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有梦,但日子总在脚下

 

 

 

文/李渔岣

 

 

 

远方,是有梦和理想的地方,可是日子总是在脚下,不是在远方……

 

 

阳光灿烂的日子

 

又一次出发,因为心中怀着远方浪漫的碧海蓝天,看朝霞晨晖,感夕霞日落,不想停歇,可是脚步总是会累会放缓的,心中贪玩的兴奋已经被疲倦席卷一空。心里那些没有答案的思绪再一次浮上心头。

当你被另外一个人代替,代替者不是别人,而是一个越发靠近真实的自己,而那份真实是带着忧虑的。莎士比亚说,世间人眼不能直视的有两个,一是太阳,一是人心。当直面自己的内心时,做事的动机,待人接物的细小心思,那些只敢存于头脑的意念,有时真的令自己害怕到不愿确定这是自己——一个经常被罪捆绑的人,一个被罪缠磨到无力摆脱的人。

那些不眠之夜,我不敢面对上帝,逃避自由和爱,在罪里打滚。那么软弱的自己,第二天要站在讲台上的人,那些振振之词,是如何讲说出来的呢?种种的预想,让我在清晨时刻不想醒来,罪人害怕见到光,连眼睛都不想睁开。在上帝面前自卑地说:“主,若没有你,我就是黑暗本身。”那种胆怯、自卑,将头低埋到尘埃里也是不足释怀的。

这时心中干渴地说:“主,求你来,求你给我那阳光灿烂的日子!”

 

 

被你的世界覆盖

 

那么尖锐、棱角分明的我,如同一座冬天的城。在一次次的海浪冲刷下,变得面目全非,甚至支离破碎。如果说肢体的丑陋尚需衣服遮盖,可心灵的丑陋要用什么遮盖呢?

何时起,我开始不厌其烦地留起长发。有人讲说,爱上一个人,就是将他的世界带入你的世界,他带着你环游一个奇异世界。当我自从愿意选择回应耶稣的爱起,我的生活开始逐渐发生改变。

有次我在男人堆里闻到一股异样气息,那是女人身上所没有的,朋友说,那是男人的味道。我不觉笑了,笑到骨子里。我开始接受裙子,接受裙子带来的性别本色。在穿着方面,我渐渐脱离中性化的着装,进到女生感兴趣的店里,不是刻意,而是自然而然,以前所留的毛寸发型也一去不复返。各种花样的头绳开始进到我的包包里,还添了一面镜子。

当你主动选择去改变时,哪怕只是外在做出一些细微的改变,内在的心态真的会发生一些不自觉的微妙变化。更让我新奇和惊叹的是,我愿意向主祷告说:“求你让我更加温柔。”拥有女性的温柔并不是为了胜过谁,而是愿意顺服上帝造人的秩序,因为温柔是女人的天性。这是上帝造女人的独到之处。

圣经中也说到温柔的力量,“回答柔和,使怒消退。”(参《箴言》15:1)“恒常忍耐可以劝动君王,柔和的舌头可以折断骨头。”(《箴言》25:15)耶稣也说,“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马太福音》11:29)“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马太福音》5:5)。

多少次,我发现自己心中流淌着那么温柔温顺的爱,而这颗心只愿为悦己者。有次听着诗歌《使命》,好像听到了一个柔顺的女子,尾随在她挚爱的男子身后,不离不弃,风餐露宿,出死入生。天涯海角跟随他一辈子,仅仅因为心中那份对他诚挚的爱。

 

 

我不愿总在路上

 

多少次在奔波的路途上,总渴想一泓清泉在心中莹润,涤去一切尘世之扰,想望在冬日的黑夜遇见一如月光而泄的眼神,干净、明朗、有力!

上帝啊,我在你的殿中,想念你的爱。

天下熙熙攘攘,我会去到很多地方,最终会发现自己最想去的地方竟然是记忆最多的地方,因为那个地方也是你去过很多次的地方。而年老的时候被别人束上带子,去到你不愿意的地方。到那时,我会去到哪里呢?当风吹起时,心里总是想起先知的一生。

有很多人喜欢“总是(一直)在路上”,仿佛这种冒险满有刺激的生活可以吸引人心,可“在路上”只会满足一时的快感,却使生命一直处于奔波忙碌状态,总要找个落脚地停下来,不是么!?

那你要停在哪里?是安乐窝,还是风暴肆虐的地方?对于安于个人温饱的人来说,有安乐窝是再好不过,可那些高居庙堂的人却心系民生,并非所有人生来就是肩负重任的,但是,那一天临到你,没有退路时,要安稳下来。放下你探索世界的刺激,放下你绚丽的个人美梦,选择停下来,成为缓慢走路的人,使每一步都是坚实的。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