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受助,其实更容易

我默想那个血腥的下午,三个垂死的人之间的对话。

 

 

 

文/孙基立

 

 

 

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身旁有两个死刑犯。一个以嘲笑的口吻对耶稣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参《路加福音》23:39)

另一个对耶稣说:“你得国降临的时候,请你记念我!”(参《路加福音》23:42)

 

 

1

 

我以前常常对第一个犯人说的话很反感,可是当我重读这段经文,我从第一个罪犯说话的语气中读出一种绝望的悲凉,他被钉在十字架上,生命很快就要结束了,也不知道归宿在哪里。他回忆自己的一生,有许多恶行,以至于没有什么人来送他。他那种嘲讽的语气仿佛是一个脆弱的生命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发出的声音,他不相信这个在自己身边,被同钉十字架的耶稣能拯救自己。

当一个人绝望地面对衰老和死亡的来临时,当救赎之恩就在你的身边出现,而且能拯救你的居然是一个和你一样受苦、同样面对死亡且被人嘲笑、虐待的人时,我们是否也会像第一个人那样,不相信他的能力,反而用一种不屑的语气嘲讽他,也嘲讽死亡和自己悲哀的命运呢?

在临终的痛苦中,也许,对这个罪犯来说,无所谓的嘲讽才能解脱恐惧;而承认自己的无奈和恐惧,则是更艰难的选择。

我曾经从一个著名的瀑布顶端向下望,水声震耳欲聋,瀑布撞在尖锐的岩石上,发出巨大的响声。瀑布顶端的情景就如同一个人生命濒临结束时面对的情形:我们被周围的声音和自己无法面对的情形镇住了,却无法退后,只能冲向不可知的未来,如同水声激荡,一切都被撞得粉碎,滑落深渊。

 

 

2

 

这时候,第二个罪人对耶稣说:“你得国降临的时候,请你记念我!”(参《路加福音》23:42)

第二个罪人也犯了死罪,但他却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他坚信旁边这个同钉十字架的人可以拯救自己。

那两个罪人,其实就代表着以不同的态度面对死亡的我们。第一个罪人,他所说的,其实也包含着询问和恳求,但他是以一种嘲讽的语气说的,没有诚心地忏悔自己一生的恶行,也没有准备接受拯救。

第二个罪人却诚心地忏悔,他承认自己是罪有应得,同时请求耶稣在他的国度来临的时候记念他。

耶稣对第一个人的嘲讽保持沉默,却对第二个人说:“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参《路加福音》23:43)

我默想那个血腥的下午,三个垂死的人之间的对话,同时我看到明媚的阳光,闻到春天特有的青草的芬芳。我很难想象,有一天死亡也会降临到我的身上,从理智上说,我了解它会无可避免地来临,但是当生的气息如此强烈,我们对死亡的了解却是如此单薄,以至于我们常常将它抛诸脑后,直到那一天真实地来临。

而乐园的承诺,来自这样一个血腥的下午,当耶稣和两个罪人同钉十字架,而且进行这样一场对话的时候。

上帝并没有轻易地将这个乐园送给我们,他用他独生子耶稣基督的血,为我们付了进入这乐园的代价。我们的罪在同钉十字架的两个罪犯身上显明了。

 

 

3

 

那两个罪犯对耶稣的态度,也代表了人类对于救恩的两种态度:

一种是虽然痛苦无奈,宁愿独自承担罪和死亡的重担,也不愿承认自己的恐惧和软弱,这种抉择很像一种生活的惯性:当我们习惯于独自面对一切,从不求人,“刚强”地度过一生,那么即使在死亡将至的时刻,也会习惯性地推开所有的帮助。

当我默想这段经文,第一个人的态度忽然变得很熟悉,其实生活中有许多这样的人。当然,他们不是触犯法律的罪犯,却没有一个人配进入天国,来面对末世的审判。在崇尚独立、标榜自我的现代社会,即使面对自己无法解决的问题,我们也不愿分享自己的痛苦、迷惑和软弱,更不愿谦卑地求助,这是多么普遍的事啊!这好像是一种“现代病”,但从圣经的记载来看,两千年以前,我们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根。

当人类以自己为坐标的时候,不论自己是律法主义的法利赛人还是罪犯,都将走进同一个死胡同:认为自己太完美了或者太不可救药了,无需上帝的救赎,或者不相信上帝会救赎自己,我们决定独自承担一切。

另一种是谦卑地承认自己无法承担,请求耶稣的帮助和救赎。

我们将一切交托给耶稣时,他所提到的乐园,就出现在我们的心灵里。他的赦罪、理解和体贴,给了我们一个新的世界。

我相信,在我们地上的生命结束以后,天国等待着我们;同时,当耶稣将乐园承诺给了一个钉在十字架上的罪犯的时候,他也给了所有谦卑接受救恩的人一个同样的承诺。即使有一天,生命只剩下短短的几个时辰,我们在福音里面对死亡的心态也将完全不一样,我们将以另一种心境跨越死亡的桥梁,进入永恒的安息。而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所有攥在手心里的骄傲和自怜,所有无法忘怀的悔恨和耻辱,都在这个承诺中失去了控制我们心灵的力量。

因为,借着基督,神会在他的国度来临的时候记念我们!

 

作者获语言学博士,现任教于芝加哥的西北大学。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