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男人的样子——从“男演员不像男人”说起

上帝把男人放在领袖的角色上,并不意味着男人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文/赛哑

 

 

 

近来,很多人批评娱乐圈男演员“不像男人”。导演冯小刚炮轰小鲜肉演员“太娘了”;叶挺将军的后人指责《建军大业》中用“女里女气的小鲜肉”饰演其先祖是对革命者的羞辱;谢霆锋在娱乐节目中表示,他厌倦了现在非常流行的韩风,希望男生找回应有的荷尔蒙。

 

 

国家危亡不在“娘”

 

一些对此现象忧心忡忡的文章也开始蔓延,有人套用梁启超先生的《少年中国说》,喊出振聋发聩的口号——“少年强则国强,少年娘则国娘”。

这些文章把民族的希望和当下娱乐圈的男性气质捆绑在一起,仿佛这些人决定了国家的未来。

不可否认,明星具有极大的影响力,他们的言行举止势必对粉丝起到示范作用。但把国家民族的危亡系于艺人身上,不免过于危言耸听,何况,那些小鲜肉演员也未必想背这个锅——我不就是阴柔了一点嘛,怎么就成了千古罪人?

探讨国家、民族的命运和未来,是一个宏大而富有争议的话题,绝非简单地归为“少年们应该再阳刚一些”就可以解决的。古今中外多少尚武政权,他们的男儿豪情以及民族气质在今天看来都是绝对的阳刚,充满男性荷尔蒙,但他们却已然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

关于国家的命运,圣经如此说:“以耶和华为上帝的,那国是有福的!”(参《诗篇》33:12)

在圣经的作者看来,国家兴亡取决于上至君王、下至臣民,是否敬畏那位创造万物并赋予执政者权柄的上帝,而不是一个民族是否崇尚武力,社会中的男性是否足够阳刚坚毅。曾经孱弱的以色列人打败了迦南地的各族和周边的大国,依靠的不是武力,而是他们对上帝的信靠。

旧约圣经中关于以色列国的描述,更是印证了国家兴亡与敬畏上帝息息相关。当他们敬畏上帝,行公义,好怜悯,与神同行,他们就得到复兴;相反,当他们陷入偶像崇拜,喜爱强暴,多行不义,上帝就兴起其他国家管教他们。

 

 

批评男性还是歧视女性

 

在一档“科学竞技真人秀”节目《最强大脑》中,节目科学顾问北大教授魏坤琳和嘉宾郭敬明发生争执,虽然有主持人和其他嘉宾调解,魏教授也最终道歉,但郭敬明还是当着全场几百位观众拂袖而去,中断了节目的录制。

事件起因是号称“科学至上”的魏坤琳与“科学门外汉”郭敬明对一位选手所挑战项目的难度认同意见不一致,二人几番争执,这时,魏教授说了一句“我怎么感觉在跟一个女人吵架”,彻底激怒了对方。郭敬明认为,一位北大教授对一位男嘉宾说“像跟一个女人吵架”,不管是学识,还是修养,都出了问题。

在这场事件中,似乎魏教授对女人的看法可概括为“不懂科学、不够理性、喋喋不休、胡搅蛮缠”,于是,郭敬明指责魏教授歧视女性。但进一步思考,如果郭的潜意识里不是瞧不起女性,为什么他对自己被说成“像女人”这种评价表现出这么大的愤怒呢?

由此可以看到,在一个标榜“科学是唯一评判标准”的竞技节目,最大的输家和躺枪者竟然是女性。

在一个男人掌握主要话语权的社会,很多时候,人们自觉不自觉地会丑化和矮化女性。在当代汉语的语境中,“爷们”成了褒义词,而“娘们”则成为贬义词。范冰冰被称为“范爷”,是因为网友欣赏她霸气、率直,而小鲜肉们被炮轰为“娘”,则意味着彻头彻尾的差评。

当然,这些批评并非一无是处,至少敏锐地透视出这个社会中男性群体出现的一些问题。可是,把男人的问题总结为“太像女人”,却过于草率和自以为是,也是对女性的严重冒犯。可以说,你可以批评某些男人太不像男人,却不能贬责他们太像女人。

 

 

男人的形象与偶像

 

那么,真男人的形象究竟是怎样的呢?

在《世界需要父亲》这本书中,作者卡西•卡斯滕斯写道,一群美国的年轻人对于“男人是什么?”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在我们大学里,大家认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应该能打架,喝烈酒,睡过很多女孩,最好是处女。”

这几乎也是中国当代社会对男人形象的认识。对此,卡西感慨地指出:“这真是可悲的男人形象,这是最糟糕的男人。”

世界通过男人做了什么来衡量他们的价值,而不是基于“他们是谁”。因此,大多数男人(其实女人也一样)努力使自己变得更成功,以获取价值感和别人的认可。他们给孩子买一大屋子的玩具,送他们去最好的贵族学校,以此来获得“好爸爸”的荣誉;他们努力赚钱,让妻子用上SK-II和香奈儿,以博得“模范丈夫”的夸赞……

这些人可能是成功的企业家、官员、程序员,等等,却不是合格的丈夫和父亲,更不会是真正的男人。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男人是谁,因此也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丈夫和一位真正的父亲。

对于男人来说,还有一点很重要——看重个人尊严,俗称死要面子。这也是我们对完美男性的期待之一,我们希望他有那么点狂傲,并随时保持着既得体又高高在上的威严。

我的祖父是一个脾气火爆又刚愎自用的人。他一生待人严苛,从没承认过自己有错,哪怕一点点。他的男人形象就是自己不容置疑地正确,因此,他会把所有的问题都归咎于他人。

按照我的描述,读者可能认为他是个不怎么样的人,可是,周围的人觉得,他除了脾气差些不好相处外,还是很“爷们的”;而我这种比较怯弱的性格,丝毫没有得到家族真传,甚至小时候常被嘲笑像个女孩子。

可这并非完美的男人形象,而是男人的偶像。这个偶像束缚着我的祖父,使他始终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办法让家庭感受到爱和温暖,也没有尽到一家之主的责任。这一点,想来我祖母的体会最深切。

以色列历史上最伟大的君王大卫,在迎接上帝的约柜进城时,放下一国之君的威严和矜持,当着民众的面,在约柜前跳舞。在人看来,这很不得体,以至于他的妻子都嘲笑他不知羞耻。但是大卫知道,一个真男人最大的品格就是敬畏上帝,而不是勉强做出一个完美男人或者完美君主的样子。

 

 

回归受造的身份

 

男人都有一个同样的梦想,就是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拯救地球,却忘了自己仅仅是一个受造之物。上帝把男人放在领袖的角色上,并不意味着男人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男人既然是受造之物就会有他的局限,比如,有些男人就明显地缺乏谦卑和同理心,极度好胜却逃避责任。

重新回顾伊甸园里的故事,会看到,当人违背上帝的吩咐,偷吃分别善恶树的果子之后,亚当和夏娃便偷偷地躲了起来。面对上帝的发问,世上第一个男人亚当毫不犹豫地把责任完全推给了妻子夏娃,却丝毫没意识到,身为一家之主,他理应保护妻子不受蛇的诱惑,或者在受到诱惑之后,主动分担责任。

对照圣经,回看人类的现实生活,当我们嘲讽亚当缺少担当时,也不免惊异地看到,男人们的身上也流淌着同样的血液,携带着同样的基因。

我们最大的问题在于——我们觉得自己比亚当强。

可是所有人,包括男人,在罪面前都毫无招架之力。男人被骄傲充斥着头脑,自鸣得意,瞧不起同为上帝所造的女人,因着私欲把女人变成商品和工具,面对自己的无能无力恼羞成怒,高喊:“我是男人,我是天生的强者,我是世界的王。”

大卫王曾犯奸淫,为夺人妻,设计谋杀了忠心的勇士,之后,上帝差遣先知拿单去责备他。这样一位权倾一时的君主,没有因身居高位而狂妄,没有喊出“朕爱美人,可以舍弃江山”的豪言壮语,他到上帝面前流泪痛哭,认罪悔改,因为他知道自己是谁,在造他的主面前,他渺小得就像一粒尘埃。

这样一个在民众面前不顾矜持跳舞,动不动就流泪悔改的男人,却被上帝训练成合他心意的男人。当然,他早就是一位伟大的战士,果敢刚强,杀伐决断,有勇有谋,但成就他的,不是这些阳刚气质,而是他回归受造的形象,让造物主来塑造他。他是一位君王,上帝塑造他成为一个爱护子民,带领国家敬拜真神的领袖。

我们有可能或者必将成为丈夫和父亲,上帝会塑造我们,让我们能像基督爱教会一样爱妻子,并有为之舍己的样子;上帝会塑造我们,以恩惠慈爱教导我们的儿女,如同他亲自做我们的父亲一般。

所以,若要成为一个真男人,我们需要重新回到造物主面前,承认自己的确配不上造物主起初赋予男人的品格与恩典;承认自己虽有男人之名却依然软弱无力,时常犯罪,难以自拔;承认自己需要被拯救和被改变,做一个名实相符的真男人,合乎上帝心目中男人的样子,而那,就是基督耶稣的形象。

 

 

作者现居厦门。

 

3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