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叩开心的门

 

 

 

 

文/火锅狂人

 

 

 

女儿遇到了大麻烦

 

我的女儿天天,今年9岁。在一个月前,有一天晚上,她突然向我哭诉,是有关她与朋友相处中的一些烦恼,这件事情在我们成人看来,或许不是特别大的事情,但对于一个刚刚9岁,各项人生经验还不足的孩子来说,却很困扰她。

天天一边哭一边说,其中有一句话很扎心,她说:“我想要做我自己,但我不得不伪装起来。”我理解这种体会,我们成年人一样有过。那天晚上,她刚刚洗完澡,穿得很单薄,又因为情绪激动,一直在发抖。于是我拿了一条被子,把她紧紧裹住,她又问:“妈妈,你知道这事情困扰我多长时间了吗?”我答:“可能两三个月?”她说:“一年!整整一年了!”

我搂着她,特别心疼。我想起了在她出生的时候,我也同样搂她在怀里,那个时候的她好小,特别柔弱。那个时候的我,觉得可以靠着自己的能力,为她营造一个安全的,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的环境。事实上,我也真的可以做到。我可以让她7×24小时不离开我,我可以决定她喝什么、吃什么、穿什么、玩什么,我甚至可以决定哪些人才可以和她接触。而随着她年龄的增长,她开始离开我,去幼儿园,去小学,去教会。她在外面经历了什么,我一无所知。而她也开始有了自己的小秘密,不愿意告诉我。

这次的事情就是一个例子,困扰了她一年,而我竟然毫不知晓。此时此刻的我,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作为母亲,我希望她一辈子都不会受到伤害,但现实告诉我,这是不可能的。人一生中,注定有风浪。我没有办法再像她小时候那样,7×24小时守在她身边,我也没有办法随时随地保护她。事实上,对于这次的事情,我连应该怎么去帮她妥善处理都不知道。这个时候,我想到了上帝,只有全能的上帝,可以7×24小时守护她;只有上帝,看她为宝贵,完完全全接纳她,绝对不会嘲笑她。

 

 

我们一起祷告

 

我想到了祷告,我有为自己祷告,为先生祷告,为教会的弟兄姐妹祷告,但是我却常常忘记了为我的女儿祷告。作为母亲,我亏欠了她。所以我做了一个决定:以后每天为她祷告。在她成长的路上,会面临太多太多的烦恼,甚至是挫折,现在是小事,以后也许会有大事,这一切实在是需要祷告来托住。

于是,从第二天开始,在晚上临睡前,我会牵着天天的手,开口为她祷告。我祈求上帝,可以做天天随时随地的帮助者,时时刻刻看顾她;我祈求上帝,能够将他的话语赐给天天,指引天天,带领天天,让她走当行的道,到老也不偏离;我祈求上帝,当天天伤心难过的时候,能够亲自去安慰她,鼓励她;我祈求上帝,能够给天天一颗宽恕的心,让她饶恕那些伤害她的人;我祈求上帝,让天天不仅可以饶恕,还要去爱,爱那些伤害她的人,甚至去帮助她们。

我们的神真的是听祷告的神,我们这样每天祷告持续了一周左右,我就感觉到天天的变化,首先她好像比前段时间开心了,情绪更稳定了,常常一个人的时候就哼着歌,小时候那个快乐的她,好像又回来了。其次,她有一段时间总是对我们说shut up!我们反复告诉她,这是很粗鲁的话,她也照说不误,但自从祷告之后,她就不再说了,一次都没有再说过。我们成人都还需要一段时间慢慢改变,而孩子的改变速度真是令我惊讶。

因为我也在祷告中常常提到,我在与天天的互动中、对她的教养中,做得不对的地方,求神赦免我,帮助我,让我能够更有爱心、耐心,赐我智慧教养孩子。让天天也看到一个真实且不完美的妈妈,我们的关系也进步了不少。

 

 

一起学习神的话

 

我感觉到,人的语言是有限的,是匮乏的,而神的话才是无限的、丰富的。所以,一周以后,我们开始每天在祷告前,一起读一篇经文,天天读一句英文,我读一句中文,读完以后,我们一起分享,从这段经文中,我们学到了什么,神想要告诉我们什么,我们有什么体会和感受,如果可以联系今天发生的事情,那就更好了。

前几天,我带天天去一个朋友家玩,因为一些事情,两个小朋友发生了口角。那个小朋友一直在用语言激怒天天,最开始天天很生气,眼睛里含着泪水,但过了一会儿,她率先停止了争吵,无论那个孩子再怎么想激怒她,她都不再回复,只是开始唱歌,歌词反反复复就一句:“主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知道。”所以,凡是出于神的话,没有一句不是带有能力的(参《路加福音》1:37),在这种时候,神的话就来安慰天天。

 

 

与神建立美好关系

 

除此以外,我还希望她自己可以和上帝建立关系,我更希望能看到她无论有了任何烦恼,都能够第一时间向上帝倾诉,寻求上帝的帮助。

我邀请天天和我一起祷告,但她拒绝了,她说,“我只想在心里说,不想说出来。”我理解她,因为最开始我也是这样的,于是我说:“没有关系,你就听妈妈祷告就好了,但是当你愿意的时候,你就开口祷告,因为上帝很想听你跟他说话,就好像爸爸妈妈特别希望能听到你跟我们讲话一样。”

我记得在天天3岁的时候,我开始学习每天跟她讲“我爱你”,因为以前我很不习惯表达爱,几乎一次都没对她说过。当我刚开始跟她讲的时候,她完全没有反应,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该干嘛还干嘛。但是我仍然坚持每天跟她讲“我爱你”,大约过了两个月,每当我跟她这样讲的时候,她就会对着我甜甜地笑。又过了两个多月,有一天,天天在车上突然跟我说:“妈妈,我爱你!”所以,对于孩子,我们除了做我们该做的以外,就是耐心等待。

感谢赞美主,就在前天晚上,天天开口祷告了!

 

 

只有交给他最安全

 

作为父母,我们没有办法永远陪伴在孩子身边,也没有能力永远保护她,让她不受到任何伤害。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为她祷告,把她带到神的面前,让她自己与神建立关系。只有这样,在她漫长的人生道路上,无论高山低谷,都有神亲自陪伴,倾听她,安慰她,接纳她,做她随时随地的帮助者。

我们这代华人,身在美国,而我们的父母大多还是在中国,我们隔着整整一个太平洋。他们即使有心要照顾我们,也是鞭长莫及。

我也想对我的妈妈说:我在这里很好,上帝知道我一切的需要,他的供应丰丰富富,他的恩典充充满满,有上帝照顾我,您就放心吧。同样的,我也特别想把您交到上帝的手中,有他照顾您,我远在万里之外,才能放心。神爱您,我也爱您!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