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有你在身边

 

 

文/吴鸿铭

 

没赶上见父亲最后一面

 

2012年7月,得知父亲最后一次进ICU病房时,我正在康州的I-95高速公路上。母亲忽然打电话来,这让我感到事情的不寻常。平日母亲都是在周六等我电话,不会主动打我的手机。我正要到新泽西的公司去开会一个礼拜,随身行李只有几件衣服及公司的资料。一时也乱了方寸,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办。只有请母亲随时跟我连络,同时我也得决定,是提前回麻州,还是干脆从纽约的肯尼迪机场(JFK)飞回台湾父母亲的家。

终究还是没赶上见父亲最后一面。就在我即将登机的那个清晨,手机铃声再度响起,母亲说父亲在她外出买晚餐时,悄然地走了,没有留下任何特别的话语,没有任何人陪在他身边。母亲和父亲之间总是吵吵闹闹,一生的恩怨就此画上句点。

我和父亲的关系也不亲,再加上久居美东二十几年,见面机会屈指可数,明知父亲离开这一天迟早会来,却还是让我有些怅然。回台湾打理完父亲的后事返美,母亲就此独自一人居住,来往陪她的都是我的阿姨们、即她的姐妹们。我几次邀约母亲来美,她都以言语不通婉拒。妈妈也不想长期打扰她其他的孩子们。

 

母亲癌症,我无力返乡

 

2014年2月,妹妹打电话给我说,母亲跌倒摔断了腿,这才查出脚骨髓早已被癌细胞蛀空,医生说母亲只剩3个月的日子。妹妹问我有什么打算,我再度遇到抉择。我的工作在年初才换组,一切还不是那么熟悉,回台湾陪妈妈,也顶多两三个礼拜,哪能请那么久的假?若回早了,最终还得跑第二趟,而且回台湾,美国家里怎么办?思潮纷乱,耳边却彷彿响起上帝的提醒:“你愿我赐你什么?你可以求。”

是啊!我希望求什么?我的上帝是创造宇宙星宿、花草树木、生命气息的主,是恩典丰富的上帝,他是带领大卫行过死荫幽谷,又赐所罗门聪明智慧的上帝,他的名是耶和华!在他没有难成的事!我和上帝说,我虽离开父母,不能常侍左右,负担他们的生活,亦不能常带儿女返台承欢膝下。这是最后的机会,我愿能陪母亲走完她人生最后的一段路,愿能每天读些圣经给她听。

母亲已经83岁,眼睛也不好,不能常常自己读圣经。虽已受洗,定期参与中山长老教会长青班的活动,但对圣经的熟悉度毕竟有限,能和母亲一起读经,也能回答她的疑问。她肯定也很乐意。但工作安排可能也是个问题,不能请那么久时间的假,如果在台湾工作,有这种可能性吗?

 

竟然回到母亲身边

 

但在上帝真的没有难成的事!我想起圣经上说:“我们若照他的旨意求什么,他就听我们,这是我们向他所存坦然无惧的心。”(《约翰一书》5:14) 在我知道母亲癌症之前几个月,一位在新泽西的印度同事,因父亲过世回印,却因签证关系无法再返美。因此在印度远距离工作,支援印度顾客的需要。

我虽不知这件事是否影响了公司主管的决定,但的确在我提出在台湾远距离工作后的一个月,我的上司主动问起我回台这件事进展如何,并提及在5月需要派人到南韩支援,结束后我可以就留在台湾陪母亲,所以我回台的经济需要也由公司支付。

母亲显然很意外,也很高兴我能在台湾待一阵子,她因此不用长期留在妹妹家麻烦她。自2014年5月7日回到台湾起,我也守着与上帝许的愿,每天早上准备早餐,并读一章圣经给妈妈听。开始从《约翰福音》介绍耶稣是上帝的儿子,再读《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母亲有的时候会打断我问问题,有的时候也会露出惊讶怀疑的表情。

上帝给母亲极大的祝福,她的健康情况虽渐渐衰退,但却没医生预期的那样只有3个月。秋去冬来,除了出差不在的日子,10个月里,我们除了《启示录》,读完了新约部分和旧约圣经的大半。我们一起逛夜市,一起去公园散步,一起听音乐会,一起聊天,谈她的恋爱史和她的过去,谈我二十几年在美国发生的事。因着陪伴,重新接起有些疏远的关系和断掉的认识。

 

陪伴母亲走完最后的日子

 

在所有的药都失去作用以后,母亲的健康开始每况愈下。在2015年新年前,开始愈加严重,因为呼吸不顺,我带母亲去照X光,发现左肺严重积水,当天就被医生留下住院,医生跟我说,不抽积水过不了新年。母亲住进淡水马偕医院,我也开始了3个月在医院日夜陪护的日子。

积水的问题解决之后,其他的病状也开始显现。在母亲生命的最后一个月里,她的精神开始明显衰退,有时看似在沉思,她却看着天花板,有时又答非所问。清醒时她总会问我有没有吃饭,还会跟我说抱歉,因她生病担误我工作,等等。当我正以为可以跟她说话时,她的思绪又飘回虚渺。我想到经上说:“妇人焉能忘记她吃奶的婴孩,不怜恤她所生的儿子?”(参《以赛亚书》49:15)即使在清醒的时候,母亲依然不忘记关心她的儿子。

在医生的建议下,我开始尽量问母亲一些问题,来帮她记得自己。或许是被问烦了,有一次我问母亲知不知道我是谁,她竟很清楚地回我:“废话!”虽然有点好笑,这句话却成了母亲在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听得懂的话,她知道我是她儿子,是她的亲人,依然守在她身边。而后我再没与母亲建立起有意义的对话。母亲就静静地躺着,偶尔说一两句我听不懂的话,好似全然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母亲说她要回老家了

 

这件事之后的几天,医师来例行巡床,在拿起病历查看并例行性问了一句台语:“阿妈你好冇!妳甘哉妳地唗?”意思是“婆婆你好吗,你知不知道你在哪里?”妈妈清楚地回答着实吓了我一跳,她说:“我想要回老家!”回的是国语。医师放下病历:“你想要回家喽,好啊,我们不会故意留你在这啦!”医师以为妈妈是想回自己的家。对末期病人,医院的政策总是随病患意不留人。

“我要回老家了”,她再一次很清楚地回答。

后面一群穿白袍的实习生也都靠拢过来,大概大家都听清楚了,也很惊讶她的回答。

医师又问:“你老家在哪里?”

“我要去那边找我老伴,他在等我……”,我没听错,很清楚!我妈是在说天上的家吗?我父母是来自两个不同的地方啊!

两句之后,对话又接不上了。医师在没办法和妈妈继续对话的情况下,转向满眼含泪的我,解释了一下母亲的病情,再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就走了。

妈妈从来没有称我父亲老伴,我也不知道她说的老家在哪里,但她的话让我感觉离别的时候应该是到了。她自己大概也知道,看不见,摸不着,杂乱的思绪,突然之间自心底体会那句:“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为什么离弃我?”(参《马太福音》27:46)。但一切的发生,上帝的美意岂不已将那又大又难的事指示了我!(参《耶利米书》33:3)

上帝的恩典超乎所求

 

就在我又要出差飞日本的两天前,如同我父亲一样,我的母亲静静地息了她世上的劳苦。从2014年5月7日到2015年5月4日,万军之耶和华给了我整整一年的时间陪伴母亲,我陪她读圣经,陪她逛公园,陪她去吃台湾美食,陪她去郊游看风景,陪她聊从前,陪她走完了她人生的最后一段路,就像我跟上帝求的。

飞日本出差前,我到殡仪馆去给母亲辞行,当工作人员从冰柜中把母亲拉出来时,熟悉的面庞却是那样冰冷,我的泪水像决了堤,无法抑制,我从未流过那么久、那么多的眼泪。

故事并没有到此结束,虽然在最后母亲似乎真的不记得我是谁,但上帝依旧保守我,经上说:“即或有忘记的、我却不忘记你。”(参《以赛亚书》49:15)妻子如蕙按预定日期顺利地飞到日本陪了我一个礼拜。其间,我们也一起从日本回台湾,参加母亲的追思礼拜,并安葬了母亲。正如我们在母亲去世前安排的,无需任何更改!如蕙的支持及体谅,弟兄姐妹的帮忙,教会主任吴牧师在台湾授课期间,还抽空到医院探望我母亲并为她祷告祝福。我再次经历上帝的信实及大能,实在是超过我们所求所想!

圣经上记着说:“成就的是耶和华,造作为要建立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是他的名。他如此说:你求告我,我就应允你,并将你所不知道、又大又难的事指示你。”(《耶利米书》33:2-3)他是我的上帝,愿你也认识他。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