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别墅沦为凶宅低价拍卖,背后真相令人匪夷所思!

 

 

 

 

 

文/小约翰

 

 

 

 

圣经上说:“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我耶和华是鉴察人心、试验人肺腑的,要照各人所行的和他作事的结果报应他。”(《耶利米书》17:9-10)

你相信这话吗?

我相信这话。尤其透过最近这则闹得沸沸扬扬的新闻。

 

 

利益战胜了顾虑

 

月初,南京江宁区瑞景文华142幢别墅,以低至市场价3.5折价格开始竞拍,单价在1万元/㎡出头,而该小区二手房均价为3.2万元/㎡。众所周知,参与拍卖需缴纳保证金30万元,加价幅度为1万元。

为何这幢别墅价格这么低?因为这幢别墅已流拍过三次。

为何一再流拍?

原来在“拍卖标的调查情况表”中,“拍品介绍”一项用加粗红字提醒竞拍人:“评估公司对估价对象查勘时,通过查阅历史资料后,确定本次评估对象发生过谋杀案件,具有重大瑕疵,极不易变现。”

碎尸案听起来可怕,但低至3.5折的价格又让它“性价比”十足。于是,距拍卖开始还有不到两天,就有10万人围观,4073人设置提醒。最终,以786万元成交!

利益最终还是战胜了所谓“不吉利”的顾虑。可见,世人即使带有迷信色彩的敬畏之心在金钱面前已荡然无存。

不过,经过这么一闹腾,7年前那件可怕的杀人碎尸案又进入大众视野。

 

 

三版碎尸案

 

那桩极为残忍的碎尸案到底是怎么回事?迄今为止,坊间至少流传着三个版本。

第一个版本,主因是曾入籍日本的被害人田明成在日本的公司走下坡路,2006年,为骗保,竟故意制造车祸让三弟田明光替自己死在了兰州丹拉高速公路上。他故意在车内留下自己的手机和证件等,让警方很快就错认为这具烧成黑炭无法辨认的尸体就是田明成。此后,田明成当起“隐形人”,指挥他在南京的妻子从日本保险公司骗保300多万人民币。这成了妻子薛利萍开美容美体店的第一笔资金。

事发3年后,田明成不甘在外地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想回到南京家中跟妻女团聚。但妻子与前男友旧情复燃,给了田明成300万元分手费。田明成见钱后,答应了。但钱花完后又反悔了。他就回到南京屡次纠缠并不断要钱。最后,薛莉萍不胜其扰,告诉其父薛敬恭。

薛敬恭为了女儿, 于2011年在瑞景文华的别墅内杀死了女婿。尸体被河海大学江宁校区两名大学生发现。二人遂报警。

第二个版本,主因是薛莉萍。田明成2006年在兰州向三弟借钱,想回国发展,后接妻子电话说女儿生急病,于是嘱咐三弟帮忙把车开回南京,自己先飞回南京,但因走得匆忙,手机和驾照落在了车上。他人还没到家,薛莉萍就接到兰州警方电话,说她丈夫刚在兰州高速上发生车祸去世。哭成泪人的薛莉萍随后见到了丈夫田明成,问他是人是鬼。田明成莫名其妙。后来才得知三弟遇难,因为被烧成了黑炭,所以被错认为死去的是他。他想打电话给父母解释清楚,但被薛莉萍拦阻。

薛莉萍想起自己在日本曾全家投保。何不将错就错,去日本保险公司骗保?田明成同意了,后来,他跑到了郑州过起隐形的生活。薛莉萍背着丈夫早就跟人私通,生意也是风生水起。她恨不得丈夫永远“隐形”下去。但丈夫后来老是回宁纠缠,于是,她就让现任男友叫了一帮小流氓,把田明成给绑了。后来在父亲薛敬恭帮助下杀人碎尸,并由已71岁的爸爸出面,承担全部责任。她自己跑到上海,在准备逃往日本之际被抓获。

第三个版本,主因是薛敬恭。他在2006年为开展生意需要资金,就指使女儿和女婿一起骗保。再后来,他又在2011年一手策划杀死早已是隐形人的女婿田明成。这虽看似不可能,但判决书基本认可这样的说法。甚至在庭审时,薛敬恭说:“都怪自己一时糊涂,未能阻止女儿参与骗保,从此埋下祸根。”从这段发言可见,女儿骗保,他当时应该清楚得知。而且,他似乎有能力阻止女儿。若不是他策划,他何必这样说?

 

 

没一个好人

 

透过这个案件,我们看到的是:“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耶利米书》17:9)用中国老百姓最朴素的说法就是——没一个好人!

 

不过,“耶和华是鉴察人心、试验人肺腑的,要照各人所行的和他作事的结果报应他。”(参《耶利米书》17:10)上帝一定说到做到,到了时候,一切都真相大白。审判人的不是阎王爷,而是耶和华,是这位创造天地万物的独一真神。他也感动他仆人在圣经上写着:“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希伯来书9:27》

中国人也一再说:“人在做,天在看。”其实不是“天”在看,而是上帝在看。中国人也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但谁来报?上帝!什么时候?末日审判的时候。人都死了,还怎么审判?到时候,人都会从土里活过来,行善的复活得生,作恶的复活受死。而地狱中的死,是永远跟上帝的恩典和慈爱隔绝,是永远都无法结束的永劫永死。

 

 

需要他的救赎

 

既然没一个好人,人怎能靠行善得救呢?难道得救后到天堂再相咬相吞?现在的人太轻易相信自己死后就可以去天堂。所以,中国人的恐惧往往定睛在今世幸福的结束。张爱玲在《花凋》中写郑川嫦得了绝症等死,她的悲哀也不过是:“无望了。以后预期着还有十年的美,十年的风头,二十年的荣华富贵,难道就此完了么?”

不!还有更可怕的,那就是上帝公义的审判!没有一个人能躲过!并不只是这一家三口!因为耶稣说凡骂弟兄是白痴的,难免地狱的火。凡恨人的,就是杀人的。

所幸的是,拯救我们的耶稣基督没有犯过一丁点罪,连他的敌人也查不出他有任何罪。匪夷所思的是,他竟也没躲过上帝公义的审判和愤怒的烈火。这是因为他自愿把人类的罪放在自己身上,作替罪羊,替一切信他的人赎罪而死。每个人确切无疑的罪,都在昭示对这位救主的需要!

不仅仅至今还在监狱服刑的薛敬恭和薛莉萍需要他的救赎,你和我难道就不需要吗?我们内心充满了自私和诡诈,只不过还没喷发出来而已。这个充满了罪恶和诡诈的世界,每栋房子不都沦为凶宅吗?你我的心不也是凶宅吗?真正得以脱离凶恶,走在平安的路上,需要被上帝所差遣的圣灵更新,换一颗心,换一种生命,换一种活法。

法国时装师把“拆”字作为中国人幸福的记号,设计在服装上。其实,只有在诡诈的心灵深处打上“拆”字,被主耶稣基督宝血洁净,才能变凶宅为福宅。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