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千年前的那个春天……

春天·土地

 

 

 

文/双一

 

 

 

土地梦着冰河的时候

风一遍遍地摩挲

嘶——嘶——

土地的脚趾开始松动

心渐渐柔软

舒展眉头

一只眼睛微启

是光

它看见久违的光

 

 

是鸽子衔来的种子吧

落在一人身上

他从这城到那城

用脚把土地犁了几遍

种子落下

沾着体温和血

土地张大双眼

是光

久违的光

 

 

午正到申初

本是最明亮的时刻

天空闭上眼睛

土地听到一声呐喊

黑暗里颤抖开裂

 

 

两千年前的那个春天

一个人死了

若干年后的这个春天

一群人活了

是鸽子衔来的种子吧

他们没有面朝大海

不,他们没有

他们在土地里举目向天

是光

久违的光

他们血液的深处

春暖花开

 

 

作者是结构工程师,现居美国夏威夷檀香山。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