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文/迦密

 

 

 

 

我曾经是一名学生,现在是一名教师。当我回忆起我的学生时代,并思考我今日工作的意义时,我常常会回忆起几位对我的一生产生重要影响的老师。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家,在不同的教育机构任职,有的在公立学校,有的在私立学校,教学的内容也很不相同,但是他们对自己专业的热爱,对学生的言传身教,使他们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

我想通过我个人的经历,用具体的方式,讲述“灵魂的工程师”这个职业和基督信仰的关系。

 

 

信仰在校园

 

今日的美国,除了教会学校,其它学校基本都实行信仰和教育分离的原则。对于因为信仰原因选择教会学校的人,我非常赞成。这样的学校不仅能提供教育,而且在信仰上有足够的支持。在公立学校,信仰的表达一般没有那么公开。那么作为一个在公立学校就读,有基督信仰的学生或老师,应该怎样才能过信仰生活呢?

我在当学生的时候,曾经在公立大学和私立教会大学读过书,这两种学校的气氛非常不同。在公立学校,许多宗教字眼和话题都在规避的范围之内,谁都不知道可以和谁放心地交流。幸好学校有一些学生组织的,有牧者带领的团契,不过在选择这些团契时,也要小心分辨,因为一些异端组织也会以基督教的名义在学校活动,而初出茅庐的学生往往分辨不清,进去后过了好长时间才发现自己完全被这些人控制住了。他们传授的信息也是片面和扭曲的,学校基于信仰自由的原则,一般也不会干涉。

所以学生应该和一些正统教会保持联系,征询有经验的,信仰稳定的基督徒的建议;自己也应看一些关于教会历史,神学等方面的书籍,帮助自己有独立的分辨能力去选择信仰纯正的团契或教会,而不是只凭一时的感觉或者碍于人情去选择宗教团体。

另外,在公立学校,各种活动很多,学生们通常有许多不同的选择。我觉得只有对自己身心健康有益的活动都应积极参加,结识信仰各异、志趣不同的朋友,倾听他们;如果对方不介意,在信仰上作一些彼此尊重、求同存异的交流,对自己生命的成长和心胸眼界的开阔,都有利无弊。

在教会大学,相对而言有着浓厚的信仰环境。但是教会大学也并非世外桃源,同样会遇到与其它地方相似的问题。而且由于信仰相同,很多人会下意识地对基督徒抱有过高的期待,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而且一旦失望,会很容易上升到信仰的层面对对方进行道德谴责。其实,我们都是平凡人,因为基督的救恩,让我们成为一个家庭的成员,但是这并不等于我们就是圣人或完人。

在教会大学读书的另一个现象,是无形中将自己封闭在一个相对安全的、基督徒的小圈子里,因为外部世界的复杂多样,学生们出于恐惧或其他原因就拒绝认识它。很多社会上的人对基督徒的负面刻板的印象就是这样形成的。

真正的基督信仰的团体是开放的,有广阔胸怀欢迎各式各样的人,有能力回应信仰的挑战,并且有智慧地分享自己的信仰。这一切都要在和各式各样的人的交往中学习。

 

 

教师的职责

 

对于一个有基督信仰的,在公立学校教书的老师来说,信仰的实践也许有一定限制,但其实自己在具体工作中,都是实践信仰的场所。比如老师对学生的责任心和爱心,就是一种无形的力量,让学生有一个言传身教的榜样。老师也应为每一位学生祈祷,恳求上帝培育他们的心灵,让他们有机会认识信仰,这是一名基督徒教师能为学生做的最美好的事。

在教会学校,信仰的表达是自由的。这对基督徒教师来说,也有挑战。在我们公开表达信仰的时候,要时刻反省自己的言行,是否与信仰相配。我们也不应该隐藏自己的弱点,因为虽然我们在某个阶段是他们的老师,但在更长的人生中,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信仰之旅上的同路人,我们大家唯一且永远的教师就是基督本身。

此外,教师由于其教导的身份,很容易产生支配和控制欲,这一点和牧者面对的挑战相似。真正的好牧者会将信徒带到上帝面前,而不是让他们成为自己的附庸。教师也应遵循同样的原则,将对真理的热爱,独立思考和探索的能力,耳濡目染地传递给学生,而不是去剥夺他们的选择权利或操控他们的生活。

 

 

难忘的老师

 

曾经,我在一所公立大学度过了我的4年大学时光,我遇到了一位和蔼的老师,桌子上的圣经“暴露”了他的身份。

在学校时,我们常私下里交流和信仰有关的话题。我非常庆幸在我18岁离开家,在外求学的日子里,有这样一位老师,以和父母不同的方式,像对待一个成年人一样,和我讨论信仰的问题。虽然我上大学以前就是基督徒,但是许多信条都是来自父母的教导,而在和这位老师的讨论中,他犀利的提问迫使我重新思考许多很关键的神学问题,同时他自己在神学上长年的研究和学习,让他了解了重新思考这些问题的重要性:因为只有经过这样的思考,才不会人云亦云,或者一遇到反对意见就不知所措,或者将不同意见的人当作敌人,用简单的口号式观点和判断来代替有建设性的交流……这样的态度对传扬福音没有什么帮助。

现在回忆起来,我虽然在不同国家学习生活和工作过,也遇到许多信仰和经历各不相同的人,其中不乏对基督信仰深怀敌意的人,但我始终都没有放弃基督信仰,并且结识了许多不同观点的朋友,这和大学期间的这种关于信仰的坦诚交流有密切的关系。

毕业以后,我们之间的这种交流仍然在继续,而且由于不再是师生关系,就更能够放开自己,自由地交谈。同时,在做他学生的日子,他的勤奋、认真、无私地为学生奉献时间和精力,以及他在课上那些关于生命意义的提问和思考,都为后来我们在信仰上的平等和深度的交流作了铺垫。

我后来进修神学,也是在一定程度上受了他的影响。在神学院,我认识了更多可以探讨信仰的老师,他们的无私谦和,学识渊博让我非常向往教师这个职业。

我后来也当上了教师,而且我也在学校公开我的基督徒身份。虽然公开分享信仰在学校有一定限制,不过我常常想到那位老师,他的信仰对于他的所有学生,都起到了影响一生的作用:除我之外,我以前的同学们也渐渐从一些细节上猜到了他的信仰,而且深深感动于他不同寻常的敬业。在同学聚会中,大家都是怀着敬意和温情回忆着他,即使是不信基督教的同学,也慨叹信仰对人生的积极影响。

这其实就是活着的见证。可见,传福音除了用语言去阐述,其实我们还有许多别的表达方式,让基督的信仰像花朵的馨香散发到我们周围的人群中去。

 

 

结语

 

“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确,教师是在塑造学生的灵魂,教师自己必须是一个正直、诚实、善良、勇敢的人。而对于我来说,基督信仰就是这些美好品格的基石,也是这种力量的源泉。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