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卑少女变身记

(图片来自https://pixabay.com/)

当我快要放弃自己的时候,神告诉我,我是被他所拣选的。

 

 

 

文/寻求者

 

 

 

我很小的时候,爸爸一个人去了美国。因此,我对他的印象一直很模糊。爸爸走后,妈妈经常需要晚上工作,一直是爷爷奶奶照顾我的生活。

我是家里最小的女孩,又喜欢撒娇,爷爷奶奶从小就把我捧在手心里。

 

 

移民到美,生活变调

 

9岁那年,我跟着妈妈移民到美国找爸爸。来美国后的第一站,是住在纽约的中国城。

爸爸妈妈不懂英文也没有高学历,他们一直都很辛苦地在餐馆和衣厂打工,一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为了能多挣一点钱,爸爸又选择一个人离开纽约,到外州的中餐馆打工。

读十年级(高一)的那一年,我们一家搬到C城。父母向亲友借钱经营了一家中餐馆。因为生意不算太好,我们一直没有余钱请工人帮忙,只能一家人一起在中餐馆里工作,当然也包括正读高中的我。爸妈几乎全年没有休假,我每天放学后就得到店里帮忙。

渐渐地,我的生活里只剩下在学校上课,在店里打工和回家睡觉了!

 

 

自卑自闭,没有朋友

 

在C城的前3年,我一直很难适应新的环境。最难的是一下子失去了一群在纽约的朋友。虽然几个人常常打电话聊天,但彼此还是在慢慢地疏远。在新的环境中,我没有任何朋友,也没有机会去认识新朋友,更不用说融进新的朋友圈。

每天放学,其他同学不是有课外活动,就是相约一起聚集,而我呢?当所有同学每天都打扮得漂漂亮亮去学校时,我总觉得自己身上有一股怎么也洗不掉的油烟味。这种味道让我觉得很自卑。就算有一两个同学约我去什么地方玩,我的答案也永远都是我需要回店里工作。

那段时间,我喜欢自己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慢慢地,我变得越来越不知道怎么跟人交流了。在这个人与人互相攀比的社会,我觉得自己哪里都不如别人。我不知道应该做个什么样的人。我从自闭变为自卑,继而陷入忧郁之中。

搬来C城后,家里还发生了一件事:因为医疗事故,爸爸需要紧急开刀住院。他住院的那一周,妈妈一直在病床边守护;而我需要在他们不在的时候,一边上学,一边支撑餐馆,一边照顾还在学前班的妹妹。

在一家人处于生活最低谷的时候,教会的弟兄姐妹向我们伸出了援手。爸爸出院没多久,就决定和妈妈受洗归入耶稣的名下。而当时,正处于叛逆期的我,一直觉得他们被人骗了,我非常反对他们做这个决定。无论他们怎么邀请我去教会,我都坚决拒绝!

 

 

愤怒和绝望淹没我

 

爸爸出院后,身体大不如从前,我们决定暂时请人来帮忙,让他多在家里休息。为了减轻负担,我开始默默学习做爸爸平常在餐馆里的工作,炒菜、搬运食材。我在餐馆做的事情越来越多,放在餐馆上的精力也越来越多。

有一次,一位顾客来店里,认出我是他们家孩子的同学,他问我:“你的兴趣是什么?”我一下子被问住了,想了好久回答说:“我没有什么兴趣。”

他以为我在开玩笑,继续问:“你参加了学校哪个社团?”

我摇头。

“你参加学校的拉拉队了吗?”

我摇头。

他继续追问:“你参加学校以外的社区活动吗?”

我摇头。

他问为什么?我说没有时间,我需要在餐馆帮忙做事。

他只好带着不理解的神情离开了。

他走后,我把自己锁进卫生间大哭。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想:这就是我吗?我的一生就这样了吗?难道我以后就要一辈子待在餐馆里吗?那我为什么还要读书?还要考学?难道这就是我想要的人生吗?可我又有什么办法能改变现状呢?

从那以后,我常常把小事夸大,故意跟爸妈大吵大闹。

我借着吵架向爸妈发泄内心的不满,生气他们为什么要开餐馆,为什么把我拉进这个漩涡中来,为什么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加给我这么多责任和压力,逼着我长大……

我觉得,他们一直专注在餐馆和自己的事情上,并不清楚我内心的转变。在他们眼里,我只是一个叛逆期的青少年而已,身边的人则认为我正处在一个未来有很多可能性的年纪,可我自己根本看不到任何方向。在心情最低落的时候,我想过自杀,设计了很多结束生命的方式。

 

 

将残的灯火他不熄灭

 

真正让我愿意走进教会认识神的,还是我爸爸。

爸爸因为医疗事故需要紧急手术,出院后,就让我找律师准备材料,要通过法律途径来索赔。我非常支持这个决定,一方面认为对方确实有错,另一方面知道,如果能拿到一些赔偿金,也可以缓解家中的经济状况,毕竟餐馆生意不好,我们还欠了亲友十几万块钱。

没想到,有一天,爸爸很认真地跟我说,他决定撤销法律控诉。爸爸说,耶稣怎样原谅他这个罪人,他也要学习怎么去原谅其他人。

当时,我被爸爸的决定震撼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信仰,会让一个人在唾手可得的赔偿金面前,愿意原谅那个误诊他的医生?我想,既然我都到了想要结束生命的地步了,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机会,去了解一下这个信仰呢?

就在人生最黑暗的时候,我走进了教会,认识了这个能够改变我一生的主!他说:“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参《马太福音》12:20)他还说:“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参《约翰福音》10:10)

我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跟神祷告的时候,我跪着大哭,说:“如果你是真的神,请你改变我。我不想这么没有盼望地活着。我改变不了自己,如果你是真神,你就能改变我。请你让我知道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从此以后,我感觉自己内心有了潜移默化的转变。神听了我的祷告,并用他的方式来安慰我,抚平我内心深处的伤口。我开始每周固定去教会,开始读圣经、听诗歌。我觉得神借着身边的人、事、物在帮助我、改变我。

那段时间,我心里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平安,这份平安就是神与我同在的确据!

 

 

想弄清我到底是谁?

 

刚开始去教会,很多人都好奇地问我,为什么来美国这么久了,中文还这么好?他们都很好奇我身上竟然没有ABC的味道……

以前,这种好奇心会引发我内心深处的自卑感。但自祷告之后,我的自卑感消减了很多,不会经常困扰我;我反而真地开始思考自己是谁、我的身份和我应该做个什么样的人。

团契里有位弟兄用《天龙八部》里的萧峰来形容我。他说,我不像一个在中国长大的小孩,也不像在美国长大的ABC。他认为我跟萧峰一样,挣扎在自己是谁这个问题上。他说得对,我确实不知道自己是谁!

我感觉自己融不进中国人的圈子,也无法融入ABC的圈子;就算在教会,我也找不到自己可以完全融入的团契。但我并没有放弃。那段时间,我一直跟神祷告。我求神带我走出黑暗的自我,进入神的光明国度;我求神教导我、改变我,让我知道怎样做才能成为讨神喜悦的孩子。

 

 

透过永恒,看待自己

 

一次读经,我看到圣经上说:“惟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你们从前算不得子民,现在却作了上帝的子民;从前未曾蒙怜恤,现在却蒙了怜恤。”(《彼得前书》2:9-10)

我看到这段经文的时候,眼泪又忍不住流下来。原来,当我快要放弃自己的时候,神告诉我,我是被他所拣选的,我是他君尊的祭司,是神国的子民。神借着经文再一次应允我说,他将要带我出黑暗入光明。

原来,我的身份不在这个世界上,因为世界和其上的事物都是暂时的。也许有人看我不够ABC,有人看我不够中国,又有人看我不够跟着潮流走……这些评论对我都不重要了。重要的不是人怎么看我,而是在这位永生神的眼里,我是个怎样的人。

神教导我不要用世界的眼光来看自己,而是要用永恒的眼光来看这一生。在他的里面,我终于找到了真实的自己!



3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