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不是皇帝的宠幸

 

这个地球难道不是一个更精密、更复杂、更好用的大冰箱吗?

 

文/小约翰

 

有一次,翻查一本词典,见“恩典”是指“皇帝的宠幸”,我哑然失笑。

 

上帝与皇帝

 

是不是在中国人心目中,皇帝就跟上帝一样,久而久之,也就以皇帝的宠幸代替了上帝的恩典?所以,中国人往往只知皇帝的宠幸,而不知上帝的恩典。哪怕皇帝把美丽女子都霸占了,也要说谢谢笑纳、三生有幸;哪怕皇帝一怒之下赏赐毒药和绳子,也得先跪下磕头高呼——“谢主隆恩!”

这些活在皇帝恩威下的臣民,是不是认为连阳光、空气、水都是皇帝恩赏的,都要皇帝批准才能享用?是不是没皇帝就没饭吃了?

皇帝也不过是一个软弱的罪人,绝对不会是上帝。古往今来,皇帝总的说来比一般人更无能、愚蠢和败坏,皇帝干坏事更多!

从根本上来说,你我并不欠皇帝什么。没了他,人可以照样活,而且活得更好。

人活在地球摇篮中,倒是欠了把人放在摇篮中的上帝很多。你一读圣经就看得很清楚:起初,上帝创造了天地万物。宇宙万物不是自己进化来的,因为宇宙并不是一架永动机。再说,要是原来什么也没有,怎么可能突然说有就有了?上帝的创造可以从无中造有,并使“有”各从其类成为美好。而所谓从一个物种进化成另一个物种,目前没有任何中间状态的化石能加以证明。

 

上帝创造了宇宙万物之后,又按自己的形象造了人。所以,人能成为万物之灵。人虽“身无彩凤双飞翼”,但“心有灵犀一点通”。人应该活得像上帝,而不应该像猪和狗。

因此,人生来就有对真理、仁义和圣洁的追求,也有对永恒、终极、价值和意义的追求。这都是上帝造人的时候给人的“天赋”礼物。人难道不应该心怀感恩?

 

普遍与特殊

 

单单想想这一点吧:上帝造了人,又给了人一个地球作为最完美、最美丽的摇篮,人在其中生存、生长。人并非自有永有,文明也并非自有永有,而是来自这份创造恩情。

越想,你岂不越感到惊奇和敬畏?难怪康德说:“有两样东西,我越想越感到敬畏,一是我头顶灿烂的星空,一是我内心的道德律。这说明上帝不只在我头顶存在,也在我内心存在。”

有一次,我给冰箱除霜。断电后,把冰箱打开,等着厚厚的冰融化。那一刻,突然有个问题回响在心中:这个地球难道不是一个更精密、更复杂、更好用的大冰箱吗?我们不至于腐烂败坏,不全因有这个冰箱保护吗?谁造了这个大冰箱?谁又时时刻刻给这个大冰箱插电、送电?是啊,人是活在一种多么不可思议又真实无比的恩典、护理和大爱之中!

然而,单单这些,圣经认为还只是普遍恩典,更重要的还有特殊恩典。跟特殊恩典相比,普遍恩典不过是一支太阳底下的小小蜡烛。特殊恩典是什么呢?就是:造物主自己造访过这颗星球,到过这个世界,还作为替罪羊替人死在十字架上!不说你也知道,这指的是耶稣基督。

 

圣经用最为动情的笔墨,以如椽巨笔如此描述这作为特殊恩典的大道:“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这道太初与上帝同在。万物是藉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他造的。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参《约翰福音》1:1-14)

 

恩典与宠幸

 

上帝何必费这么大事亲自道成肉身来到这个世界?那是因为人罪孽深重而又难以自救!但中国文化一向不承认人软弱至此,对自我拯救充满信心,故对上帝的拯救计划和行动难以心动。但圣经并没有讳疾忌医,而是如天光照彻人性的幽暗,让我们看到生存实际和浩大恩典。

恩典之所以为恩典,就在于接受的人确实不配接受。但最终,这不配接受的人还是如乞丐一般接过了这从上头来的恩典。在接纳自己本相的同时,也接受了对这本相的更新与提升。所以,上帝的恩典不再是外在于接受者的一种外在赏赐,而是一种由上而来也由内而外的更新。

这种更新对中国人来说是陌生的,所以,我们才需要去体验一把。

美国神学家斯普洛说:“基督教教义的核心是恩典,基督教伦理的核心是感恩。”我认为这是至理名言。你必须先相信这一浩大恩典的存在,才有可能从内心深处油然而生出感恩和感激之情。

这一恩典观念对人的影响非常巨大:好比同样是领奖学金,没有恩典观念的话,领取的人会认为这完全是通过自身努力挣来的,这人就可能更加努力,但也会更加骄傲,而不会去感激和爱他人;但若有感恩之心,领取的人会认定这其实是有人因为有爱心设立了这笔奖学金,否则自己又怎么能领到?于是,自然会心怀感恩,对人充满了爱,日后也会想着怎么报答和分享。

你看,连这么简单的事,区别都这么大!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