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洪水的考古新发现

如果从未有过世界性的洪水,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故事?

 

 

 

文/贺宗宁

 

 

 

在中国的民间传说中,有两个关于洪水的故事。一个是女娲炼石补天,一个是大禹治水;在圣经《创世记》中,则记载了挪亚时代的大洪水。

最近,中国的科学考古队在青海发现了上古洪水的遗迹。

这个新发现,似乎将上面三个洪水故事之间做了某种程度的连接。

 

 

一场洪水,两种讲述

 

在中国的神话传说中,女娲被推崇为神。她用泥土,按照自己的样子,创造了人类,并建立男女婚姻的制度。后来,天破了个大洞,洪水从地底发出,四处泛滥,女娲便用五彩石头将天的大洞补上。然后,建筑了堤坝,挡住了泛滥的洪水。

大禹时期,洪水也是从河流溢出泛滥。但他不是筑坝挡水,而是疏通河道,引水入海。

有关上帝创造人以及上古洪水的事迹,圣经在《创世记》有四小段记载,如下:

“上帝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创世记》1:27) 

“耶和华上帝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创世记》2:7)

“当挪亚六百岁,二月十七日那一天,大渊的泉源都裂开了,天上的窗户也敞开了。四十昼夜降大雨在地上。”(《创世记》7:11-12) 

“上帝说:‘我与你们并你们这里的各样活物所立的永约是有记号的。我把虹放在云彩中,这就可作我与地立约的记号了。我使云彩盖地的时候,必有虹现在云彩中。’”(《创世记》9:12-14) 

关于洪水,中国的传说明显地受到经常泛滥的黄河的影响,讲述的都是从地底或河流发出大水。这点,女娲与大禹所遭遇的都相同。

但是,女娲的故事里却有两点很奇特:一是天破了个大洞;二是后来天上有个五彩的记号。天虽然破了个大洞,却没有明确地讲这大洞有什么灾害或有什么物体降落。

圣经的记载则说,天上的窗户敞开了,连续四十昼夜降大雨在地上。后来,上帝把彩色的虹放在云彩中。

显然,中国传说的上古洪水,其实与圣经的记载有雷同之处。

 

 

大禹治水不再是传说

 

在中国,“大禹治水”的故事家喻户晓,但是大多数学者都认为这是上古传说。

2016年8月4日,一个由16位成员组成的中美科研团队在美国《科学》(Science)杂志上宣布,他们在黄河流域发现了古代一场超级大洪水的科学证据,并据此认为,这一洪水很可能就是“大禹治水”故事中提到的灾难性大洪水。同时,这也为夏朝的历史真实性以及起始年代提供了重要支持。他们的论文题目是《公元前1920年爆发的洪水支持中国大洪水及夏朝的历史真实性》(Outburst flood at 1920 BCE supports historicity of China’s Great Flood and the Xia dynasty)。

文章中提到在黄河流域发生的极端严重的自然灾害。其中特别指出,在黄河流经青海的积石峡堰塞湖和青海官亭盆地,发现有广大范围的洪水沉积物。这些沉积物有65英尺(约20米)的深度,以及直径7英尺(约2米)的巨石。这些都是曾经发生过巨大灾害洪水的证据,而其他还有许多泥岩及水的积沉物都是极大水灾的可能证据。

除了地质上的证据,一些人造建筑的废墟也指向当时发生的特大洪灾。这包括倒塌的窑洞、一些陶器碎片,以及其他被洪水推倒的文化遗迹。科学家们使用碳14同位素的放射性鉴定法测试,认定这场洪水是在公元前1920年左右发生的。

这些科学家认为:“在青海积石峡所引发的大规模的溃决洪水,提供了科学上的证据,支持中国古代文字所传讲的大洪水确实是历史上的一个自然事件。”

这项研究的中国方面负责人、南京师范大学研究人员吴庆龙说,尽管很多人认为大禹治水的故事有一定事实基础,但此前一直没有发现这场大洪水存在的科学证据。2007年,他参加黄河上游青海积石峡地质考察时,偶然看到了一些特殊的碎屑,后确认为是上古一场巨大溃决洪水的沉积物。由于这一洪水规模巨大,他们推测,这很可能就是中国大洪水传说的源头。

当时的情景也许是这样:一场强烈地震在积石峡引发了大规模滑坡,滑坡堵塞黄河6到9个月,形成了巨大的堰塞湖,水量持续增加导致堰塞湖溃决,多达110亿至160亿立方米的湖水在短时间内快速下泄,形成流量巨大的洪水。

目前,有记载的黄河最大一次洪水发生于1843年(清道光23年),最大流量约每秒3.6万立方米,而这一在上古发生的溃决洪水的流量可能是1843年洪水的10倍左右,达到每秒30万至50万立方米。

参与研究的美国普渡大学教授达里尔·格兰杰(Darryl Granger)在《科学》杂志召开的电话记者会上解释说:“换个角度看,这差不多与世界第一大河亚马逊河曾发生的最大洪水相当,位居地球近一万年内发生的最大洪水之列。”

吴庆龙说:“这样规模的洪水灾害在中国有确切记载的历史上没有发生过,是一场非常罕见的巨大洪水。因此,我们推断它应该就是与‘大禹治水’有关的那场大洪水。”

造成这一堰塞湖的强烈地震同时严重损坏了下游25公里处的喇家聚落,包括儿童在内的一些遇难者被埋在坍塌的洞穴里。研究人员通过对喇家遗址中被埋幼年人骨进行碳14的年代测定,确定这场大洪水发生在公元前1920年左右。

传统认为,夏朝是中国的第一个王朝,是大禹在成功治理大洪水后建立的。另一名研究人员、台湾大学教授高德说,20世纪20年代以后,夏朝的历史真实性受到一些质疑,甚至有研究者认为,夏朝是后来周朝的统治者为了政治需要而杜撰的。

但中国的夏商周断代工程完全认可夏朝的存在,并将夏的起始年代定在约公元前2070年。高德说,有些考古学家认为,最可能为夏朝文化遗存的二里头文化(位于河南省)的开始年代为公元前1900年左右,两者之间存在170年的差距,这使许多研究人员深感困惑。

基于溃决洪水的精确定年,以及大禹和其父治水约用20年的历史记载,最新研究推断,夏朝的起始年代约为公元前1900年,晚于早先的推断,但与黄河流域考古记录中社会重大转型的年代一致,即与新石器文化衰落和青铜文化开始的年代一致。因此研究人员认为,他们解决了多年以来基于文献的年代框架与基于考古的年代框架之间的矛盾。

 

 

考古发现带来新思考

 

这些有关中国古代大洪水的近期发现,令一些科学家重新思考世界各地有关洪水传说的可信性。美国华盛顿大学地球与太空科学系的教授大卫·蒙哥马利(David Montgomery)说:“在许多地方性的神话里,一些看似奇妙的细节居然与造成灾害性洪水的地质过程会如此吻合,令我感到印象非常深刻。”

蒙哥马利在最近一期的网上杂志《对话》(TheConversation.com)中写到:“大洪水和其他自然灾害,长期以来被视为是神灵生气或超自然的实体或能力而发生的作为。但现在,我们正在学习,一些被视为民间传说和神话的故事,其根源却可能是真实的事件。科学家对一些古老说书的故事开始给予比较适度的重视。”

化学家蒙提·怀特博士(Dr.Monty White)曾写过许多有关科学与圣经的文章。他相信世界各地有关洪水泛滥的神话与传说,至终都与圣经记载的挪亚方舟有关。

怀特博士说:“如果你想想,有关挪亚时代大洪水的证据应该会在世界各国的历史记录中。那场洪水的故事,不论其记载有多少扭曲转变,从古代巴比伦开始,却几乎在所有的国家都有。对这些证据一定不能掉以轻心。如果从未有过世界性的洪水,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故事?”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黄河泛滥的考古虽然只能支持大禹治水的故事,但是,在更古老的女娲补天的故事里,也有洪水泛滥的传说,而后来女娲还炼五彩石去补天。

虽然,中国的传说里,没有提到洪水是由于40昼夜天降大雨,但是,其中与圣经类似的部分,不能不让我们思考——女娲补天的传说是否与挪亚方舟的故事有相联。

 

注:本文有关青海考古的记载摘录自新华社及美国《科学》期刊的报道。

 

 

刊于《海外校园》146期

(图片来自https://pixabay.com)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