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酒作乐,蹉跎了岁月,耗费了生命

 

 

文/一勤

 

 

人们宴乐着,

仿佛永远不会死。

如果死如吹灯拔蜡,

活着便只剩下宴乐。

 

一息的宴乐像是放纵,

是清醒后愈加切肤的痛,

是更加深沉的虚空。

 

所以,我理解那些宴乐后自杀的人,

也理解那些不愿相聚,

而宁愿独处的人。

 

人为了逃避和漠视永恒,

用各种方法麻痹自己,

宴乐便是一种,

仿佛一息的宴乐便是永恒。

 

他在一次次宴乐后走向了信仰

因那处在人群中的孤独,

因那难以排解与逃避的虚空。

 

宁静的夜里,

他独自打开圣经,

泪落如雨。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