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浪子,我终于回家

我甚至无知放荡到一个地步,把父母给我的学费私自留下,挥霍浪费,吃喝玩乐。

 

 

 

文/张文庆

 

 

 

在圣经里,耶稣曾讲过一个“浪子归家”的故事(参《路加福音》15:11-32)。今天,我也想给大家讲一个我回家的故事,不仅是回到地上父亲的家,更是回到天上父亲的家。

 

 

逃离

 

我的老家在山东潍坊。我还在襁褓里时,我的父母就是基督徒了。但可惜的是,虽然我生活在一个基督化的家庭中,我却如此悖逆,始终没有从内心认信这个信仰。我认为,父母的信仰是他们的,我依然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以自我为中心。在成长的过程中,我被父母强逼着参加主日学、主日聚会,但越是这样,我的内心越刚硬。直到我考上大学,去了青岛,远离了父母。

从小,我是一个自卑、胆怯、不愿表达自己的人。模糊的记忆里,父母的吵架声估计占了一半。他们吵架,无能为力的我只能躲在自己的屋子里偷偷流泪。这就是我从小讨厌父母和他们的信仰的原因。

带着对信仰的偏见,和固执的认识,我进入大学。我感觉自己终于成功地逃离了家,我的心也离开了,犹如那个小儿子,收拾好“属于”他的一切,往远方去了。

 

 

流浪

 

远离了父母,远离了家,我的心情好得无比。现在想想,这种“好”真是一种罪中之乐。再也不用听他们吵,不用被逼着去教会,每天都可以挥霍大把的时间、金钱,以及父母的期望。

在大学,我跟着舍友一起逃课、上网、酗酒、K歌……各种新奇好玩的事我都在尝试。光鲜和亮丽充斥着我的眼睛,我甚至无知放荡到一个地步,把父母给我的学费私自留下,挥霍浪费,吃喝玩乐。

大三,在考研的浪潮中,我也开始复习,借考研复习之故,暑假没有回家。然而,就在这个暑假,上帝使我回转,他让我的心听见他的声音,使我真实地看见内心的罪,并且让我看到我唯一的拯救和指望。

过完暑假,马上大四了,又到了该交学费的时候。而上一年的学费还是欠费状态,我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如果交不齐学费,我就没有资格报考研究生。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我马上想出几个可以快速弄到钱的手段,比如偷或抢。后来,我计划实施触犯法律、更是上帝所憎恶的事。终于,机会来了,我和人约好,长途奔波,到达某个接头地点,但约好的人却没有出现,我只好一个人在街上徘徊游荡。

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真如行尸走肉,无助地在等待被黑暗吞没。第二天,阳光明媚,我从网吧的凳子上爬起来,拖着疲惫的身体,继续在我昨天晃荡了一天的大街上转悠,可那个人依然没有出现。我太累了,找了一把长椅躺下来休息,内心异常空虚。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心底出现了一个声音:“你是我的!”我不知道这话从哪里来,但这句话实实在在地占据了我的心,我开始小声地重复着这句话:“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我才开始思想,我到底在干什么,我为什么来这里,我来这里到底要做什么,我若做了这些事以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我做这些事有什么价值?我突然想起家里起早贪黑、含辛茹苦的父母。内心的愁苦像海潮一般把我淹没,让我窒息。

我拨通了妈妈的电话,羞愧难当,低声说:“妈,又要交学费了,最后一年的。”电话那头传来母亲疲惫的声音:“又要交学费了,能稍微缓一下吗?缓一缓就有钱了,有钱就给你打过去。”我连忙说:“可以,可以的。”

我挂掉电话,心特别酸,也特别疼,我责问自己——“你到底在干嘛?”

我不再等那个人,转身离开,坐车回去了。在车上,我心里五味杂陈。过了几站,上来一对母子,母亲站在我的后面。她一直在轻声唱歌,一开始我没仔细听,慢慢我才领会到那是一首赞美诗——《耶稣爱你》。

她的歌声并不悠扬,却字字入耳,震撼我心。我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泪水簌簌流下。

我再次想起“耶稣”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他爱我,拯救我,虽然现在的我如此悖逆、邪恶、肮脏,但他依然接纳我。圣灵借着这位素昧平生的姐妹,将上帝的圣道再次浇灌我的生命。车继续前行,那位母亲也在一遍遍地唱着圣歌。在上帝的呼召下,我心中的悔恨和感恩,都随着眼泪涌流出来。

我很想跟那位母亲说说话,可我自惭形秽。上帝让我知道我满身罪污,从里到外。到站下车后,我跑到小区一个角落里,放声痛哭。从那一刻起,我知道我的生命属于谁。一瞬间的光照,使我没有了苦毒和怨恨,心里充满了基督的爱、平安和属天的喜乐。

 

 

回家

 

在上帝的恩典中,我继续自己的生活,复习考研;同时,我也开始了正常的教会生活,与教会里的弟兄姊妹彼此联结,也让我更加看见上帝的爱。

我大学入学时就把圣经带过来了,但始终放在衣柜底部。这时,我擦去封面上的灰尘,激动地打开圣经,每天阅读。以前,我是绝对看不进去的,但在考研期间,我竟然通读了一遍圣经,内心也是喜乐无比。有一天,我在阅读《路加福音》时,读到浪子归家的故事,我知道,该是回家告诉父母真相的时候了。

回到家,我忐忑异常,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因为害怕,我在小屋里跪下来祷告,唱了几遍《以赛亚书》53章4至6节的经句:“他诚然担当……”刚一开口,眼泪就流个不停,心里也慢慢地有了力量。

等父母回来后,我跪在父母面前,先向天父祷告,一边祷告一边哭,然后告诉父母我在学校里的所作所为。爸爸最后把我扶起来,说:“孩子,这钱花得值了,因为你真的悔改了。”那一刻,我回家了,真正地回家了。没有责骂,没有抱怨,有的只是父亲深情的搀扶和无条件的接纳。

我的心归回了,犹如麻雀为自己找到抱雏之窝,又如断过奶的孩子在他母亲怀中平静安稳。

奥古斯丁在《忏悔录》写过这样一段话,真实地表达了我的感受:“我突然间对于抛弃虚浮的乐趣感到无比的舒畅,过去唯恐丧失的,这时却欣然同它断绝,因为你,是真正的、无比的甘饴,你把这一切从我身上驱除净尽,你进入我心代替了这一切。你是比任何乐趣更加浃洽,但不为血肉之躯而言;你比任何光彩更明粲,你比任何奥秘更深邃,比任何荣秩更尊显,但不为自高自大的人……我向你,我的光明,我的财产,我的救援,我的主、天父。”

回到学校,我找到之前我得罪过的人,向他们一一道歉,并向他们述说上帝在我身上的奇妙工作。

 

 

考研

 

生活回归正轨,我继续备战考研,也一直为此祷告。直到有一天早晨,我在浴室祷告的时候,上帝鼓励约书亚的那句话,突然清晰地浮现在我的脑海:“我怎样与摩西同在,也必照样与你同在;我必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你当刚强壮胆!”“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因为你无论往哪里去,耶和华你的上帝必与你同在。” (参《约书亚记》1:5-6、9)

上帝的话瞬间进到我的心里,赐给我勇气和信心。因此,我后面的复习也越发努力。在复习的过程中,我不再忧虑,而是有从上帝而来的平安和信心。

研究生考试的最后一场,我提前半小时答完试卷,出来后给妈妈打电话说:“妈,我考完了;妈,我确信我已经考上了。”其实,我知道在那天早上的时候,我就已经“考上”了。当然,不是说我们信了上帝之后,就一定会事事顺利,但是,无论顺境逆境,我们都相信他是那位永远掌权的上帝。

我最终果真顺利地考上南航,在基督恩典的海洋里,我得着了真正的自由!

 

 

盼望

 

就在我刚来南京读研不到一年时,奶奶和爷爷先后去世。至亲的离世,使我痛苦之余,确信上帝有他的美意和安排,上帝也让我知道我的爷爷奶奶既脱离了世上的劳苦,就得以进入上帝永恒的安息之中,这对我也是一种深深的安慰。

爷爷奶奶的离世,让我更加思考生命的意义。很多人,包括我在内,总感觉死亡离我很遥远,大家都在为自己筹划和努力,却经常忽略那一刻近在咫尺,而且毫无征兆。

是的,每个人都要面临死亡,这死归根结底是由于罪,是由于亚当的不顺服,在亚当里的我们也就一同落在了死亡的咒诅中。但上帝却差遣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来到世界,他为了人的罪被钉死,埋葬,并且从死里复活,胜过死亡的权势,使我们这必死的人因着相信耶稣,有了复活的盼望。

回想我的人生,一步步走到现在,都是出于上帝的恩典。前路难行,因为世界的价值观冲击着我们,魔鬼也在搅扰我们,而人内心膨胀的私欲又常常使我们不能行出自己所当行的。但我相信,上帝的真理必时刻坚固和引导着我们,让我们能渐渐活出基督的性情和样式,这就是那种在地如在天的生活盼望吧。

 

作者现居南京。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