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亿美元之轻

 

文/刘同苏

 

 

2016年2月16日,美国一家彩票公司开出了破历史记录的中奖金额:15亿6千余万美金。3位中奖人分别居住在加利福尼亚、田纳西和佛罗里达,各自可领取5亿2千8百78万4千的奖金。

对一个人而言,5亿美元可是个天文数字了,买什么不得买出一大堆,而且还必须是高档的。在报道此次中奖的网站上,紧接着中奖新闻下面的广告是:若中了5亿美元,你可以买某款370万美元的跑车,某地7800万美元的豪宅,某艘2亿美元带有两架直升飞机的游轮,甚至3亿2千万美元的私人飞机。

5亿美元意味着一连串物质堆起来的奢华,人也似乎要增大分量而“重”要了起来。5亿美元可以使一个邻家普通人一步登入物质天堂。

 

生活未见丝毫波澜

 

佛罗里达的中奖者,居住在墨尔本海滩。笔者曾去过这个略微偏远的地方讲道,是一个乡间土气与温度湿度同样浓烈的小镇。中奖者是一位年届古稀的女士,30年前嫁给了比她年轻15岁的工程师,岁月的侵蚀至今未曾剪断这对鸳鸯之间的红绳。也许是某种亲情或爱意的约定,30年来,这位女士不间断地购买彩票,每次只一张,且永远是同一号码。30年不断的单线之流,忽然涌入了5亿美元的洪水,人生会发生什么样的膨胀呢?5亿美元,怎么花,不也得花一阵子呢,并且一过“古稀”,就不知何时会“百年”,5亿的挥洒也须赶紧了。

有好事的记者一年以后前往墨尔本海滩,想看看5亿美元在一个人的身上造成了什么变化。他在那个街区走了一趟,一阵悸动,没见到身价5亿的人住的房子啊?细究地址,原来中奖者仍住在原来住的房子。该房现价30万美元。不过,记者守株的成果是等来了购物回来的女主人,她身穿平价连锁店出售的低廉衣服,从普通超级市场购买的食品还装在可重复使用的袋子里。

当然,夫人是家居的,男人才是门面。不想,待见先生出来,则更惊艳,旧的圆领T恤加大裤衩子,手里还拎着大袋垃圾。5亿美元了,身上没见一件名牌;也没用个菲佣墨仆什么的,垃圾还要自己倒。

记者采访的结果是:过去一年,生活一切照旧,仅奢侈了一辆9万美元的塔施拉(对比一下那个广告推荐的370万的迈凯轮89/P1LM跑车)。记者最后的报道里有一句精彩结论:口袋里揣着能烫出洞的亿万美元,生活却未见丝毫波澜。5亿美元上身,邻家住的还是那位普通人。

 

终极主体生命

 

笔者无意鼓励博彩。不过,突降的重金却可以量出一个人的分量。

5亿美元搁在身上,生活也没晃一下,那是生命超越了5亿美元,扛得住这个分量。给个10万8万,就又屈膝又折腰的,那么,其生命也就值这个价了;来了3亿5亿的,就烧得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了,那个能被3亿5亿烧掉的自己就低于3亿5亿。重过5亿,那得是个什么分量啊?那就是主体生命的分量。

主体就是以无以超越的终极态度面对外在世界。终极就是无限,所以,无以超越。不无限,就不达终极;不达终极,就被外物(比如5亿美元)所控而不成其为主体。真正的主体生命都是永恒的(“永恒”是无限的时间表示),而永恒则是超越一切的绝对分量。相对于无限,无论几亿不都是无限小吗?“人若赚得了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参《马太福音》16:26)即使全世界的有限数量相加,也不及主体生命的无限。就算你拥有了整个世界,却让外在世界做了你的主人,从而,丧失了自己的终极自主性,那倒实在是一个质量性的贬值。

上述故事引发的不只是价值观的问题,也是本体论的问题。

什么是存在呢?是由于定量性的束缚而无法超出部分性,从而,永远不能成为独立个体的形体堆积呢?还是因无限的终极性而以整体性成为独立自我的生命呢?我是我吗?我若不是我,我的存在是什么?我以我的终极性而定准了我的独立存在,所以,我的存在才不被任何的他者所湮灭。可是,如果我不能让无限成为我的生命,我的终极又从何而来呢?

我之为我,就在于与无限者的内在生命关系。所谓信仰,就是主体生命的终极性本质,就是与无限上帝的内在生命关系。“传道者说: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传道书》1:2)存在无非是因终极性而成为独立整体的生命;凡仅仅具有定量部分性的纯粹物质形体尚不是真正的存在。若只有主体生命是实存,则无主体生命的外物就是虚空。

5亿美元不过是虚空,实存的生命当然不会被虚空动摇。只有把5亿美元认作实存的,或反过来说,只有把自己的主体生命也贬低为美元的,5亿美元才会压倒他的生命。有一个关于博彩的专有名词叫“中奖咒诅”,因为社会学统计发现,美国博彩的中奖者里,95%以上的人,其人生被毁坏了(不是变差了,而是毁了)。来了横财,人生却被毁了,可见,对没有终极主体生命的人,外在财富只是祸害。可惜的是被毁了人生的,并不只有彩票的中奖者。那些被毁了人生的中奖者,不过直截地显露了罪人们生活的非生命性质。

5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