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他同在的远方,比诗更美——一位美国保险经纪人的自述

(图片来自https://pixabay.com/)

哪里才是我安息的地方呢?

 

 

 

文/鹰鹰

 

 

 

时代在变迁,但人心总是向往着那个更好的“远方”,无论是出来留学、游学或者工作,我们都有一份初心,就是为了追求更好的发展,为了寻求更好的生活。

为此人们颠沛流离,离开自己的家乡。农村里的去了城市,小城里的去了大都市,大都市里的眺望着国外……

 

 

哪里是我安息的地方?

 

有人说眼界是最大的财富。眼界决定了一个人把握世界的宽度或广度。不同的眼界成就不同的人生,今天我们常常被鼓励要把眼界放高放远,那么谁是那个“远方”,谁又是我的“远方”?

27年前,我离开家乡,踏上了寻找远方的路。我一个人来到了陌生环境,一切衣食住行都得自己张罗。当时的生活条件不像现在的年轻人那么优渥。我只带了30美金和一张往返飞机票,含泪与家人道别,随后上了飞机。一路上忐忑不安,又害怕,又兴奋,不知等待我的是什么,但远方有一种魅力,如诗如画,吸引着我。

到了异乡,我第一次睡在地下室,整理着行李,思念着家人和朋友,鼓励自己擦干思乡的泪水,既然出来了就得坚强。打工时向老板预支了薪水,每天吃两餐,并且算好了每餐不可超过2元新币,晚上才可以加一杯冰镇西瓜汁。虽然在旁人眼里似乎很苦,但年轻也不知什么是苦,只知道我要在这个远方独立生存下去。

领到了第一笔薪水,我就拿出一半寄给在中国的父母。那个年代,父母赚钱不容易,送孩子出国更不容易,所以有了钱寄回去补贴家用是当时的骄傲,证明自己有了独立生活的能力,当然也不忘自己理应孝顺。

在国外拿到教师执照后,我半天在学校教书,半天教中文补习。但收入并不多。为了能有更多的钱,我被推荐去做保险经纪人。于是,教书之余,我会去见客户吃饭,爬几十层的公寓一家一家敲门推销,或者拿起电话本逐个打给陌生人。一次次被拒绝,甚至有一次对方竟说我打去的地方是火葬场,因为是晚上,把我吓得半死。

眼泪只有在被窝里流,展现出来的笑容永远是对着世界的。就是凭着那时的一股劲,我后来辞去教师工作,做了全职的保险经纪人,努力后也做出了一些成绩。当时老板给我们的目标是:买喜欢的东西不看价钱时,你就成功了。

随着收入越来越丰裕,离老板设定的目标似乎也越来越近,我的内心却渐感失落。我用购物、约朋友吃饭、泡酒吧来麻醉自己,但无济于事。

后来,为了寻求心灵的满足,听说哪里的庙宇灵验,我就去哪里烧香拜佛,甚至乐此不疲。可是,虽然花了不少钱,看着那些佛像,我却越来越恐惧。

就这样,虽然似乎在远方找到了居所,也似乎在远方找到了所谓的自我,但内心,谁是那个“远方”,哪里才是我安息的地方呢?

 

 

最大的危机是人性危机

 

有一副对联,上联是“鸟在笼中,恨关羽不能张飞”,下联是“人活世上,要八戒更需悟空”。

这副对联用了大家熟悉的四个古典小说角色,却道尽了现代人的真实状态。常常觉得不得志的自己就像鸟儿关在笼中,对应着关羽和张飞的是八戒和悟空。人需要有一定的界限,但更羡慕悟空可以一个筋斗就能翻十万八千里。关在笼子里的,把一切看为空,似乎可以给自己一些安慰,其实是逃避。但空真的是人生的终结吗?难道一个“空”字真的是对人生,对远方的一种只能眺望却不能达到的最完美境界的诠释?

一篇微信文章吸引了我。作者认为,全民面临的最大危机,不是房地产,不是金融,而是人性的危机。人心浮躁、冷漠、自私、残忍,就不可能被人尊重。

就是因这个“空”,人性开始麻木,社会相应地出现一种显著的倾向,名曰“杀善”(即面对“善”,极尽欺负、污蔑、不屑一顾之能事——编注)。民间杀善,法律也杀善。因搀扶老人吃官司,因抗暴力强奸致歹徒死亡反获罪判刑,等等。

我们不禁叹息:人到底怎么了?为何几千年的文明古国,在当下人性突然变得如此吊诡?有一个好听的理由——“我们消灭了贵族,却剩下了流氓”。

国人不断地对比国外好的教育,好的思想,好的体系……又想怎样飞出笼子,飞向远方。但作者最后似乎在呐喊着说:“人性回归,中国才有希望!”所领悟的“空”绝对逃避不了心中的呐喊:到底谁是那个“远方”,谁又是我的“远方”?

 

 

一个太监的奇妙经历

 

在历史上有这样一个人,圣经记载说他是个有大权的太监,在埃塞俄比亚女王的手下总管银库。我们知道这是个好差事,自己的私房钱也会不少。他却从埃塞俄比亚坐车到耶路撒冷。圣经说他跑那么远的路,是为了上耶路撒冷做礼拜。

当时的交通并不发达,只有用牲口套着车,而且那一路都是旷野,风餐露宿。他不愁钱,不愁权,但是他为什么要这样长途跋涉到耶路撒冷去敬拜神?

他坐在车上,读着《以赛亚书》,但是很明显他读不懂。神差派了使徒腓利来到他面前,“腓利就开口从这经上起,对他传讲耶稣”(《使徒行传》8:35)。他心灵的眼睛被打开了,他找到了他的远方。

说也奇妙,就在这旷野,竟然有流水,这也算一个奇迹,是神为他预备的。神知道人的心,他知道谁愿意打开心门来寻求他。于是太监对腓利说:“看哪,这里有水!我受洗有什么妨碍呢?”腓利说:“你若是一心相信,就可以。”他回答说:“我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太监不止嘴上说了信,也用行动来显明。“于是吩咐车站住,腓利和太监二人同下水里去,腓利就给他施洗,太监受了洗,就“欢欢喜喜地走路”。(参《使徒行传》8:36-39)

这样一个有权有势的人,直到他找到了那可以填满空洞的耶稣基督,他才满足而欢喜地上路。正像诗篇所说,“因你的救恩,他的快乐何其大!”(参《诗篇》21:2)

不仅如此,在教会历史中,他虽然是一位太监,但他却成了非洲那些同样渴慕那个远方的人的属灵的父亲。

其实,现今的人们不缺钱,但去探索心灵真正的需要时,那个空洞就会马上显现出来,并且越显越大。很多人热衷于网上的心灵鸡汤,好像可以鼓舞人心,却不敢正视心中呐喊的声音。我们喜欢先抓我们可以抓到的,来满足和安慰自己,却很快会发现,这样的得到很快会从手中滑走,人生又重新跌入鸟笼。

 

 

找到那个最美的远方

 

在保险业打拼了几年后,我已经意识到金钱并不是我要的远方,反而像个金丝鸟笼,把我锁在了里面。金钱无法填满我心中的那个“空”。

于是,我毅然放下马上要升迁的机会和不菲的佣金,踏上了再次寻求远方的路程。我来到美国——很多人向往的远方。再次进入校园,结婚、生子,似乎与热闹的世界断开了。原以为就这样生活在平淡当中,却没想到我经历了一次死亡的考验。

15年前,当医生拿出磁共振报告,告知我后脑有阴影时,一瞬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不记得自己怎么走出的诊所,只知道脑子里突然又充满了理智,我开始不断地查资料,希望通过自己的知识、判断和金钱去解决这个问题。但因为是后脑中枢神经区域,面对着要么是死亡,要么是植物人的结果。

我从没想过死亡竟然离自己那么近。在绝望中,我想到幼小的孩子和美满的家庭,我的心在呐喊:谁能救我脱离这个牢笼?难道我要命丧在远方吗?

就在绝望的时候,别人向我提到了耶稣基督的名字。我由此知道,有一个远方,有一个更美的家在天上,有一位慈父深爱着我,他愿意救我脱离死亡,给予我真正的生命。

绝望中的我像在大海中抓住了一块救生板。我像孩子一样,对着天上的父做了第一个祷告,求他救我。那是一个深夜,家人早已入睡,我躺在床上,说:“如果真有一位神,如果你真的是在天上的父,求你救我!救我!我就信你!”

天父的确听了我的呼求。我被完全医治,再次检查时,一切都正常,本来晕厥的症状也没了。我心里何等喜乐!对于远方的那个家,那位天父,我在心里有了一层模糊的概念。

真正让我打开心门,接受这个来自远方的祝福,是一首优美的诗歌。那句歌词“这一生最美的祝福就是认识主耶稣”飘进了我的心里,我的心就像一艘在海里向远方航行的船,一直在寻找一处可以靠岸的港口,在耶稣这里,我终于可以抛锚,可以安定了。那种说不出来的喜乐充满在我的里面。我真想大声告诉全世界:我找到了,我找到了,那一直在寻找的远方!

这位降世为人、充满神圣之爱的主,他来拯救我们脱离死亡,脱离空虚,给我们以丰盛的生命。他改变了我们对生命的理解和认识,让我们真正得到属天的自由。是的,那真正的“远方”其实不在远处,就在我们心灵的渴求之中,它像诗一样吸引你我,却比诗更美。只要我们留心等候,并及时打开心门接受,他的光就会照入我们的心灵,并让我们漂泊的心不再空虚,得到那安息和喜乐的新生命。

 

 

(图片来自pixabay)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