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世界里有平安

我们的幸福是病痛和灾难夺不走的,我们拥有终极的幸福。

 

 

 

文/舒舒

 

 

 

2016年1月5日,美国时间下午5点15分,一直亲切地叫我舒姐的小弟乐乐,结束了他在世32年的短暂生命。我和刘姐赶到病房的时候,他的额头、他的手还都留有余温,他对我的声声呼唤犹在耳边,幕幕往事浮现眼前……

 

 

从暗夜到黎明

 

2012年10月,我与刘姐一起在休斯顿布什机场接到乐乐和他的妈妈。戴着一副眼镜的他,清秀斯文、玉树临风,怎么也看不出是一个病人,一个被医生宣判只能存活3到5个月的癌症病人。做大学教授的妈妈,放下一切工作,陪着独子,漂洋过海,在无边的黑暗里,寻找一线曙光。

一转眼,近4年过去了。开始的时候,乐乐妈妈说不知自己已经有多久没睡过安稳觉了。儿子看病的过程,让她操碎了心。乐乐自己也因病情的不断发展,有些焦虑和烦躁。然而,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被爱的海洋包围了。医生、护士、病友、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以及慈善组织“光盐社”的义工……所有这些人,用爱心编织的大网让他们认识了慈爱的上帝,渐渐拿走了他们心头的恐惧、担忧和肩头的重担。

几年过去,如今存留在我脑海里的,都是他们一家人(后来乐乐爸爸也赶来陪伴孩子)为别人奔忙的情景:有时候,病友来往机场,乐乐爸妈会接送;巧手的妈妈为乐乐做好吃的,也会同时多做一些分给其他病友;乐乐的英文和电脑技术都很棒,自然就成了很多不通英文的病友的好帮手,交房租、水电费、网费、修电脑,从来都是随叫随到,还为我这个电脑盲重装过系统……而他,本身是一个癌症末期的病人,承受着病痛和化放疗各种副作用的攻击,却依然为身边的人留下充满爱的芬芳记忆。

乐乐对我说过很多次,甚至到他生命的最后半年,当他的记忆模糊、意识不清的时候,他仍然情词迫切,一遍又一遍地说,他不抱怨命运待他不公,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他生病后放下一切,在美国接受治疗,没有了从前的压力,认识了上帝,与父母朝夕相伴,还有那么多满有爱心的陌生人成了他的家人,这病成了他的福气,他比从前快乐得多。

 

 

宝贵的大平安

 

他很爱我们,知道我的父母因为我照顾一家人的劳苦而担忧,他诚恳又认真,反复对他们说:“舒姐与爱的人在一起,能做自己喜欢的事,能帮助别人,舒姐现在的生活是最幸福的,你们一定要相信……”

是的,乐乐,舒姐现在的生活是最幸福的。虽然,这几年,眼看着那么多的病友离世,与他们的亲人同哀伤、同流泪,虽然自己的生活里也有很多艰难,但是,谁说幸福不能同时包含悲伤的泪与快乐的笑?谁说幸福不能同时囊括世上一切的劳苦愁烦与心灵深处的稳妥平安?

因为,到最后,我们都可以依偎在上帝的怀里,得安息。我们的幸福是病痛和灾难夺不走的,我们拥有终极的幸福。

赶到医院的时候,乐乐离开有两个小时。他的爸爸、妈妈、小姨、妹妹在极大的哀恸过后,都已平静下来。我们和他们一起聊起乐乐生平的点滴,有哭泣,也有微笑……乐乐,你知道吗,我们多为你的爸爸妈妈担心,他们就你这么一个宝贝儿子,此时此刻,他们会怎样地悲痛欲绝,我们原先都不敢想象。

可是,今天过后,我的担心就少了许多,因为妈妈摸着心口说:“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哪来的这么大的平安!”

乐乐,你肯定也听见了,你可以放心了,你也知道他们此刻的放手、此刻的平静,需要何等大的力量。他们将耶稣说的那句话,带着血肉和体温,真实地呈现在我的眼前:“我将这些事告诉你们,是要叫你们在我里面有平安。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翰福音》16:33)

这个看似很不公平的世界,却有两件事情很公平:第一,人人都有一死,从出生就开始向死亡迈进,可谓“出生入死”;第二,人人都有机会接受上帝的救恩,得到永生,在离开世界的那一刻,进入永恒,所谓“出死入生”。

亲爱的乐乐,与你别离,我们都万分不舍,但我们也都心怀平安。因为,你已经出死入生,我们也都将出死入生。

天家再见!

 

 

(图片来自pixabay)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