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沉沦的歌者到感恩的门徒

 

 

文/以静

 

很小的时候,我喜欢仰望天空,那宁静广阔的天空,带给我无限的遐想。然而,一场史无前例的政治运动,摧毁了一个少年成长的宁静,让青春年少的我没有书读,只能想办法谋生。

从小喜欢唱歌的我,后来有机会参加了歌舞团,开始了我的演唱生涯,收入极其微薄,一晃就是8年。那时的我没有信仰,也不知道未来的道路在哪里。上帝将一位善良的女人带到我的生命中,成为了我的妻子。一路走来,才真知道这是上帝赐给我的福,然而年轻时的我并不懂得珍惜。

 

第一次祷告

 

文革之后,我被调去陕西工作,在那里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妻子接受了福音。当时我并没有真实地进入信仰,没有把信上帝真正当一回事。

那个年代因为演出机会很少,我所在的歌舞团快要倒闭了,我陷入焦虑中,妻子提醒我要依靠上帝,于是从不祷告的我,为着自己的需要,开始第一次亲近上帝。

我和妻子一起祷告,求上帝开路,让我能调动工作去上海。那时工作调动非常不容易,更何况是跨省市调动,少不了需要找关系走后门,我记得我一边祷告一边心想,平时不亲近上帝,现在有事要求他,他能答应我的祷告吗?然而上帝应允了我们的祷告,让我们一分钱没花,也没有找任何关系,就调动工作到上海。

到上海之后,我顺利进入演艺圈。民歌不景气的年代,很多同行都下海做生意去了,但是我坚持唱歌。我喜欢在台上演唱,喜欢得到台下的掌声,我追求舞台上的满足,我认为只有名利双收的人生才精彩。

因着上帝的恩典,我的演唱生涯进入了黄金时期。世界上的所谓成功,都会包裹着层层美丽耀眼的光环,使外面的人无法看清里面的光景。那光环不仅圈住了外面追求光环的粉丝,更圈住了光环里的我,使我的眼目晕眩,心思迷失。

在我名利双收时,我忘记了那施恩为我开路的上帝!我的婚姻和家庭也走到了破碎的边缘。

 

被罪挟持

 

那个曾经仰望天空、满怀理想的少年,已经在岁月里沉沦了。

虽然上帝赐给我善良的妻子,虽然工作调动上海的事情上帝为我开路,虽然经历了妻子得病我为她祷告上帝医治了她,但是我和上帝之间总好像有一个看不见的鸿沟——我在歌舞团工作的那些年,从来不敢说自己是基督徒,因为我深知作为基督徒是有标准的,而我自己没有一个基督徒该有的品行。

那时候我常常被邀请去演出,根本就没有时间关心妻子女儿,每次演出回家,演出费给妻子一半,自己藏一半,为什么藏呢?就是用来犯罪。骄傲膨胀使我连几十年的结发妻子都看不在眼里了。我常常在外面喝得醉醺醺地回家,回到家里随心所欲,倘若我的妻子忍不住指责我,我就会和她大吵,甚至急了眼还会动手打她。

在我女儿的记忆中,那时我的心根本就不在这个家,并且因着我脾气急躁的缘故,家里从没有安宁的日子,妻子为此很伤心,女儿和我也很生疏。

家,本来应该是遮风避雨的港湾,却因着我的罪,濒临破碎。

我的妻子深陷极度的绝望中,一天,她偷偷磨好了刀藏在枕头底下,心想如果我再喝醉酒回家,她就与我同归于尽。那天,我还是喝醉了,并且回家很晚,妻子和女儿已经睡了,我却把她们叫起来,让她们陪我聊天。妻子看到我醉醺醺的样子,在挣扎痛苦中把手伸向枕头,拿刀的时候,突然有个意念进到她里面,一个声音对她说:你希望你的女儿看到这一切吗?你能为此负责吗?于是她停了下来,心被撕裂一般的痛,我却酩酊大醉不省人事。

这件事是妻子很多年后才告诉我的。现在想来,上帝在我不知不觉中,一次次保守了我和我的家,然而深陷罪中的我,却不知感恩。

 

婚姻的尽头

 

终于,妻子忍无可忍,决定和我离婚。我想我们吵也吵累了,打也打累了,我也不想折磨她,于是我答应她去办理协议离婚。

其实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很痛苦,罪像个巨大的网罗把我困在里面,我苦苦挣扎却无法解脱,明知道应该做的,却做不到;不想做的,偏偏控制不了自己,过后又在自责中沉沦。

离婚当天,我带着自己的行李,净身出户,回到我父母家,我父母看着我狼狈的样子,叹气说:“被赶出来了?快50岁了,家没了。”在父母的叹息声中,我又喝了很多酒,心里痛苦得不能入睡。

德国哲学家康德曾说过这样的话,大意是:真正的自由,不是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你不想做什么的时候,你可以不做。我认为只要得到世上的名利,就可以有自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却不知道我其实是罪的奴仆,只有犯罪的自由,没有不犯罪的自由。我受过艰苦,我见过世面,我明白道理。但是,我没有自由。

我能够在生活的各样磨砺中忍受艰苦,坚持我的事业,却无法在功成名就之后保持平静;我能够在妻子生病无望时,为她迫切祷告求上帝医治,却无法在她康复之后给她应有的呵护;我能够努力多赚钱,省吃俭用,为女儿买一架当时很稀罕的钢琴,却无法在她练琴稍有差错时给她一点耐心。

使徒保罗说:“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却由不得我。”(参《罗马书》7:18)我对这句话深有体会。

离婚的那天半夜一点左右,电话响了。在黑暗中不能入睡的我立刻跳起来,是妻子打电话来,她在电话里大哭,说:“你快回来吧,上帝责备我了。”

原来,她半夜起来祷告,上帝责备她离婚的决定,上帝对她说:不要放弃,你的丈夫是我要用的器皿。我接到这个电话,原本沉重的心,顿时乐开了花,马上拿起尚未打开的行李,打车回到家。

至今我无法忘记那个夜晚。夜深人静,妻子单薄的身影站在路灯下等着我。我的心仿佛打翻了五味瓶,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进到家里,我俩抱头痛哭,我暗暗发誓,不能再亏欠这个善良的女人。

上帝的恩典再次保守了我的家庭。

 

生命的改变

 

虽然一次次经历了真实的,无可推诿的恩典,但是在我里面那些根深蒂固的罪并不会一下子完全消失,生命的改变是一个过程,我特别要感恩的就是我的妻子,她用祷告,托住我们这个家庭。

因着我的罪,我的女儿也受到很多伤害,以至于她长大后一直不愿意进入恋爱婚姻,也是妻子锲而不舍地祷告,上帝为我女儿预备了一位非常爱主的弟兄。我生命真实而完全的翻转,就是在我女婿被上帝呼召来美国读神学院的时候。

2013年,我和妻子来洛杉矶探望女儿女婿,本来计划是停留一个月,然而如圣经所说,行路的人不能定自己的脚步(参《耶利米书》10:23)。一次我去锻炼身体时,突然椎间盘突出疼痛难忍,顿时我躺在那里完全不能动弹。

在此之前,我的女儿女婿已经为我报名参加神学院的全人医治课程,原本我是不想参加的,可是身体突然这样,使我不得不服下来,同时也带着侥幸的心理,希望在课程中得到身体的医治。

虽然我是不得已而参加,然而,上帝却有美好的旨意在其中。在那几天的课程中,负责人刘院长亲自找我谈心,他对我说:“弟兄啊,我们不能单单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我们需要内里生命的完全更新和医治。我要为你的身体祷告,更要为你全人健康祷告。”当时我听了,只觉得一股暖流涌过,心里非常感动。

课程之后的一天,我躺在家观看一部基督教电影《消防员》,整部电影是讲述一个消防员如何挽救婚姻的故事,当我看到男主角在妻子面前忏悔的那一幕,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泪喷涌而出,心被深深扎透,他说:“过去的年日里,那些本来我应该好好爱你的日子,我却去爱了别的东西,我用我的言语、行动和态度,不断地践踏你、伤害你,使你伤痕累累……”

我的眼泪无法抑制地流下来,过去的罪像电影一样一幕幕出现在我眼前,在圣灵的光照中,我看到的是一个以前我从未看到过的自己。那是一个何等污秽败坏的人啊,然而那的的确确是我自己真实的面目。

这时,妻子和女儿回到家,看到我哭得双眼通红,都吓坏了,以为我腰痛得厉害,我上前紧紧抱住她们,流着泪对她们说:“我太亏欠你们了,对不起!”

当我真诚地拥抱妻子女儿的同时,奇迹发生了!我发现我的腰部竟然完全不痛了,上帝奇妙的医治临到了我!悔改带来医治,这是真实的!

这时电话响了,是刘院长打来,他关切地询问我身体的状况,并且告诉我,他为我禁食祷告已经40天。

 

有福的人生

 

仰望天空,乌云在黎明的光中悄悄退去。

上帝的恩典带领我进入真实的信仰中,我终于知道上帝是何等的真实可靠!现在,我和妻子、女儿、女婿以及小外孙,我们全家五口一起在教会服事,一起见证上帝的信实美好。

过去,我曾经是形式上的基督徒;今天,我是蒙了主恩光照的人;过去,我曾经活在罪里,活在宗教里;而今,我每天活在感恩里,活在基督里。

人生一路走来,我深深体会到,只有在主耶稣里,人才能挣脱罪的枷锁,尝到自由的美好!那是心灵深处清澈透明且广阔无垠的自由!

“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翰福音》8:32)

仰望天空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的心里——有盼望!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