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那真正吸引你的人

结婚意味着找到了这世间除主以外最好的朋友,我想,这人至少应是一位遇见上帝的人才行。否则,我们的一生该有多么孤独。

 

 

 

文 | 段小丘

 

 

 

晓月结婚了

 

上周六,我向来喜爱的一位姊妹晓月结婚了,新郎是刘弟兄。在婚礼上,他们大声说出“我愿意”,弟兄大声地说:“我一定保护你”;姊妹大声地说:“我一定尊重你”。我留意到旁边的师母,已经眼泪汪汪。

牧师说:“主的恩典够我们一生用了。不仅是今生,连来生也预备了(这是复活的荣耀)。”荣耀的归家路上,这对新人在婚姻里同行,像基督与教会。

回想起牧师与师母多年前圣诞节前夕结婚的情景,那时我衣服上别着小花做接待,只知道凑热闹,呵呵傻乐,啥也不想。

晓月婚礼上,新郎家乡教会的牧者来致辞,说新郎童年时就是诚实的孩子,在主日学里就很爱主,大学时也不断参加聚会学习。他说刘弟兄是家中独子,随着年龄增长,家里和教会里都为他的个人问题着急。有人说找个不信主的吧,咱们把她带教会里来?被弟兄坚定拒绝。他不是在挑选,而是在等候。神把最好的给了等候的人。

而晓月呢,在这个拜金时代,她没有高昂的薪水;身处人群中,却没有热烈掌声。刘弟兄这样说:“看晓月在教会里服事,我觉得在弟兄中间好有荣耀。”晓月也对我们说,她才是捡了个大宝贝,就是无人注意到的刘弟兄。弟兄看姊妹为荣耀,姊妹看弟兄为珍宝。

有一次,晓月在去教会途中,被一只恶犬纠缠,这狗不走开,也没咬到她,就这么拉锯着,且走且战。快到教会时,忽然接到刘弟兄电话。刘弟兄很快赶来,远远就预备了石头,非常生气地把狗撵走。晓月说:“他气冲冲跑来的时候,我觉得他就是我的大英雄。”

他们那天的见证,让我重新思考婚姻的意义,若是遇见一个能为你“打狗”、替你出气的人,是不是也很美好。

这场令人感动流泪的婚礼,就在平日礼拜的地方举行,在弟兄姐妹中间,在牧师的证婚下,在亲朋的祝福中,美丽的新娘与英俊的新郎在上帝面前立下婚姻的誓约,归家路上,手牵手,一起走。

 

 

谁是一生的知己

 

新娘的非基督徒朋友们,应该是第一次参加在上帝面前的婚礼,因为感动频频录制小视频留念。我在想,为什么一定要与基督徒结婚呢?

那一日,小美迷茫地问我:“姐姐,你说是不是只要是弟兄,都可以结婚?”

我说:“当然不是,还要互相吸引。”

刚读完神学的小美苦恼地发现,周边的弟兄没有一个能吸引他。

又小声问:“姐姐,咱们不能嫁非信徒哈?”

我笑笑,说:“连弟兄都不能吸引你,怎么就认为不认识神的人能够深深吸引你,以致令你违背圣经的原则呢?”

事实上,我了解小美的困惑,二十来岁的年纪,想恋爱,想结婚,希望有一位弟兄或者预备成为主里弟兄的人出现、相识,从此过上有意义、有价值、有保障的生活,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期待。结果呢,久寻不至,久等不来,就想会不会可以找个非信徒,因为非信徒朋友中也有和美婚姻的例子。

以前,我从未想过一定要嫁给一位很敬虔、认识主比我更深的人。那时我没有看到自己所倚靠的这位上帝是如此荣耀,当然也不认为敬虔之人有什么好。直到如今到了而立之年才发现,自己越是认识神,就越被认识神的人所吸引。

C.S.路易斯在《痛苦的奥秘》一书中曾写道:

“有些时候,你终于遇到一个人,这个人身上有一些迹象,显示他或她拥有你生来渴慕的某样东西,就是你在其他欲望的洪流之下,在喧嚣激情之间的片刻静默中,日日夜夜,年复一年,从孩提时代到衰老垂暮,一直寻求、守望、倾听的东西,一生的知己就在这样的时刻出现,难道不是吗?”[1]

 

 

只等对的那个人

 

像小美一样,有些姐妹或许很难被那些只与上帝有泛泛之交的弟兄吸引,唯有那些被上帝紧紧抓住的灵魂——你心里所渴慕的,也占据了那人的心灵;你所献身的,也收纳了那人的全部;使你持守信心的力量,同时也护理着那人。如此想来,这样的灵魂,除非是基督徒,别的人又怎能同负一轭。

你看夏日芙蓉盛开,云霞灿灿;你看水上轻舟,涟漪荡漾;你看林畔小屋,绿竹掩映,你被造物的美深深吸引,被造物主的温柔与奇妙俘获,而身旁之人能否与你一同徜徉其中?

结婚意味着找到了这世间除主以外最好的朋友,我想,这人至少应是一位遇见上帝的人才行。否则,我们的一生该有多么孤独。

“基督徒”在我看来,不是个名称,而是与基督生死相依的关系。我一生所望所爱,同样也是你的,这才有缔结婚姻的基础。是的,基督不仅是婚姻的基础,基督是基督徒的一切荣耀,没有基督,便没有意义。

有人告诉我,你的伴侣因为你会成为主的门徒,如此不仅得了心心相印的爱人,也为主得了灵魂。那么亲爱的你,请告诉我,使人得救的力量在人呢,还是在神呢?若非神的呼召,人又能做什么?

如果结婚的话,请与这样的人结婚:在主里吸引你的人。如果不结婚,那么请享受美好的单身吧,基督与单身的你同在。毕竟,结婚与否都不能成为我们人生绝对的满足与指望,主才是。

那天去探望刚生了宝宝的一位姊妹,与他们夫妻言笑晏晏,说让小宝宝好好表现,这里主日学小班大班的老师都在呢。我心中感动难言,这个乳名唤作尼西的小小伙子,在母腹中便跟着妈妈与我们一起同工,如今还是婴儿,却在父母与教会的深深祝福中成长 。与基督徒结婚,儿女也有福气。你说呢?

 

 

[1] C.S.路易斯《痛苦的奥秘》,林菡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54页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