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癌症,寻找生命的支点——专访“光盐社”癌症关怀事工

 

 

 

受访者:邓福真

采访:博学

 

 

 

在一个癌症频发的时代,我们该如何面对不可知的未来?遭遇绝境时,生命的支点在哪里?我们应如何关怀癌症患者?……

带着这些问题,在朋友的引荐下,我访问了“光盐社”的理事长、山姆休斯顿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邓福真姐妹。

光盐社是一个非营利组织,由美国休斯顿的一群华人基督徒组建,其宗旨是秉持圣经教导基督徒要爱人如己,并在世上做光做盐的原则。“癌症关怀”事工是该组织的主要事工之一。

 

 

博:您是出于怎样的异象或呼召,选择了这个相对边缘的事工?

 

邓:2002年我42岁,突然被确诊为乳腺癌。当时,老大上小学4年级,老二准备上1年级。虽然我在大学时已经受洗,但并没有真正认识神,跟主耶稣也不亲密。当我得知自己要面对死亡时,非常恐惧。在这个过程中,我开始思考信仰,比如为什么苦难会发生在我身上?慢慢地,神使我看见,苦难是神化妆的祝福。

我在美国20年,想找病友交换经验,却不易。但我的家人还是帮我找到了几位。我想,如果连我都有这样的问题和挑战,那么其他英文不好、资源不多、来美不久的华人,在面对癌症时该怎么办?

我生病时,有位师母常给我打电话,安慰和支持我。我自己情况好一点时,就想也要去帮助其他患者。我原计划5年后再出来做这事,但治疗两三年后,我的另一边乳房也有了问题。我突然领悟到:人的寿命掌管在神的手中,神给每个人的路并不一样。

既然如此,不如想做什么尽快去做,免得留下遗憾。于是,2006年,我开始在光盐社做义工,当时,我只是想把患乳腺癌的姐妹联络在一起,成立一个互助小组。加入光盐社之后,我发现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再加上我在大学教书,也累积了一些抗癌经验,就慢慢投入更多时间,直到现在。

 

 

博:有人认为,现在到了癌症高发时代,您认为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邓:如果单从数据来看,确实很高,因为现在人口基数很大;但如果从癌症的爆发率和死亡率来看,其实数据背后是有故事的。

首先,癌症最大的风险因素就是年龄,年龄越大,患癌率就越高。比如目前,在美国,乳腺癌患者的平均年龄是62岁。而1900年,人的平均寿命不到50岁,癌症患病率自然不高。而到了2018年,人的平均寿命,男性76岁,女性81岁,参照癌症患者的平均年龄来看,癌症发病率就很高。

其次,现今医疗水平普遍提高,早期癌症筛检正在普及。癌症发现越早,越容易进行医疗干预。

另外,随着医疗技术的进步,癌症治疗的效果也越来越好。在美国,已有上千万的癌症幸存者。在过去十几年中,癌症的死亡率一直在降低。我在服侍中发现,2012年光盐社开始国际病友事工时,很多国内的肺癌病友来美治疗,那时肺癌死亡率很高;但这几年,治疗肺癌的各种靶向新药诞生,我们看到几位肺癌病友,来的时候奄奄一息,因为找对了靶点,用对了药,病情得到有效控制,甚至有些人基本治愈,平安回国。

所以,我并不认为现在是癌症爆发时期。当然,各项研究表明,不良的生活习惯,如抽烟,对肺癌等癌症有不良影响。另外,过度肥胖也是目前被公认的一项致癌因素。

 

 

博:可否谈谈您在癌症治疗过程中对医疗的体会。

 

邓:以我自己的经验,我第一次查出癌症,是在郊区的医院,医生建议尽快开刀。但当时已经是淋巴转移。随后,我到了安徳森癌症中心,医生给我做了详细检查,经过穿刺活检证实,建议我先做化疗,而不是开刀。整个过程非常仔细认真。他们会根据病人的实际情况选择合适的治疗方案。

美国一些大的癌症治疗机构在这方面做得确实很好,但大医疗机构都非常贵,我常劝一些中国来的病友,如果经济压力太大,其实在国内一些好医院,只要跟院方好好合作,也掌握自己的病情,和美国医院的差距并不大。

在美国,医疗资源丰富,同时资源细分也很清楚。比如,急诊室有急诊医生,肿瘤科有肿瘤大夫,各司其职,并不交流,这就可能产生一些衔接上的盲点。而且要预约,预约时间是病人不能控制的。除非急诊,而大部分病人又不处在急诊状态。

 

 

博:您所服侍的癌友,都是基督徒吗?如果有非基督徒,会向他们传福音吗?

 

邓:当然有非基督徒,向他们传福音正是“光盐社”的目的。我常看到一些病人身体治好了,却得了抑郁症;而有的患者虽然身体未得医治,但因为认识了上帝,走时充满平安盼望。

至于如何向非基督徒病友传福音,其实耶稣是最好的榜样,我们做的就是效法耶稣。病人向我们寻求帮忙,大部分是些很实际的工作,例如,开车载他们去买菜、陪同就医做翻译、交通接送,等等;也有少数人想要去教会,这通常是我们最欢喜看到的,教会里的牧者和老师,也能为他们做一些心理上的辅导。在帮助他们的过程中,我们会慢慢了解对方,分享福音。

我个人比较喜欢陪患者就医,因为看病时间很长,有机会聊天。我不会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而是分享我当年抗癌的心路历程、我的恐惧,以及我是如何走出来的。这对他们来说,并不像是在传福音。癌症病人和家属常常专注身体的治疗,如果一上去就给他们讲真理、讲基督,他们会比较反感。传福音需要考虑对方的处境,具有同理心。

所以服侍时,首先要满足他们实际的需要;其次建立好感和信任;最后一步,才是有智慧地传福音。

 

 

博:您认为基督信仰对于癌症患者,有哪些积极意义?

 

邓:基督信仰对癌症病人来说太重要了!癌症病人最怕的就是治疗的不确定性,担心会死亡。而面对死亡,唯一的办法就是基督信仰带来的永生的盼望。基督信仰也可以帮助家属在陪伴亲人进行治疗的过程中,经历心灵的医治,学习正确地面对苦难。

几年前,有一位从沈阳来的肺癌病人,刚来时身体状况蛮好,接触信仰后,委身于华人教会,并且受洗,成为基督徒。他一向乐观,在国际病友群中积极分享,帮助其他人。两年后,病情忽然恶化,他的太太和光盐社的同工都特别难过,他却安慰我们说:“哭什么呢?我现在要去见主的面,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他还告诉太太,他要捐献眼角膜,因为他很爱看书。

在他去世前几天,我去看他,他的主治大夫也来和他做最后告别。他请我翻译说,他特别感谢这位主治大夫,两年多以来尽心尽力地照顾他。我当时想,他花这么多钱来美治疗,病也没治好,还能如此感恩,这种爱只有在基督里的人才有。他还特别欢迎这位主治大夫带她的小孩到沈阳去玩,并交代太太要代替他好好地招待他们。

这一幕,让我至今难忘。他如此乐观,有永生里的信念,我相信,他太太虽心中不舍,但也比较能接受丈夫离去的现实。

 

 

博:您认为当下哪些生活方式是相对健康的?

 

邓:因为我不是医生,并不专业,只能结合自己的经验简单谈谈。健康应该分两个部分,身体的健康和心灵的健康,二者彼此相关。

美国是医疗水平先进的国家之一,但美国人平均寿命比欧洲其他国家都低很多。这与美国人日常的生活形态和饮食习惯有关。美国人普遍吃得很好,不光是肉食,还有很多垃圾食品,以及过多的糖分摄取,再加上缺乏运动。美国肥胖患者很多。所以我认为,平衡的饮食很重要。不用特别追求补品,回归自然、多运动会更有益于健康。

最后我还要强调,人的寿命真的是由神决定。身为基督徒,我们相信永生,但永生不是肉体生命的延续。更重要的是,信徒要与神建立关系。这个关系才是永恒的,不会因为肉体上的软弱而消失。所以,不可忽视的是灵里的健康。

 

 

结语

 

聆听邓老师的分享,感受到她的疼痛和喜悦。服侍这些被苦难压伤的生命,需要极大的勇气和毅力,也需要从主而来恒久的爱。

我们不知道癌症这个世界难题,会不会在未来的某一天被攻克,但从某个角度来说,苦难在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会消失。在一个被罪玷污、一切受造之物都伏在叹息劳苦之下的世界上,唯有耶稣基督那温和、有力的忠告,会带给我们走下去的力量和盼望:

“我将这些事告诉你们,是要叫你们在我里面有平安。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翰福音》16:33)

 

 

(图片来自pixabay)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