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候爱情,等来的是最美的爱

 

 

 

文/段小丘

 

 

 

前几天,29岁的我经历了平生第一场相亲。

 

 

1

 

上午,师母闲聊时提起一位挺靠谱的阿姨,她要给我介绍对象。毕竟我暗中已心有所属,就赶紧表示“不急不急”,希望就此结束这桩“恐怖”的事。可我下午就见识了师母强劲的执行力,她告诉我傍晚6:30在教会与人见面(当晚7:00有带领学习,她争分夺秒地安排了这场活动)。

说实话,有点懵圈儿,还是按时去了,以得体的姿态。

到达后,介绍人和男方的母亲都在。我挨着师母坐着,男方坐在侧对面,他不胖不瘦,不帅不丑,不喜欢也不让人讨厌。

我看到师母,心里特别感动。师母早上4点起床,整天都有事务,直到现在都没空休息,却为了我的事,认真地把控全场。师母是真地爱护我。

聊到中途,师母话风一转,说人生最重要的是遇见上帝,这个比婚姻更重要。师母鼓励那位弟兄尽量参加教会的主日礼拜与小组学习,以此践行基督是主的人生。我在窘迫与百无聊赖之中,看到身旁师母话语殷殷,心中特别感恩。

 

 

2

 

在为感情祷告的过程中,我经历了开始的默默无语、毫无指望,到现在的安静从容,其中发生了许多事情。在逼婚的家人面前,我会略微提几句神的引导;在牧者、朋友面前,始终保持沉默。那时狂躁不安的我,现在至少可以安静了。

两三年前,在我准备回国之际,我遇见一位男生,当时并没有其它心思,满心想的就是怎么准备英语,要去哪里读博,等等。

虽然,他不是我理想的男友,但为人却值得敬重,有卓越的才能、敬虔的品格。在我为他持续的代祷之中,我密切关注他的讯息,然而因为特别没有经验,不知道怎么处理,以致于回国之前不敢表露一二,回国之后也只字未提。我想,如果没有主的恩典,绝不会为他祷告,也一定不会关注;同样,如果没有主的引导,也一定走不出“爱与被爱的瘾”。

不知道别人如何,我特别不喜欢忍耐和等待,总希望加快速度,不能大步向前时,惧怕感总是挥之不去。比如我期待爱情的到来,开始新一段人生旅途,却又因其不可控而害怕甚至想要远离,心底特别想确定自己在爱情里仍能把控全局。为此患得患失,求而不得。

 

 

3

 

有段时期,我的状态起伏不定,灵修时间里也常因强烈的情绪波动而痛哭不停。不可控的事临到时,我失去了一贯的安稳与冷静。

在有些狂躁的那段日子,上帝屡次问我“你在等候谁呢?”“等候我的时候呢,还是那人的归期?”“等候我呢,还是等候那个人?”我每次都回答“等候的是主”,没过几天却又陷入软弱中。在等候的季节,主透过一些波折雕琢我的生命,也医治了我生命深处来自原生家庭的创伤。

事实证明,曾经在我脑海里演绎过的千百种和爱情有关的剧情,统统没有上演。在我还没有预备好的时候,主让我始终一个人,经历生命的雕琢和塑造。

诚然,在速食文化熏染下的现代社会,我们常常用耳濡目染的价值观来衡量人生的价值,比如:没有成果、没有钱、没有对象……人们喜欢各样便捷的“鸡汤”,在奄奄一息中残喘片刻。

不知道弟兄们怎么想,我是姊妹,大概就算再理智、再敬虔的姊妹,有些时刻也特别想快快结束单身。

有一个周六,我半夜牙疼惊醒,熬了几个钟头,清晨小睡了一会儿,早上被安排去一个地方服侍,准备工作都做了,但是脸微肿,牙很疼。想找个替换的人也没有,想找个安慰的人也没有。

从那边回来,匆匆参加礼拜,大堂空气不太流通,整个人快昏阙了。诗班在预备登台,接待人员在维持会场秩序,师母在主日学,牧师在静默,身边的姊妹不太熟,忙碌的主日现场却使我的内心滋生出某种孤独感,特别想有个人在身边,互知冷暖,可以分担忧喜,荣辱共度。

我默默地戴上口罩,假装捂着疼痛的半边脸,认真地做了一个祷告:“主啊,我是不是需要一个弟兄了,可以同心奔向你。”这是我第一次认真地为婚姻祷告,以前是情绪化的,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也是以那个人为导向的。

 

 

4

 

这个世界对于立志爱主的人也会带来许多诱惑力,当拿起手机,打开电脑,融入人群,这个世界的潮流和价值观就在牵引每个人。我也并不能对抗这股强大的影响力,会想那人若在身旁是否会好一些,然而实际的情况令人更加陷入沮丧。

但是,当放下电子产品,放下社交,拿起圣经,走进内室,安静默想,与主相遇的时候,主将短暂与永恒的分野呈现在我的面前。在内室里,我们对于永恒的渴慕远远大过属世界的需要,如果常常在内室与主耶稣相会,对于永恒的渴慕就会充满并影响我们的生活,主的得胜也会成为我们的得胜。此前,以恩主为慈父,为恩友,晚上写文的时候,心中想的并不是异国风度翩翩的那位,心里小小甜蜜也是因为荣耀的救主,他吸引我的眼目,使我每天在他的爱里得着饱足。

以前想破脑袋也无法体会《雅歌》里描述的爱。后来,有一个主日清早,因为梦见国外认识的那位男生,梦里甜蜜非常,醒来甜蜜非常,以致于2小时的灵修全都泡了汤,虽然对自己很失望,又无计可施。主知道我的心思,当天主日礼拜里,透过唱诗和讲道,使我从这“顽疾”中得了释放:这一生都是主的赏赐,为何紧盯着一个人不放呢?那时,我爱情的对象转向了终极的所在——主耶稣。难怪圣经上说,“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那里。”(《马太福音》6:21)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都是过去,如今这爱情在基督里,得到了甜蜜的回应,仔细想来,所爱之人吸引我的,基督身上都有,而且更美。

如今的我,漫步在冬日的花园,梅花还未开放,菊花已覆霜雪,莲池空空几枝残荷,迎春的娇妍无迹可寻,可是我竟一无缺乏,这就是造物主对于跟从之人的馈赠。

愿你的爱也融入这伟大的爱中,也愿亲爱的你饱得天父的慈爱,将这永不止息的爱情铭刻心怀,持此金玉美质,得遇此间良人,共赴永恒之约。

至于我,仍然为相遇感谢,若有平安,会继续为那人祷告。也或者哪天与别的人相互钟意了,若主引导,那就平平安安地相携同去。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