加加被丈夫奇妙的信心鼓励了。那一瞬间,她特别感动,觉得自己和丈夫不是世上的孤儿,而是有依靠的,有天父的爱厚厚地包裹着他们,只要信,不要怕。

就这样,他们回到家,没有任何计划,完全不知道明天怎么办,只是觉得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

 

 

病友讲座,再现生机

 

3月23日周六,光盐社组织癌症病友听健康讲座。其中有一位湖南的病友成功地做了肝移植。他的肿瘤跟嘉琳的差不多同样大。这位病友的医治经历让加加生出新的希望。

当此时,有人告诫加加,肝移植风险太大,不如保守治疗,纽约有一家不错的中药抗肿瘤医院,可以去试试……加加感觉压力很大,如果选择错误,她很可能会失去嘉琳。

第二天主日,加加去参加聚会。接待她的姐妹关切地问她下一步怎么打算,加加说还没定。当敬拜赞美的歌声响起时,加加接到一位医学教授的回信,建议他们回国一搏!——回国!加加仿佛听到的是天父上帝发来的信息。那一刻,天父的爱浇灌下来,她决定回国做肝移植。

3月26日,夫妻二人离开休斯敦回国。此时,距离他们抵达此地,整整一个月。

 

 

三判死刑,有主陪伴

 

3月29日下午1点,嘉琳和加加回到K城,一下飞机就住进医院。当时,嘉琳的肝脏和肾脏都在迅速衰竭中,对他来说,每一秒钟都极其珍贵。

主治医生看完所有检查报告,无奈地摇头:“太晚了,这么大的肿瘤一定转移了,换肝只能人财两空。”加加再三恳求,一切风险自己承担,希望医生能给他们一次求生的机会。医生劝他们要相信科学,不要感情用事,嘉琳最多只有两周时间,尽快准备后事。

幸好,有懂医的亲人提醒加加,可以通过PET CT确定癌细胞是否转移。如果没转移,或可再争取手术。

加加预约了PET CT,安顿好嘉琳,独自回到家中,感觉自己仿佛走到了崩溃的边缘。连日奔波,几乎耗尽她的体力。临睡前,她戴上耳机,希望能在黑暗中听到手机播放的圣经。凌晨时分,手机忽然自动播放牧师的讲道,主题是“末日审判”。加加被惊醒,随后很忧伤。她在想,难道是自己的独断专行耽误了嘉琳做手术的时间么?是自己没听神的话,跑到了神的前头吗?她满心懊悔,泪流不止。

天亮后,她找到牧师。牧师安慰她说:“神知道你的心意,换谁都会这样尽心竭力,你并没有错。”不知道是牧师的宽慰,还是神的同在,加加感到全然释怀,仿佛听到天父的声音在说:“我一直都在陪伴你,不要怕。”

 

 

神恩浩大,见证奇迹

 

4月1日嘉琳做了PET CT检查,检查结果显示癌细胞没有转移!加加立刻赶回医院,把报告送交主治医师。下午4点,院方研究决定同意为嘉琳做肝移植手术,但需等待肝源。

肝源!有多少人是在等待肝源的途中离开人世的,而留给嘉琳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此时,加加和嘉琳无法做任何努力,只能祷告祈求天父的怜悯。

次日,他们接到医院通知,相同血型的供体已经找到。4日上午,嘉琳进手术室,13个小时后推进ICU,手术非常成功。三日后转入普通病房。

嘉琳的康复能力实在惊人,一夜之间,胸腔积水指标从5.7降到3.2,免去计划中的抽胸水手术。这在医学上是无法解释的。

经过近一个月的住院看护,4月底嘉琳出院。

回看这段经历,嘉琳感慨道:“神让我们兜这么大个圈子,又回到K城,就是想让我们全然信靠主。我们若信他,他必不弃!只有他才是我们平安的源泉。辛苦加加了,她是我的骨中骨,肉中肉。我心里温暖,更感恩天父。手术前,我虽然不知道自己只剩不到两周,但从医生和加加的脸上,也能猜到自己时日无多,也感觉身体越来越虚弱。但我知道,即便是离去,最终也会在天堂相聚!”

加加说:“回忆这短短的3个月,真是难以置信!任何一个地方出问题,都必死无疑。但是,没有如果,一切都掌握在神的手中。三次死刑,神都亲自抱着我们渡过难关。神在用奇妙的方式供应我们,让我们不断学习仰望他,坚固我们的信心,也在实际的治疗中放置了奇迹。”

 

 

生命奥秘,主权在神

 

5月的一个主日,我在教会遇到加加,她一脸的阳光灿烂。问起嘉琳,她说在家做饭呢。

这一路走来,真是太像做梦,太不真实了。天父的恩典实在大,不光为一个家庭保留了丈夫、父亲和儿子,还为我们存留了一位完美的厨师。

陪伴加加和嘉琳一路走来,作为一个旁观者,我收获了很多祝福,每天都在被他们寻求神、与神同行的信心鼓励着。他们的信心并不出于自己,而是来自神,他们随时都在倾听神的声音。他俩也因着这次不寻常的经历,愈加深爱彼此。

嘉琳得医治,对我们来说是莫大的安慰。但不可否认,很多基督徒癌病患者并不都像嘉琳这么幸运,得到及时的医治。我的母亲就是患肝癌离世的。还有很多人,他们都因病被主接走了。

神迹在圣经中多有出现,每次都是因为要使灵魂得救,领人归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付出的生命代价,所流出的宝血,就是这世间最大的神迹。但其实,这个世界并不相信或者纪念神迹,只有神的儿女明白,神在神迹中要带给我们什么。

我并不能明白为什么嘉琳被医治了,而另外的一些人却不能。在这个世界上,很多属于神的奥秘,我们不能懂,或许只有到了天堂,才能揭开谜底。到了那一天,我一定要去问神为什么,因为我的妈妈就在其中。或许,这不应该是我们探讨的话题,用我们浅薄的心思去揣度神的心意,本身就是一种僭越。因为神有绝对且至高无上的主权。若世上真有主权,我宁愿唯神拥有。因为只有他绝对公义、良善,且满有慈爱和怜悯。所以,无论生死,只能感恩,因为我们坚信天父所赐予的,一切都甚好,而这好,很多时候,用我们简陋的智商根本无法参透,而神绝不会做错。

在失去母亲的那段时日,我扪心自问,心中虽然忧伤,却并不绝望悲苦。我相信,那一刻,神给了我特别的安慰,是他人不能体尝和理解的。所以,有气息感恩,没有气息也感恩;凡事祷告,凡事谢恩,因为凡追随他的人,都会与他一同在荣耀里。眼见的今生,繁华也好,萧条也罢,终会过去,唯有存留在永恒里的才有意义。

 

 

(图片来自pixabay)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