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腻中年男,真正需要的是这个……

 

 

 

 

文/光正

 

 

 

去年,冯唐的文章《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发布后,得到褒贬不一的评论。该文据说帮他吸引了不少女粉丝,掉了不少男粉丝。一时间,“油腻”变为高频词。

且不论这篇文章是否言之有理,这个现象背后凸显出来的“中年危机”,却是许多人的真实经历。那么,如何度过中年危机呢?

 

 

表面和内里

 

从来没有失眠过的我,最近两年开始偶尔睡眠不好,与之相伴的是日益减少的头发,和逐渐扩张的肚腩。中年就像贼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来了。

是啊,谁不想过得清爽?谁又愿意每天懒得不动,以至于形象邋遢呢?可是,好为人师的人给的建议永远都很好,例如读书、健身、不喝枸杞、不放弃梦想,再加上个环游世界的梦想,但是多少人能做得到呢?

奇怪的是,读者喜欢看的文章,往往是那些轻易给别人提供看似三观很正的建议,并告诉你怎么去做,而这些提出建议的人,往往自我感觉良好,但其实,他们面临的问题,只有自己冷暖自知。

这使我想起圣经中的法利赛人。有一次,法利赛人要求别人如何如何洗手、洁净,这件事其实不算错,但耶稣却说:你们这些人只注重表面的干净,你们知道人心里如何吗?你们不知道,从人心里发出来的才是各样的罪恶和肮脏。(参《马太福音》15:2、18)

一个总是要求其他人健身、购物、读书、去那么大的世界看看的人,他/她清爽的表面下,隐藏的内心其实是:你油腻,我不爱,你变了,我才爱。仿佛人到中年一油腻,全世界都会嫌弃你。当人们嫌弃中年油腻男之时,又有谁知道这些油腻中年人背后的焦虑呢?他们承受着不为人知的挣扎和压力。

 

 

挣扎和失望

 

张爱玲说:人到中年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

中年男人,有对家庭必须承担的责任,上有老下有小,不用别人说,他都知道自己是家里的顶梁柱。中年男人也承受着对子女问题的焦虑,许多人和他们谈理想,却不知他们的内心其实已非常煎熬。

这哪是油腻中年,这其实是you need(你需要)中年。家里和工作,人人需要你,但当中年遭遇危机,谁又能做他避风的港湾?许多人看到的是中年人外表的肮脏和不进步,可是他们的内心却时常挣扎在对生活的无奈,对自己的失望中。王小波说过一句话: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他说的有道理,愤怒其实是惧怕的极端体现。

所以,当人们试图用心理学帮人度过中年危机的时候,当人用诗和远方给中年人画生活大饼的时候,却很少有人看到,人真正需要的是安慰,是战胜惧怕,是在令人无助的生活中得到拯救,看见希望。

有什么可以支撑中年们脆弱的内心呢?

 

 

安慰和盼望

 

有一次,当我边刷碗,边想到人的痛苦焦虑这个话题时,突然想到,进入壮年的耶稣也有痛苦的时候,他在上十字架前的那个晚上,痛苦得汗珠就像血滴一样滴下来(参《路加福音》22:44)。

想到这,我心里就生发出莫名的同理心。我想,主耶稣,他是明白我的;当我又想到他没有因为痛苦而犯罪,而出任何错误的时候,心中更是充满了巨大的安慰,这位神,他经历过我的痛苦,但是他没有失败,所以,他懂失败的人,他来搭救的就是失败的人。

其实,翻翻圣经,当中和耶稣一起见面吃饭的人,有太多人处于中年焦虑,如撒该、税吏、尼哥底母,等等,但耶稣愿意和他们在一起,他知道这些中年人很寂寞,需要有人和他们说说话;他知道这些中年人没有安全感,所以他向这群人显示,别人需要你,你需要我,我是你的you need;他知道这些人的焦虑,所以他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你们哪一个能用思虑使寿数多加一刻呢……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马太福音》6:2^28、34)。

这段经文实在是许多背负生活重担的中年男人的安慰和盼望啊。

前段时间,我和两岁多的女儿开玩笑,我教她唱自己编的小歌谣,歌词有点滑稽:“赵美丽,不油腻。”她开心地问我:“爸爸,你油腻吗?”我想了想,对她说:“有时候油腻。”然后我又指了指墙上的十字架,笑了笑,告诉她:“但是那个,解腻。”

 

作者来自北京。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