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高考,我差点死了

 

 

 

 

文/蜗牛小姐

 

 

 

今天与迦南弟兄聊天谈到高考,他两年前参加高考。他问我:“姐,你呢?”我默默想了想,思绪飞到2008年我参加高考的那年,如今已10年过去。

当时的心绪竟有些模糊,只记得那年高考,忍受不住的时候想要结束生命的心情,以及天父无微不至的护理。

陷入婚恋烦恼的晓晨问我:“姐姐,你觉得这些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认识神更多。”我这样回答她。这不仅是这10年的感慨,也是不到30年的人生里,我收获的最大的宝藏。

 

 

我被疾病打倒在地

 

高考那年,国家发生了很多大事,而我被主亲自保护,度过了人生的那个路口。考试前两周,听说隔了几条街的一中,有些人得了腮腺炎,当地人称“痄腮”,就是半边腮肿起来的一种病症。

后来,我们学校也有人得了这个病,陆续有人去医务室或者回家治病,听说一中有几位学生因为腮腺炎引发了脑炎,已经转入了省会医院。这无形中给我们增加了许多压力。

没几天,我的同桌就被传染,卫生室不能治疗,她就直接回到家。第二天,我开始呈现腮腺炎的症状,于是匆匆回家。在家的两三天,看到病情相对稳定的时候,又回到学校,一路客车颠簸,使我的肠胃翻江倒海。

要说回家对我的影响,并不是打吊针控制了腮腺炎,而是在一张碟片里听到圣经上的话语,使我重新生发起对上帝的信靠——“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箴言》3:5-6)那时,我独自跪在房间的垫子上,向那位陪伴者祷告,说我要仰赖你,求你帮助我。

那位陪伴者,从婴孩时代直到如今,都是我的保障;我虽然认识他不多,但是他认得我,圣经是他的话语,他的话我都信的。

带着交托主而来的平安,我回到学校。当天,我就被偏头痛、中度低血糖、肠胃炎、残余的腮腺炎以及抑郁症,打倒在地。我被同学送到医务室的时候,都有点不敢相信这个情况,我不是已经好了吗?

 

 

我只想结束痛苦

 

那时距离高考还有一周左右的时间,老师们几乎不再上课,只是下发许多资料与总结试卷,而我一看到字就头晕。可想而知,那些资料我一行都没看。每天早上,学校统一给高三学生放英语听力,大家听得津津有味,而我只觉得脑袋嗡嗡,呕吐发汗。

看到身边的同学在努力梳理知识点,全力准备的时候,我却忍受身体和心理的各种不适,心里焦急,却无可奈何。肠胃几乎不能进食,靠挂吊针维持身体所需。白天还好,夜晚的时候,舍友们都进入了梦乡,我根本睡不着,感觉全身又痛又麻,尤其是半边脸持续发热发胀与后脑勺一直砰砰跳,只能不停地背主祷文来缓解我的痛苦。

难熬的一个晚上过去,天慢慢亮了,我松了一口气。熬过白天的上午之后,我找到班主任,请假说想去教堂祷告,因为目前的情况也真的无法学习,班主任痛快地批了假条。我打车去到教堂时,他们正有下午的祷告会,我见状赶紧一起祷告。他们祷告完之后,我跪在地上不起来,阿姨们说起来呀,我说:主不医治我,我就不起来。他们可能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后来我跪下耍赖,没有见到神迹之后,溜到旁边的房间,看到诗歌本上的一首诗歌《前要的是祝福,今要主自己》,我心里想:主啊,你咋不理一理我呢?!

在教堂旁边的小店,我用公共电话给家里打电话,家人说都会为我祷告。我怀着祷告的力量,回到了学校。晚上在医务室打吊针的时候,好友明明和同学杨妮偷跑回家给我做了黄瓜鸡蛋面条,看起来美味,吃起来也挺好,可是,我吃了几口就全吐出来,并且全身抽搐。看着外面的黑夜,暗暗担忧今天晚上怎么过呢?

又是几乎不眠的夜晚,我忍耐着等候天亮。

白天下午又去了教堂,长长的祷告之后,想着今天主就拯救我了吧。夜幕降临,舍友们结束晚自习回到宿舍,快速洗漱后,全部进入了梦乡,除了我。夜晚很安静,疼痛也很明显,在背不下主祷文之后,我只能心里默默喊出来“耶稣爱我”“耶稣爱我”,然后几近无意识的呢喃着:“耶稣爱我”“耶稣爱”“耶稣”……

半夜时分,记忆中过了很久,我忍受不了这种身体和心理的痛,想要撞墙,可是撞了一下没撞上,感觉有点不太灵敏,想继续撞的时候,倒在了床上。我迷糊了片刻,想这也不是个法子啊,我挣扎着起身,想要从宿舍的窗户跳下去。那时好像是住在四楼,因为有上天无门,下地无路的心情,我忘记了从小被教导的“基督徒不能自杀”的话。我只想结束痛苦,尤其是看起来遥遥无期的痛苦。

 

 

他是我的唯一密友

 

当我想从上铺下来的时候,有一个很清晰的声音或者思想传递给我:窗户下面不远处就是很多电线,你要是挂在电线上,上不去下不来的,还不如倒在床上,好歹有个安稳地儿。这是浑噩的时候里为数不多的清醒片刻,于是,我瘫软在床上,继续承受痛苦。

天慢慢亮起来,我熬过了一个黑夜。

同桌从医院回来了,跟我说人民医院人满为患,只能托姑妈的关系去了中医院,检查的结果说她的白细胞非常多,超出平常很多倍,多么危险,等等。那时想着,哥们你不知道,其实昨天我还想跳楼呢。

后来的事,有许多已经忘记了,只记得高考前一天去考场试听听力的时候,脑袋嗡嗡,半句也听不懂;也记得第一门考语文的时候,好像是迟到了,因为走廊里没人,所在考场的考生都在自己座位上坐着,好在我的语文老师是监考老师之一,他看到我,笑眯眯说没事没事,还没到点呢……

成绩出来,不高不低的分数。我觉得主欺骗了我,很生气,想着“我都那样了,你还没给我行神迹呢”。后来,我去了本省的一所普通却不错的大学,当天就遇见了团契的姐姐们,开始了4年教室、图书馆、教会、宿舍的4点一线的生活。

现在呢,留学归来,再回到这片土地,看到当初的小伙伴们纷纷建立家室,便与师母笑谈:“根本没想到走这么远,那时我明明就想毕业了做普普通通的工作,嫁个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不美不丑、不富不穷的弟兄,生个不聪明不笨的孩子,就想这样普普通通过一生的。”

是的,我没有想过,现在主领我走的是何等充满恩典的路。越跟主走,越觉得神的国真实,越发觉得主的路甜蜜;也没有想过能像今天一样,健康平安的生活在主的面前。

回想那年高考,经历死荫幽谷,多少次的希望,然后失望,甚至失去了对生的乐趣,从没有想过有现今平安倚靠的幸福时光。

10年后,我还是我,不一样的是,主始终牵我手,他是我人生路上的唯一密友。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