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属

 

 

 

文/不歪

 

 

 

现在很多人都为教育孩子发愁,我有个很要好的朋友,她就很怕在这个纷乱的社会中教不好自己的孩子。其实对孩子最好的教育,就是把他交到神的手里,让他获得灵魂的归属。很幸运,我从小就成为基督徒。而这份运气,要从外公外婆的信主经历说起。

 

 

耶稣救了外婆

 

在我出生前,外公外婆就已经归信了耶稣。后来从妈妈口中我得知了事情的经过。

我妈妈小的时候,外婆的身体就不好,外公经常带着外婆出门求医,妈妈就在家中负责照顾比妈妈更加年幼的舅舅。日子如此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正像圣经中所说的,“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传道书》1:9)这句话看似消极,却也给人安慰,因为它说明了一个道理:我并非世间头一个遇到困难的人。

后来有一天,外婆病情恶化,找过不少大夫,都说已经没救了。

这时候,教会的弟兄姊妹偶然得知了外公外婆的困境,赶来给他俩传福音。当时外公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和外婆商量,不如就试试这个叫“耶稣”的“大夫”。他们决定,如果这次能得医治,就此生信靠耶和华。后来外婆真的转危为安,虽然仍旧病病歪歪,却实在是捡了一条命回来,不得不说是经历了一次神迹。

从此,外公和外婆笃定要跟随上帝。不仅外婆得到肉体上的救赎,上帝更是救赎了外公外婆的灵魂。因为圣经上说:“她将要生一个儿子,你要给他起名叫耶稣,因他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马太福音》1:21)

 

 

那里有神的爱

 

我出生以后,因爸妈工作忙,我经常住在外公外婆家,我也非常喜欢在那里度过的童年生活,不知这种喜爱是否和那里充满了神的爱有关。

那时候,我爸妈还没有信主,对外公外婆的信仰,他们抱着不干涉、但也不愿深入了解的态度。但我能感受到,在爸妈身边缺少外公外婆家里的那份平和与喜乐。

在我爸爸妈妈的世界里,有挣扎、争竞、焦虑、无助。外公外婆的世界里,虽然也有争吵,却是透着爱和温柔;虽然也有困难与失落,却从不靠自己去解决,而是第一时间跪在神的面前,寻求来自上帝的旨意。

在我童年的快乐记忆中,不可或缺的是在外公外婆家里的家庭聚会。每周二四六的下午3点,教会里那些退了休的爷爷奶奶,家住得近的,都会来到外公外婆家。

每一个有家庭聚会的日子,外公外婆都会在吃完中午饭以后,仔细打扫卫生,整齐地摆上一排排的凳子,等着来一起敬拜神的弟兄姊妹们。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外公外婆是无比喜乐的,他们总是哼唱着赞美神的歌曲,脸上溢满了喜乐。

外公外婆生命中喜乐的源泉也精准地流驻进我的心田,成为我不会在困境中绝望的原因。

 

 

十几年的祷告

 

刚来到加拿大时,教会里的一位弟兄说我的信心很大。这句话让我很意外,因为我从未察觉。也许是我没有经验过没有神的生活,没有比较,于是也根本感觉不到信心的存在。我一直都是靠着神生活的,我不知道如果失去这样的信心,生活是否还有盼望。所以,我不是信心大,而是不能去过除此以外的第二种生活。

但听到那位弟兄说的话后,我想起了一件事。

外婆的眼睛一直不太好,她的左眼从小就看不到,右眼又有严重的青光眼加白内障。从我学会祷告时起,我就开始为她的眼睛祷告。小小的孩子又能懂得多少词汇和赞美的言语,我记得那时只是每日重复地跟上帝说:“求你治好我外婆的眼睛,让她走路能看见。”这句祷告词,不止外公外婆记得,那些经常来家里敬拜神的爷爷奶奶们也都记得。以至于我长大以后再回去,那些爷爷奶奶还会提起这件事。

我想,是这些爷爷奶奶为我营造了爱神敬神的成长氛围,而我年幼时的一句祷告词又鼓励了他们的信心。圣经上说:“你们要恒切祷告,在此警醒感恩。”(《歌罗西书》4:2)

虽然我长大了,但这句祷告词却没有变。我求了十几年,从没想过上帝会不理会,也从没埋怨过上帝。也许相信神对我来说已经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种流在血液里的习惯。

终于,在我上高中的时候,妈妈找到了一家可以医治外婆眼睛的医院。做了手术之后,虽然看东西还是有黑影,但和从前相比确实清亮了许多。这恩典临到外婆身上,外婆也成了上帝的见证。

外婆做过大大小小很多手术,但她很勇敢。我想,这是因为她心里有一位上帝。所以再难的时候,她心里都是有底的,她知道神不会不管她。

因为我信主,所以我和外婆一样,在无助的时候,我也知道上帝不会不管我,知道去寻求上帝。

 

 

真正的归属感

 

刚到加拿大的第一个礼拜,我很不习惯。

那时每天一下课,回到租住的房间,打开门的一瞬间,就觉悲凉。远离了熟悉的生长环境,远离了家人,远离了相识多年的同学和朋友,心境不同了。关上房门的一刹那,我总是在想,哭了、笑了、饿了、饱了,再也没有人可以在身边问一句了吧?想分享什么情绪和想法的时候,再也不能及时找到身边的人了吧?或许,当时我正经历的算是归属感的断裂吧。

那时候才觉得,熟人之间说的那些废话,虽然看起来没“营养”,可作为对话的一部分却支撑着说话的人。人是需要情感联结的,圣经里也教导人要与身边的人和睦相处。上帝造我们像他,我们就有了情感。

还是因为从小养成的习惯,在那一个礼拜中,每次心里难受至极的时候,我就跪在床边向上帝诉说。每一次,当我跪下来,心情都会在半个小时后平复。

我周六到加拿大,周日就顺利找到房子,从临时住处搬入正式的租住房。搬家那天,天边有一道美丽的彩虹。我觉得这彩虹就是上帝对我的应许,因为诺亚方舟之后,上帝以彩虹作为他与人类约定的记号。

特别感谢主的是,我租住的房子旁边,走路两三分钟的距离,就是一间西人教会,我在那里度过了十分美好的时光。每个周日,我都去那里敬拜;每个周一傍晚,我都去参加那里的免费英语学习;每个周三傍晚,我都会去做他们儿童活动的志愿者。这些事情充实了我初到国外时的生活,让我顾不上寂寞。

后来很多人说,出国后进入教会,是寻求归属感。很多人在国内并不信神,而是这份对于归属感的寻求,将他们领进了神的国度。

圣经上说:“惟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上帝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得前书》2:9)我想,他们找到了归属感,不是民族文化上的归属感,而是作为神的子民的归属感。

而今外公外婆已经安息主怀,我很感谢他们在我年幼时就领我信主,让我有幸成为天家的一份子。我更感谢神,拣选了我的外公外婆,将福音通过他们带到我的家里。也真希望,这福音也能落在更多人的心里、家里。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